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价值观不一样,跟女朋友价值观不同

苏浅浅说道:“可能吧?”

陈文吃了块甲鱼,吐掉骨头:“你看,由于你的出色表现,你抢了别人位置,挡住别人进步了,你说你是不是招人嫉恨呀!”

苏浅浅瞪着一双美目,看着陈文,性感小嘴呼出一口仙气:“天,你是说,不会是郭燕彭杰写匿名信诬告我吧?”

陈文噗嗤笑了两下:“很好,我的女人不笨,有政治觉悟!”

说完,陈文探身,从墙上挂着的羽绒衣内侧口袋里,掏出郭燕男朋友今天傍晚写的那封诬告信,递给苏浅浅。

苏浅浅表情三分疑惑,七分紧张。

陈文说道:“这是第二封诬告信,告你的,哈哈,他们玩得真是精彩啊。”

信封没有封口,苏浅浅抻开信封,取出里面的稿纸,展开

信只有一页稿

纸,400字以内,苏浅浅足足读了十分钟。

陈文没着急说话,愉快地喝女儿红,吃甲鱼补补,今晚他已经吃了一顿涮羊肉,这会再恶补一顿甲鱼,补强了自己身子,一会痛快享受苏浅浅的身子。

苏浅浅摇头:“两人的家,郭燕不是沪市人,和女朋友价值观不一样彭杰家是沪市的。”

陈文吃了一块排骨,又问:“他俩在你们学校团总支是什么级别?干事还是委员?”

苏浅浅说:“他俩都是干事。”

陈文想起自己老妈嘲讽老爸的台词,笑着说道:“他俩进步真够慢的,从大一忙到大四,还是个小干事。”

苏浅浅说:“现在已经大四了,他俩如果最后这一个学年不能升级,恐怕毕业材料上就只能写干事了。”

陈文问:“干事和宣传委员什么的相比,哪一个对当事人更有好处呢?”

苏浅浅立刻回答:“肯定宣/传/委/员更好啦,不管是留校工作还是毕业分配去其他单位,都更有优势,就像学生会各部门部/长/副/部/长一样。”

苏浅浅给陈文加了酒,又说道:“其实我们学校好多学生在团/总/支和学生会各部门,如果做到大三结束还是干事,就自己不再做了。大四的时候还不如把精力放在考研、考托。”

陈文端起碗,又喝了一口女儿红,哈出一个爽字:“你看啊,假如没有你今年夏天插的这一杠子,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个郭燕和彭杰,价值观不同可以在一起吗他们两个,或者其中一个,能够在大四的时候当上宣/传/委/员呢?”

至今回想起来,范伟浪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在最后一刻行差踏错,产生那么大的贪欲!

要知道,刚从遗迹中出来,范伟浪是不知道那枚丹药的功效的。

即便知道,相对于立下大功,获得将军府重用,一枚可以突破后天境的丹药,也并非什么宝贵之物。

有将军府做后盾,什么样的方式,都足以让范伟浪突破。

叶飞点头,如此说来,事情就符合情理的多了。

至于范伟浪和那名亲卫最后如失心疯一样生死相搏,原因十分简单,他们得到的那枚丹药上,附带了惑乱心智的咒法。

一旦丹药被带出遗迹,咒法就会激活,让人贪欲滔天,争斗不休。

“叶先生,只要您愿意保我一条性命,我就把那处遗迹的一切详细告知!”

范伟浪终于说出了根本目的,“等我养好了伤,夫妻人生观价值观不同亲自带您去遗迹探索!”

范伟浪的承诺,叶飞压根没放在心上。

遗迹又不会跑,自己知道在东莽就行,慢慢找,总能找到。

盛辰逸也很意外这个回答,但又十分的正确,站起身来到她跟前,将其拥入怀中说:“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杰克那边我会替你处理,其余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

袁雅也把脸埋进盛辰逸的怀中,这两天他不在,总觉得这心里空落落的,现在真真实实的抱在怀中,这种感觉一下就回来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两分钟,袁雅突然松开他问:“你们两个真的不会旧情复燃吗,怎么说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吧,关系肯定比我和你要深重许多,而且我看她好像非常关心你。”

莫名其妙又把话题扯到这件事情上来,男女朋友观念不同怎么办盛辰逸皱了皱眉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想秦小姐她应该不想再看到我了。”

袁雅可不信,嘟囔道:“男女之间的事最不好说了,她不想看到你,也许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今天早上我不出现的话,或许就是真的,但是我出现了,就一定会激起一个女人的占有欲。”

盛辰逸低头看她,说:“那你对我的占有欲呢?”

