男生说不想去想未来,男人不会思考未来

冯一帆听了顿时笑着摇头:“我可干不了那么多,太辛苦了。”

边说边伸手拉过女儿说:“而且,我是想要趁机休息的,要多花点时间,陪陪我们家若若,生意可以等古街改建完成了,再慢慢恢复起来。”

杨志毅听了有些惋惜:“真的是可惜了,感觉要错过冯大厨大显神威啊。”

冯一帆笑起来:“我哪里还有什么大显神威?路边摊我还真不一定能做的比那些专业的路边小吃摊好。”

这句话自然是在场几乎没有人相信的。

要说冯一帆去干路边摊,不如那些路边小吃摊,真的是大家没有谁会相信。

尤其是林瑞峰,他中午可是听师父说了不少东西,那些东西在她看来,绝对是摆摊做小吃的干货。

所以在林瑞峰看来,师父实在是太谦虚了,师父要干路边摊,那别家怕是都不会有生意可做。

杨志毅看着冯一帆,突然说:“其实我还挺期待,可以在街头看到冯大厨颠勺,那场景一定会非常有意思的,冯大厨你其实真的应该在路边做苏记菜,那样可能生意会更好的。”

失败也很正常,因为他高估了这架火炉对衡温的平衡性。男生说不想去想未来

下方的人群看着一阵过瘾,这一炉至少报废了几千万的药材,有的人,甚至在高呼叫好。

“兄弟,继续啊,还没看爽呢。”

“壮举啊,这才是史诗级败家子呢,京都那些阔少,跟这家伙比起来,连提鞋都不配!”

“名门子弟就是这样,现在玩得过瘾,回家还不把他老爹气个半死。”

众人一脸好笑,互相嘲讽着。

紫萝更是捏着小手,几次想要去阻拦,却被曲元刻意阻拦了下来。

“紫萝美女,怎么,你是心疼钱,还是心疼那些药材啊?”

曲元横在紫萝的面前,意有所指,话语中的那份戏谑更加浓郁。

“管你什么事!”

紫萝知道,就算她过去,也无法阻拦叶修的肆意行为。

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固执了。

就在紫萝面色愤然,狠狠瞪着曲元的时候,感情发展太快怎么控制叶修再次动手开始炼药了,将药材不断地丢入火炉中。

赵老激动地伸出手,双指夹起一颗药丸放在面前,感受了一番后,老眼中迸发出震惊之色。

“赵老,这是几品药丸啊,我们好像没看过啊。”

“不会是一品吧,一品我可是见过的,不是这种颜色。”

几个人疑惑地问道。

赵老将药丸放下后,脸上的震撼久久还未退去,他轻声念叨了一句:“这……这是五品培元丹!”

就是这么一句话,听到的人,顿时怔住了。

全场上百人都僵立在原地,感觉大脑都嗡的一声,毛发好像都竖立了起来。

一张张面孔上,浮现出的尽是难以置信,和活见鬼的神色。

“卧槽,这是踏马的撞大运了?”

一名青年惊异地喊出了声。

“放肆!”

赵老闻言,瞬间转过身,大手一挥,滂湃的元力激荡开来,将那名信口胡诌的青年抽飞了出去,恋爱发展太快容易分手砸在墙壁上。

掉落在地时,青年接连咳血,却不敢询问自己犯了什么错。

“对了,樊家三个一代人物具体的关系和实力问清楚了吗?”夏天问道。

“问清楚了,只知道樊家老十是最暴力的一个,他以前也是一个杀人非常狠辣的存在,实力百年前是凡仙九阶大圆满,现在不知;九叔的实力不祥,不过威信最高,他一句话,樊家所有人都会站出来,每个人都会出全力;八叔的话,这个人的实力更加的不透明,因为他从没出手过,平时对谁都是笑笑,但十叔很不给他面子,在很多公开场合讯吃过他,貌似他们三个的关系不太好,而根据樊旺兴的话,貌似他们第一代人在拼命的时候,那个八叔贪生怕死害死了很多人,所以十叔才会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看不起他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第一代活下来的人,十叔恐怕早就想要将他踢出樊家了。进展太快的感情容易分手”红凤解释道。

“恩!”夏天点了点头:“看来,不管是樊家的八叔,九叔,还是十叔,他们的实力应该都不低,毕竟他们是上一代战斗出来的人,哪怕樊家的八叔当时真的贪生怕死了,但他毕竟是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人。”

“是啊,所以他们这些人,不管任何一个,都是不好对付的,我估计,这个八叔的实力,绝对不会比樊云霄差,而他之所以让我动手,很有可能,是想要我去和樊云霄他们最后获胜的人去拼命,等我们拼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渔人得利,包括我在内,都是他算计的对象。”夏天已经明白了,这个八叔就是一个笑面虎,实际上,这样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余飞无奈一边解释一边安慰,生怕这货吓怂了不敢去。

“余哥,你怎么就不养个正常点的宠物?”

