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价值观不同,生活观念不同的两个人

王长生说完,就扒拉了下王长蓉的脑袋:“说话,我刚才说的有没有水分?”

王长蓉说道:“你说的还是太笼统了,曾经有一年财经杂志的富豪榜评选,本来想把徐木白家放在前三位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摘了下来,不是她们不够资格,而是有小道消息说徐盛堂压根不屑上榜,说自己根本丢不起那人。”

王宝久和林杨花听得瞠目结舌,虽然都是农家出身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在这个资讯和媒体很发达的年代里,谁也不是坐井观天的那只蛙,他俩当然知道王长生和王长蓉说的话是什么概念了。

王宝久叹了口气,点头说道:“那是对不上门了……”

王长生掐了烟头,笑道:“但是你们也别急,媳妇么想找总归还是有的,咱家虽然没什么家底和产业,但是关于气质这一块,我还行的。”

王长蓉说道:“我看你气人更可以。跟女朋友价值观不同”

“你给我闭嘴,咱俩岁数差不多等我有了着落就该轮到你了,别在那五十步笑百步,你啊也早晚不等要被点鸳鸯谱的。”王长生瞪着眼睛呵斥了一句,王长蓉顿时呐呐的不吭声了。

陈江刚想展现他拍马屁的功力,结果,刚开始就被人家叫停了。尴尬吗?当然尴尬。可谁叫他脸皮厚,干笑两声,就用讨好的语气继续说道:“你把我从修罗道带出去好不好?你放心,一旦我出去了,你想要什么,我一定满足你。即便没有这个能力,我也尽力满足你!”

那老者笑了,好像这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一样。陈江心中升起无限希望,眼瞅着那老者,也跟着他傻笑。

那老者是吊足了陈江的胃口,就在陈江以为他要答应时,那老者却摇了摇头。

当时陈江被气得,差点都像拿鞋底糊那老人家的脸了。

“为什么啊?明明就是你动一动手指头的事儿。”

“不是不愿意,是爱莫能助。”那老者无奈摇了摇头,“冥土大神和我是一个辈分的,女朋友说三观不同问他手里要人,我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怎么还又冒出来个冥土大神啊。”陈江一脸郁闷。

“冥土大神还有个别称,叫暗天道。这下,你明白他有多厉害了吧?”

暗天道······

陈江猛地想起那老者方才所言,冥土大神和他是一个辈分的。冥土大神都有暗天道之称了,那么他呢?一个至高无上的名字在他脑海中呼之欲出,愣了许久,陈江小声问道:“如此说来,您岂不就是天道本尊了?”

此外。

还有一群群穿着特殊衣装的人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这些人衣服的袖口和肩头,都有一个红白交织着的标志。

他们不同于警务人员,每个人都目光湛湛,透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

难道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这是巴城居民的念头。

这种事情根本没有隐瞒,没过多久,女朋友和她闺蜜闹矛盾一则劲爆的消息以恐怖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巴城。

上至豪门上流圈子,下至平民普通人,全都知道了警务人员和那些有着特殊标志的人的目的。

天使组织。

他们在抓捕天使组织的人。

这不是传闻,而是真的。

很多市民都亲眼看到,只要手腕上纹天使刺青的人,全都被毫不客气抓了起来。

更让人们震惊的,是那些穿着特殊制服人。

只要遇到反抗,绝对会毫不客气的下重手。

很多试图反抗或逃跑的天使组织的人,全都被打成了重伤,甚至有人会被当场击毙。

这个时候的年味其实已经淡了很多,正月都快要出去了,该回程的回程该上班的上班,王长生也该到了要离家的时候了,他本来就亲缘就浅不能和家人呆的多久,要不是这次的事件他可能初五就得走了。

一天后,王长生跟王宝久还有林杨花告别,嘱咐王长蓉在家好好照顾着,然后穿着那身恒久不变的打扮又走出了家门。价值观不同就该分手吗

扶九在外面等着,和王宝久林杨花打了声招呼,就低声问道:“弟啊,什么意思,痴男怨女系列上演了?”

“我怎么听不懂你说什么呢?”王长生茫然问道。

“徐木白啊,前天长安有块地皮竞拍招标,这位徐行村的大小姐一出场就自带背景音乐了,直接出了一个哪家公司都给不起的价格,把那块地皮给收了,让竞拍的人连出价的机会都没有”扶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他们背地里都说这小娘们要么是到日子了,要么就是让哪个男人给甩了,总之肯定是脾气不太对头,但我知道啊,一定是你把她给惹到了”

王长生无语的说道:“怎么可能,我都三天没看见她人了”