袁雅伸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此时无声胜有声。

次日清晨,在书房里的盛辰逸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一般能把步子踩得这么重的,除了袁雅之外,在这个家里找不到第二个人。

“你呢?还能动吗!”罗汉继续看向李秋。

“你们俩,不是被长锦抓了吗!”李秋之前疲于奔命,还没觉出来怎么回事,但是此刻看见张傲和刘悦之后,钢牙紧咬:“艹你妈!你们跟我们玩路子!是吗?!”

“你给我好好说话!要是没我们,你早死了!懂吗!”刘悦听见李秋质问的语气,冷着脸呛了一句。

“去你妈的!今天这个养猪场,明显就是个套,你们为什么会过来过来救我!自己心里没数吗?!”李秋此刻心中已经通透,之前马吉友的电话,男女朋友价值观不同绝对有问题,所以压根不领情的骂了一句。

“哗啦!”

正在几人跟李秋僵持不下的时候,后方的树林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异响。

“谁!”罗汉猛然举枪。

“我,巩辉!”随着声音响起,巩辉带着四五个小青年,快步迎了过来。

“巩辉?!”李秋看清巩辉的模样之后,登时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罗汉等人:“你们,是聚鼎的人?”

“起来,抓紧走。”巩辉一句废话没有,向前摆了下手,他身边的几个人也纷纷上前,将众人搀扶了起来。

“如果今天不是夫人突然出手的话,您在机场说不定真的会伤到无辜的人,所以才会用那种方法强行的把您控制住。”温明再次解释,想着少爷千万不要因为夫人的无理怪罪。

心头的疑惑,现在终于得到了解答。

盛辰逸却没有感到轻松,回头望着那个依旧避开他目光的小女人,突然有些心疼。

“好,我知道了,这两天你们都放假休息,时间随意安排,先出去吧。”

当两个人走后,客厅就只剩下袁雅和盛辰逸两个人,情侣人生观不同怎么办这下二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袁雅心虚不已,见盛辰逸走过来后,依旧梗着脖子问他:“干嘛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审犯人啊?”

盛辰逸笑了笑说:“我给你十分钟,向我解释解释,你是怎么一大清早就在机场的。”

没想到他竟然来了一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好在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手机拿出来放在茶几上,说:“当然是你的手机定位提醒我啊。”

原来,在公安局外,袁雅看到的消息,竟然是盛辰逸手机账号的定位更新提示……这才断定他已经回来了!

“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也是喜欢我的,不然怎么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

“而且,你现在已经对我有感觉了,我就是不看,也已经感觉到了。”

叶心妍一直盯着林木,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抓狂了,这样倒贴上门竟然都还要拒绝。

“这个是人之常情,我又不是太监,心妍,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发乎情,止乎礼的感觉,我深受孔孟之道的影响,知道男女授受有别……”

“神经病,去死吧你!”

叶心妍愤怒的推开林木,他看了看左右,女生说价值观不同怎么办似乎是想抄东西打他一顿。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跟她讲孔孟之道,这让她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

林木连忙抱住叶心妍,说道:“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现在我们开始干正事吧。”

“干正事?我看你是想干坏事吧,你顶到我了。”叶心妍依然一脸不爽。

林木一阵汗颜,回道:“真的是干正事,我发现你这个超市的问题非常严重,今天必须得把它解决掉,不然长久留下去,会

……

东方酒店。

“李秋救出来了,人在巩辉手里。”雷钢挂断电话以后,坐在温世豪对面,端着茶杯笑眯眯的开口:“别说,你这茶还真不错。”

“如果老柴想要插手兰江村的项目,真没必要让这群小崽子圈我,其实他直接跟我谈就行。”温世豪不置可否,轻声回应。

“这几个小崽,我大哥挺喜欢,让他们过来,一是为了对付长锦,二来也是为了练练兵,给他镀镀金!”雷钢指着杨东把话说完,体态放松的靠在了沙发上:“至于你,本来就不在计划内,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把你当回事。”

温世豪听见这话,脸色阴沉无比,没有吱声。

“温世豪,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把我大侄子接走,不是奔你,所以他开出的条件,你能不能接受,都无所谓。”雷钢继续笑道。

“钢哥,你过分了昂,你聊天就聊天,占我便宜干啥呢!”杨东挺不乐意的插了一句。

“咋的,让你给我当侄子,还JB亏着你了?”雷钢吸溜着茶水,宛若聊家常一般呛了一句。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