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跟男朋友没有未来,对男朋友突然没感觉了

但是看金爷现在的状态好像是很紧迫的样子,这不由得让裴君临内心也生出了一股紧迫感。

在这个时候台上的丽姬忽然说话了:“这一次拍卖的是一件大家都很期待的东西,大家不妨猜猜这次拍卖的到底是什么呢?”

红布盖的托盘谁也无法感知托盘里到底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裴君临内心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感觉这件东西应该是他需要的,裴君临把目光放在了台上。

伴随着那红布慢慢打开,一股强烈的庚金气息传来,裴君临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是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球,就像是水银球一样,凭空悬浮在那里,而且不断的开始流转。整个球体光滑如镜,可以照见人影。

“这枚庚金球,乃是庚金之精华凝聚而成的,而且拥有了一定的灵性。如果想淬炼一些混沌灵宝,感觉跟男朋友没有未来千万不要放过这件材料。庚金之球,起拍价五千万天元玉。”丽姬朝着台下宣布。

五千万的起拍价这绝对是天价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贵,因为这种东西担得起这样的价值。

本来约他出来是想让他独享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为了工作又扯上了马同学。我的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躺到我的怀里来,真正的做我的大男人呢,姐不图金不图银只图你这个人……

此时的郭御姐早已泣不成声了。

她知道庄金荣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完全是为了配合自己,当好这个大笔一挥就能左右别人命运的“一姐”。

说实话。

她对权力也是十分向往的,哪个女人不盼望着被别人崇拜和尊敬呢?就拿她小小语文组的办公室来说吧,她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为了点蝇头小利争的头破血流?和男友在一起看不到未来哪个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权利斗得你死我活?如今自己也站上了权力的巅峰,拥有了左右别人命运的权利,这种时空角色的转换让御姐郭也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特别是。

看到昔日的美女同学马冬梅崇拜和羡慕的看着自己批条子的时候,郭一姐觉得一切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但郭一姐并没有任何的骄傲和膨胀,相反更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更加努力,否则对不起庄小弟对自己的栽培和鼓励。

“是少主。”

二人来此才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身份,以及她在宗门的地位在老祖心里的地位,以及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她白族公主的身份,还有她的各种传闻。

“你们二人的资质很高不用担心,只是修炼无捷径可言,还需努力。”

“是。”

白幽若边说也是边观察二人的相处,这两个人怎么之间透着生疏呢?她不是很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好像决定要与彼此划清界限的样子让白幽若不禁皱眉,想分手又舍不得怎么办要说这楚恒与墨尘还是挺般配的,她看的出楚恒是故意做出不理会墨尘的样子,而墨尘本就性子淡漠,他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压根就没察觉这都看不出来。

“你们两个这几年也辛苦了,暂时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如今刚刚进阶也不会马上再次仅仅,并且修炼不仅仅只是修修为,还有心性,好好准备,待去了秘境也没有时间让你们放松休息了。”

“是少主。”

晚间白幽若二人桃林中漫步,白幽若的肩膀上还有同上都落了几片花瓣,衬得她娇艳无比,蓝羲玄抱住白幽若吻了吻问她的脸颊“这次去秘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过两日在回白族小住几日如何?”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男朋友说看不到未来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其中有一位白发老者拍卖获得,买得了这块炼器材料。接下来几件拍卖品裴君临都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索性闭上眼睛闭目沉思,甚至将神识探入混沌金斗之中,查看金爷的状况。男朋友给不了未来应该分吗

此时的金爷似乎陷入了某种迷醉的状态,喃喃念诵咒语,而那白玉仙桥则是围绕着金爷不断的转动,周围散发出灰蒙蒙的气息。

“不会吧,这白玉仙桥,难道并非是完全体现在真的要蜕变了吗?”裴君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发现张金爷张开嘴巴,一道漆黑的气流环绕着那白玉仙桥,不断的围绕旋转,而白玉新桥上面则是不断有符文闪烁在吸收天量的混沌灵气。

“还不够,还差很多,只要再给我两葫芦,这样的混沌灵气在白玉仙桥,就可以彻底变成完全体。它的本体是奈何桥。”金爷的声音传入裴君临的耳边,似乎是在催促裴君临。

混沌灵气倒是不贵,不过裴君临觉得今天的拍卖会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毕竟一次拍卖会绝对不会出现两样同样的东西。

回去之后二人来到玄炎老祖处,将那里的情况说明后玄炎宗便开始布置传送阵,本想第二日在布置的,男朋友没有仪式感怎么办但是没成想师傅一声令下这倒是用不上二人了。

无事一身轻白幽若坐在桃树上喝着酒好不惬意,这是不远处走来了墨尘,“墨尘。”

“少主。”

“你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白幽若从树上跳下来说道。

“没事。”

“你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往日都是情绪不外漏的主,怎么今日这苦大仇深的?”

白幽若递给了墨尘一瓶酒,墨尘道谢接过后大口的喝了几口,看他喝的这么凶白幽若制止道“你这么个喝法是想将自己灌醉?”

“如果能够喝醉就好了。”

果然是出事了,“你究竟怎么回事?”问完白幽若又试探的道“是跟楚恒有关?”

闻言墨尘瞬间抬头惊讶的看着白幽若,不用他说话白幽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凭着他这神情可看出他很惊讶自己能够猜出来,只是这几人中怕是也只有他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和男朋友看不到未来怎么办”

“怕你到时候想家想你父亲。”

“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疑,说究竟是想干嘛?”

“你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少来。”

“咳,看着你如此美艳迷人,所以我想是不是在离开前你要好好的弥补了,免得到时候我整日盯着你也无心带他们历练。”

“你个色痞,里我远些。”

白幽若瞪着眼睛满脸通红的推搡着蓝羲玄,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更何况白幽若只是单纯的推他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蓝羲玄半点也没有被推动。

“就你这点小力气还是不要浪费了。”说完便抬起白幽若的下颚吻了上去,随后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处,而经过此处的人若是留意观察,定能发现这里被设了界,结界里掩盖了什么却无人知道。

深夜蓝羲玄抱着白幽若回到房中将已经睡得很沉的她放在榻上,看着她的熟睡的容颜蓝羲玄摸着下颚喃喃道“应该能怀吧。”

白幽若要是听到已经很无语,这个男人想要孩子是想疯了吧,他修为可是大帝,而她的修为也可以说只差迈进大帝半步,他们二人修为这么高要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的,都是马冬梅那个骚狐狸灌得你。”

郭姐边说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保温杯给庄小弟倒茶,她知道庄小弟的肠胃不好,不能喝凉茶。所以再忙、再累、再麻烦她都时刻带着保温杯以备不时之需。可见姐姐照顾弟弟,那真是无微不至啊!

“茶倒好了,起来喝吧。”

郭姐麻利的倒好水,试了下水温,递到庄小弟的跟前。

“不,我不喝,我要你喂我喝。”

庄金荣竟然孩子般的耍起了赖皮。

“什么?我喂你?你都多大了还让人喂,也不害臊。”

郭姐半嗔半怒地笑着说。

“你不喂,我就不喝,看谁吃亏?”

瞧瞧庄小弟这都是什么逻辑。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吃亏行了吧,我喂你喝。”

郭姐说完扶起庄小弟半躺在自己的怀里,打算喂他喝。

“我不要你这样喂,我让你用嘴喂我……”

庄小弟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怀好意。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