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觉得我们没有未来,男朋友觉得我耽误他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男友觉得我们没有未来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异地恋男友说不想耽误我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就在林辰的背影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了中心广场之后,死神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后的那个硬板上。

在看着林辰已经离开了之后,霸王龙他重重的捶打了一下地面,感觉非常的不甘心,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而且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如此神圣的死神,今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难以相信。

“死神大人为什么就算那个家伙是天王那又如何,曾经我们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敢直接出手对付,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是天王,我们就畏惧害怕了吗?”

转过身来看着曾经,一向在自己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霸王龙,男友说自己穷不想耽误我现如今此时此刻如此的疯狂,仿佛想要跟着两个人打一架一样,死神他沉默不语,随后叹息了一声抬头说道。

“天王说的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死神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过战场,而这次为了得到天使草,我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你们10个前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现在怕死。”

无人机杀手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侧边,和其他的人之间距离差不多有两米以上,他此时此刻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但是当亲耳听到的从死神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后,他却非常的明白,死神为什么会这样做。

苏志海—边儿看着王小思—边儿冲着自已的手机摸过去了,在正准备要摁动关闭电源键时,阴差阳错的苏志海却想要看—看给自已拨电话的究竟是哪个,伸长脖子—瞟,起先抱着只看—下的苏志海,却有点儿为难起来了。

原来来电的并非别人,可不就是头几天刚才来公司签合约的孙姓老头儿。

苏志海蓦地想到,男人说不想耽误你是真话吗老头儿在公司来时就曾言过,他已经订好了三天之后的特快的航票,到时首站就便是洛阳,现在天可不就是第3天,老头儿即将离开的日子。

怪不得,今天苏志海醒来时,总是想到自已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做,然而—下子而又突然没有办法想起来。

现在看见了孙姓老头儿打来的电话,苏志海立刻想到今天准备去裕和雄伟的大楼—丝不苟的验收房子,和孙姓老头儿做最后的顺利移交。

这事儿代替不了,—定必需得自已去做,如果让公司别的同事过去,—定会引发老头儿的大大的误会,并且自已也点头答允过孙姓老头儿去送他上路。

可是现在,自已今早时已经点头答允过王小思今天不复去想公司的事儿,苏志海立刻难为起来了。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男生觉得没有未来分手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男生说我耽误他”

宋雅馨不说话,锅里的油热了她把切好的生姜放在锅里,用小火煸出香味,然后放花椒香叶,最后将剁好的鸡肉倒进锅里。

刺啦一声,材料的香味一下就出来了。

“沈培川有今天,都是你爸提拔的。”宋夫人越想越不痛快,“那个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和沈培川一点都不相配。”

“哎,妈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宋雅馨无奈的看着母亲,“培川一木头疙瘩,能找到女友,我们应该高兴的,你看你,怎么像不高兴样子?”

“本来是你坐在他身边的,你都不后悔吗?”宋夫人觉得女儿跟没心没肺的一样。

当初眼瞎选错了人,现在看到沈培川有女朋友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后悔有什么用?已经错过了。”宋雅馨扁扁嘴,“您就别说了行吗?”

宋夫人很快也想开了,男友说不想耽误我分手“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而且你还年轻,又没有孩子,想要找个好的,也不难,又不是只有沈培川一个人了。”

宋雅馨抿唇不语。

“豪门无情,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

“华医生,如果让您医治我夫人,您会几成把握呢?”

一个“您”字足以表明上官文宣态度的转变。

上官华却似不曾察觉般,大声劝阻道:“爸,不要相信她,就算她不是江湖骗子,也只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妈妈的身体这么重要,怎么能交给她呢?咱们华夏还有那么多国医圣手,黄医生不行,咱们再找一个就是了,千万不能冒险,把妈妈的生命交给她啊!”

上官锦也说道:“是啊父亲,我们不能病急乱投医,找几个国医圣手,还不是我们一个电话的事情?”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