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没有未来要分手,跟男朋友没有未来要分手吗

“没有没有,你是特例,”于朵朵立马道,“对你已经放宽到没有标准了。”

杨天转身就要走,“好吧那我走了。”

“别别别别!”于朵朵连忙拉住他,一边说好话道,“你优秀!你优秀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杨天道。

“真是的,杨老师,你都当老师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啊,说走就走啊,”于朵朵嘟了嘟小嘴,道,“而且,你这打扮也太随意了吧。跟你平时根本没什么两样啊。”

“需要有什么两样吗?”杨天一脸自然道,“我上课都是这么穿啊。”

“这我知道。但是,这次,你好歹是作为我的男朋友登场诶,就不能把自己打扮地帅气出众一点吗?”于朵朵道。

杨天听到这话,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一脸凝重地说道:“不行。这样后果很严重。”

“呃?男朋友说没有未来要分手”于朵朵顿时有点好奇,“后果?能有什么后果啊?”

杨天叹息了一声,露出一脸很无奈的表情,道:“我都不用打扮,就已经帅气逼人,迷倒万千少女了。如果再认真打扮的话,我怕会帅裂苍穹,让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上我。那样……我就很为难了呀!”

“来了。”

喝完一碗粥,吃了一个花卷,顾平看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说道:“阿姨,我要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栾雪也叮嘱:“顾平,你身体还没好,不要喝酒。”

顾平笑道:“我姐也被邀请去参加婚礼,有她在,想喝也喝不了。”

又问:“泥泥,你说是不是?”

小泥人温婉地笑笑,略感放心。

等顾平前脚刚离开家门,小泥人立即打刘婕的电话:“姐,顾平说你也去参加他师兄的婚礼?”

“你不去吗?顾平没叫你?”

“姐,是我自己不想去。”

“怕什么?有顾平,还有我在,都照应你的。”

“不是,再过一年半,我才可以跟顾平出去应酬。”

“一年半?”电话那头的刘婕忽然笑了:“你是准备可以露真容之后再陪顾平出去?分手后怎么让对方后悔”

“嗯!”小泥人有些脸蛋发烫,声音细如蚊叫。

本来没什么的,小泥人陪顾平去过几次许放的私人会所。

陈文目前不算大富大贵,但拥有几十万市值的认购证,还有十几万现金在手里,他已经比1992年大多数人富余了。

来沪市已经居住了几个月,陈文到过很多城区和街区,他还研究过地图,对沪市的地理结构比较了解。

他知道七宝镇位于沪市西南角的外围地带,地处徐汇区的西南和闵行区的北面。

他还知道,那一代也有一些职业学院。

陈文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去看看那边学校门口的地摊。

从城北出发,陈文先来到了位于城西的师范大学和经贸大学。

毫无意外地在两个大学门口的地摊上,都发现了自己写的三部小皇叔,而且都是高清无码的书,必须是王老板供的货。

再次打车,来到了七宝镇附近,出租司机带着陈文先后抵达了三个职业学院。

在这三处地方,陈文有了意外发现。男人不想真分手的表现

三部小皇叔都有,但版本很乱,既有高清无码的清爽版,也有字迹脏乱的“二次盗版货”。

这三处地方,距离王老板的作坊不是太远,大约往东十来公里就是作坊。

严寒心怀叵测,打起来的话肯定会对他下死手。

而且术法争斗不比武道争斗,有时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术法招数,却有着强大的杀伤力,明明下的是死手,在外人看来可能是“误伤”。

“既然他想死,就成全他!”

突然一个冰冷声音传到了无涯真人的耳中。是叶天在神识传音,只有他能听到。

“可是……”

无涯真人打了一个激灵,对叶天看去。

叶天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无涯真人心领神会。既然叶天敢说出这种话来,他相信叶天心里一定有了计策。

于是,他最终答应了严寒的挑战请求。

“不要有压力,交战时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只是普通的术法切磋而已,我们互相学习。”严寒在无涯真人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假惺惺道。

“我相信严宗主的为人。”无涯真人脸上也挤出一丝笑来。

双方各怀鬼胎!分手以后男朋友不见我

一出插曲过后,还是要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车上的座位如何分配。

当然,如果我得到初心剑道的传承,自然是要强于天下所有剑道,毕竟拆解掉他们对我而言,根本不存在难度,加上天城和白云剑宗的剑道典籍,不可能有破不了的剑法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拿出白云剑宗压箱底的九种剑法的一种给你查阅?亦或者可以选择下一层次的九九八十一种剑谱的其中九种也可以……”在我的解释下,九方素大致已经知道这种剑法的单一性和实力,能够收录这样的剑法,对白云剑宗的意义其实已经大于实用性了,这收集癖,其实也是种病……

而且谁知道后辈弟子,有没有这样‘单纯’,却又极有剑法天赋的弟子,而且又能保持初衷不改的?