机灵鬼腿肚子有点发抖。

“我这种身份的人,养只猫能体现出我的身份吗?”

余飞瞪了这货一眼说道。

“对对对,你说得对!那我就不下车了,直接将车开到你说的地方那个,你可一定要让人来打开车门,我可不敢!男朋友说他不想发展太快”

机灵鬼咽下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到。

要是干其他事,他绝对不敢如此理直气壮的对余飞说话,可是想到车厢里的老虎,实在是交代不清楚他就不敢干。

“没问题,到门口了你按喇叭,就会有人出来。”

余飞点点头,转身直接就走了。

机灵鬼看到余飞开车走了,他深吸几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才慢慢的将车开出了破院子,开始寻找小路,绕着往太莪村去了。

余飞本来以为李家石料厂的人会报警,然后自己半路会被警察拦住询问和搜查,可是没想到自己一路开车到了市里,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

对于他那个当教师的梦想,余飞有点同情他,反正都是老师,以后教几个徒弟,也算是完成了梦想不是?

现在他们父子团聚,父凭子贵估计过的还不错,王家的族地里的本家人看起来比较淳朴,他们父子换个环境,还是有一个有温情的环境,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啊,这个需要送到亲人的身边,男生觉得进展太快交给亲属看管,以前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一点,送到你那里给你添累赘,所以我就让人送到王家的族地去了!”

胡宇飞急忙说道,表现的自己考虑的非常周全的模样,看来这事他的确是废了心思。

但是余飞对于他这种行为,还是十分的不满,说实话按照规矩,母亲是王国最亲的亲人,胡宇飞却私自揣摩自己的想法,试图来迎合自己,但是余飞反而觉得这样的行为,不符合自己的准则。

但是有了这个结果,余飞也非常的满意了,这下就算是给母亲可以交代了。

“恩,那这件事就过去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要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他一直认为夏天的身上有秘密,不过他不说,他就是在等待最后将夏天斩杀,控制夏天的神魂,这样就可以得到夏天所有的秘密了。

可以说。

夏天认为,樊家的这三个人,樊家的十叔虽然名声不好,非常暴力,但他应该是最简单的一个人,男生说给不了你未来没有那么多心思。

樊家的九叔应该就是一个决策者,他这个人,是一个帝王之才。

同时杀伐果断,绝对不乱杀,但他该抛弃的时候,就会直接抛弃,就像是这次,他直接将樊家那些没用的二世祖和樊家的八叔都抛弃了。

而樊家的十叔,则是那种最危险的笑面虎。

“是一场硬仗啊。”红凤感慨道。

“是啊,这次绝对是一场硬仗了,这一战,我会让他们看到,我夏天修炼到仙人境界之后,究竟是多么的恐怖。”夏天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没错。

现在他可是仙人的境界了。

自从突破到仙人的境界之后,他的整体实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冯若若的活学活用,让大人们都觉得很惊喜,一个个顿时夸奖起小姑娘。

只有杨志毅听了也是一阵哭笑不得,觉得今天自己实在是太遭罪。

好在杨小溪还记得爸爸,主动拿了一块点心喂给爸爸。

当然喂了爸爸点心,杨小溪还不忘提醒:“爸爸,你多吃点,以后你一定好好跟冯爸爸学,争取要学会好多,给溪溪做。”

吃了女儿喂的点心,杨志毅也是深受感动,立刻答应:“好,爸爸一定努力。”

一群人其乐融融,度过非常惬意而且充满了欢笑声的午后时光。

吃了点心,喝了茶过后,大家又开始聊起老街即将封闭改建,以及冯一帆要带着徒弟去摆摊的事情。

杨志毅有些好奇问:“若若爸爸,你打算带着小林去摆摊,是要在摆摊那里搞一个大排档,做苏记的这些菜给食客吃吗?”

冯一帆摇头说:“在那边地方和设备都不行,做不了那么精细的菜,我打算只做面条和炒饭,顺便教给瑞峰一些小吃做法,让他在旁边做小吃,这样应该更符合摆摊的气氛。”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