赵锋点燃一根烟,坐到台阶上看热闹,寻找姜璇的身影,留着两条麻花辫的高挑女生,很快映入了眼帘。

姜璇满头大汗,标枪一样立在操场上站军姿,迎着炙热的太阳,晒得脸蛋发红,两个观念不同的人在一起并没有发现有人关注她。

天天高强度的军训,从早上到天黑,她每天累得要死,回寝室倒头就睡,好久没联系赵锋了。

四点半军训结束。

随着教官离去,全场新生欢呼雀跃,放飞的小鸟一样,三五成群赶往食堂,姜璇疲惫的走在人群里,撞到一个男生身上。

“对不起!”姜璇马上开口道歉,抬头发现是赵锋。

“不客气!”赵锋露出笑容,淡淡的道:“晚上寝室聚餐,我带你过去。”

姜璇摘掉帽子,别在肩头徽章上,擦着额头汗水,尴尬的道:“我热得满头大汗,我回寝室化个妆,再出来聚餐,免得给你丢脸。”

赵锋道:“小璇素面朝天的样子挺好看的,脸晒得这么红,擦防晒霜了吧。”

姜璇道:“多亏了你送的防晒霜,我才没有晒黑,好多女生都晒黑了,抢购胖学长的防晒霜,胖学长赚翻了。”

一看就不好惹。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慢啊。”

苏桃一见保安,顿时埋怨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来的稍晚了一点。”

店员满脸歉意,连声道歉。

保安队长看了苏桃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刘雅和何文杰。两个人观点不同怎么办

看那女人张牙舞爪大喊大叫的样子,明显就是闹事的那个人。

“小李,那个女士你来控制住,我们不方便动手。”

女店员小李点点头。

“让开!谁敢碰我!”

刘雅一挥手,瞪着店员小李说道:“你们店里就是这么接待客人的是吗?”

“客人点完了餐,不让吃就赶客人走是吧?”

“你们这是什么店?明目张胆的欺行霸市是吧!”

店员小李有些为难。

而那几个保安可不和他客气。

刚才听小李说了,店里来了个有几百万粉丝的大网红。

这女人自称是那个网红的粉丝,一直缠着人家不放,还和人家吵了起来。

“那行吧,我和这帮后起之秀见见,熟悉一下”王长生有点问难的说道。

“呵呵,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没准你还能碰到什么心仪的,志同道合的人,毕竟你以后行走江湖,最好也得有几个帮手不是,我们这帮师兄都各有责任,没办法长时间跟在你身边,你得自己搭建出属于你的关系网才行,这次的机会正好,跟着我去看看”

“行,和女朋友价值观不一样听你的,咱走吧”

扶九开车拉着王长生离开了禹王村,然后驶入了长安城,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个位于钟鼓楼附近的高档小区,扶九说这里有他的一套房子里面设施都挺齐全的,你暂时就在这住下吧,王长生当然不会跟他客气,收了钥匙连谢都不用说。

扶九将人送到这后就走了,他晚上还有几个重要人物要接待,也都是过来参加这个集会的,他也问了王长生要不要过去,但这孩子压根不感兴趣,说自己到时候随便逛逛就行了。

晚间,王长生休息的差不多了,就从家中出来然后闲逛在了钟鼓楼这一片,说实话他虽然也算是长安人,但他从来都没有逛过长安,十年前离开禹王村那时他还是个孩子,老王家也正在为了温饱而努力呢,哪里有心思来城里逛呢。

“长生啊,要是那种关系人家能来你家收拾屋子,还给你洗衣服?我看应该是这种关系才对”王宝久沉思良久后,很笃定的说道:“这个女娃娃肯定是看上你了,肯定的。”

林杨花顿时激动了,连忙拉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并且眼含泪花的说道:“儿啊,娘跟你说,你这孩子从小就命苦,要不是你师傅救了你可能你现在都又是一条好汉了,你爸妈没有什么大的希望,最想的就是你这辈子能平平安安的像个正常人生活就行了,那什么是平安呢?肯定是娶老婆生孩子啊,妈看这闺女就很不错,屁股大好生养!”

王长生傻了,王长蓉“噗嗤”一声笑了,他恨恨的瞪了妹妹一眼,咬牙说道:“你怎么不解释一下?”

王长蓉摊着小手说道:“哥,别闹行么?我解释什么啊,爸妈都看在眼里了,你洗不清了,真的。”

“吧嗒,吧嗒”王长生裹着烟,想了想后抬头正色说道:“我跟你们简单的聊下她的家庭状况,徐木白家里早年间曾经做过两岭总督,虽然是两三百年前的事了,但人家可没家道中落,一直红火到了现在这个年代,岭南你们知道吧?就是没去过也在电视和报纸上看过,那是个比长安还大的地方,但是在岭南有两条街都是她们家里的,别的产业手脚加在一起都数不过来,说个最俗的事吧,那就是徐木白家中一年挣的钱后面至少得有十个零起步,爸妈我就问你们,婚姻是不是得讲究门当户对?咱们啥家庭啊,能高攀得上人家么?还是你们觉得,我有当上门女婿的潜力?”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