这也是有备无患。

“姒娘选择查阅下一层次的九种剑谱……”姒娘毫不犹豫的说道,九方素点头,随后立即拿出了九片玉牌,男朋友觉得我们没有未来交给了九方素:“恰巧我手中就有好些剑谱,我就随意挑出九本吧,想必你若是只想拆解而不学,也不会关心它们的类别,当然,即便是给了你,这九种剑谱也只能查阅,不能外传,即便只是交给后世弟子拆解,也需牢记这点,当然,想要学习也是需要门槛的。”

无涯真人的意思是,他和叶天一定要上车,其余的座位爱怎么分怎么分。

剩下的人中,严家的两个小厮肯定要被排除在外。去掉这二位后,还有七个人,但多了一个金甲尸。

金甲尸是赶尸门的至宝,没有灵智,只有严寒和严小白爷孙二人才能驱使,必须要带在身边。这样一来的话就必须再下去一个人。

刷刷刷,一双双目光盯在了叶天身上。

他最人微言轻,要下车也只能他下车了。

“叶兄,男生觉得没有未来分手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委屈一下你了。我们武家的车子可能要过一会才能到,但十分钟后有一辆机场大巴发车。建议你坐机场大巴,路费我来帮你报销。”沈洪涛笑着说道。

他和叶天本来没有什么利益纠纷的,可是沈清月向叶天示好,他对叶天生出了不满。此刻他虽然一脸笑意,但笑里分明藏着刀。

无涯真人刚要表示不满,突然沈清月道:“我下去吧!”

“清月,别闹。我相信叶兄也是*,懂得怜香惜玉,一定不会让你一个女生下去的。”严小白打开折扇又摇了起来,一脸的奸笑。

“我开车,就不喝酒了,你一个人喝也没意思,干脆一起喝饮料吧!”赵经理提议道。

虽然1992年还没有交警查酒驾的例行制度,但是赵经理能够主动做到开车不喝酒,这就很让陈文喜欢他了!

菜上齐了,男朋友说看不到未来分手赵经理招呼陈文吃菜,差不多吃饱后,赵经理开始谈正事了。

“不知道陈先生有没有与唱片公司或者经纪公司签约?”赵经理问道。

“昨天我和华纳的人吃了个饭,这事还在商谈中。”陈文回答道。

“恕我直言,陈先生目前还不是很出名,与他们那些公司合作,恐怕你拿不到什么钱,甚至被坑死!”赵经理直言不讳。

“确实。我也有这种感觉。赵经理你有什么好建议呢?”陈文问道。

“我的建议很简单,陈先生可以跟他们签约,也可以不签约,不管签不签,都不影响陈先生赚大钱啊!”赵经理说道。

陈文对这里面的行情,一点都不了解,所以他露出疑问的表情。

赵经理看着陈文的表情,笑道:“陈先生可能对我们公司不了解,我来详细讲讲吧,我相信等我介绍完,陈先生自然有了取舍!”

陈文想不明白原因,但是道理他是懂的,离王老板距离这么近的学校,王老板的铺货力度居然不大,说明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既然王老板都没把这里当做主战场,那么陈文就更不能乱来了!

陈文看了看手表,还差十几分钟到约定时间,他徒步转悠了一会,找了公用电话拨通了王老板的大哥大,报上了准确位置,不一会赵经理开车抵达。

与印书作坊王老板的面包车一样,音像盗版商赵经理的座驾也是一辆面包车,陈文感叹这帮人确实在很多地方是相似的,车子都是追求人货两用!

---------------------------------

与昨天见到的那个司徒傲娇姐姐相比,这个赵经理真是太讨陈文喜欢了!

赵经理开车,陈文坐车,找了一个本帮菜饭店,要了一个六人桌面的小包间。

“陈先生,我们先不聊,先点菜!你随便点两个,我再补充几个!”赵经理很是热情。

陈文也不推辞,挑了一荤一素两个菜,赵经理又点了四个菜。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