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人生观不同怎么办,女友跟我价值观不同

走到近前,易青就看见有个人正坐在一盏照明灯下面,捧着剧本在看。

“姐!你来啦!?”

易青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不是邓洁还是哪个。

邓洁听到有人说话,忙抬起头,见是易青也不禁笑了:“我都来了好些天了,听他们说你出去有事,怎么样?都处理完啦?”

“完事儿了!”

易青说着,到了跟前,邓洁身上套着戏装,斜襟白底红花的小袄,配上一条葱绿色的罗裙,活脱脱一个民国时期的农家小媳妇儿。

“红楼剧组那边怎么样?还顺利吗?”

邓洁拍了一天的戏,面带憔悴,听易青问起,笑着回道:“还行吧,前段时间王导一直在抢我的戏,拍的也差不多了,就让我先过来两个月。”

“没出事儿?”

易青挺好奇的,按理说不能够这么顺当啊,西游剧组都因为没钱停拍了好几个月了,红楼剧组还能一点事都没有。

按说王福林导演和杨婕导演一样,都不是个会为了省钱,就偷工减料的人啊!

就是红缺都懵了。情侣人生观不同怎么办

因为这是摆明了在保昊氏一族!

“以后每年,你们都先还利息,一百万吨!”

“直到还清为止!”

“前辈,你不会杀了我们?”下方有一个昊氏一族的懵懂青年开口问道。

“杀了你们?”

“欠了这么多债,杀了你们,我们上哪里去要账?”蓝残冷笑道。

他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昊氏一族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

老祖母这一刻蓦地双眼湿润,流下了泪水!

“天儿!”

只要不是傻子就明白了。

欠了无色界巨额的债,无色界不仅不会动昊氏,还会保护昊氏一族!

因为欠债人死了,那这债就没有了。

这就是洛尘所谓的常规操作!

一招而已,直接让岌岌可危的昊氏一族扳回一城!

瞬间让昊氏一族起死回生,抖音毒鸡汤误导女人价值观在错综复杂的东方圣域有了真正的立足之地。

时音目不斜视,抱着时锦程的遗物一步步走下台阶,却被男人从后面抓住了手腕。

对方的力道有些大,时音怀里的箱子没抱紧,险些掉落,她稳了稳手,漠然回头望着他,单手抱着那只箱子,另一只手被男人抓得被迫向后别去。

她睁着一双清明的眸子,冷声道:“松手。”

男人对她怒目而视,“你有没有家教?那是你的继母,你有什么资格泼她咖啡?”

见他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时音眼里的冷冽之色更加明显。她攥紧了手,狠狠一抽,轻松便挣开了男人的桎梏。

反观男人,倒是被她这股大力带得向前趔趄了几步,一个没站稳,直接从咖啡厅门口的台阶上栽了下去。

顷刻间,男人脸朝地摔下去,一声细微的脆响后,大约是摔疼了,他立刻要命地哀嚎起来:“哎哟我的鼻子……哎呀……疼死我了!”

时音漠然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捂着面门从地上爬起来,夫妻间价值观不同指缝里很快渗出殷红的血,竟是把鼻子撞坏了。

这会男人头发上、身上都沾了泥土,看起来十分狼狈,像是刚被人打过一样。

其他两位家主也都急忙跟上,唯恐李家主趁机讨好叶修。

“你们两个是不是瞎了,连京都四大家主都敢惹,没看保安都没动,你们出门不带脑子么?我说过多少遍,睁大狗眼,别给我招惹麻烦,现在好了,你们看,怎么办吧。”

玥玥本来心情就不好,先是在电梯里,被一个家伙野蛮抢去电梯,出来粉丝都跑光了,所有风光都被周围那群大人物抢去了。

她自己就像是小丑一样,走到哪都显得平淡无奇,甚至,刚才某个歌神,把她当做小粉丝,拒绝地推到了一边。

两个助理又给她平添麻烦,让她即将抓狂了。

“玥玥姐,我们真不知道他们来头这么大啊,以往见到的都是四大家族的公子千金,也没见过家主啊。”

“是啊,玥玥姐,你帮我们求求情吧,据说,四大家主非常强势,杀人都不在话下啊。”

两个助理直接跪在地上,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夫妻价值观不同怎么办已经吓得哭了。

四大家族,谁人不知啊,她们却自己往枪口上撞。

就央视后期追加的那两百万投资够干什么的啊!?

邓洁闻言,没好气的说道:“怎么着,听你的意思还盼着红楼剧组出事啊!?你这都是什么心思啊!”

易青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大对头,忙解释了一番,把西游剧组缺钱停拍的事说了。

“还真让你给猜着了,红楼剧组也差点儿因为没钱给停了!”

接着邓洁就把红楼剧组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同样是因为资金捉襟见肘,王福林给央视的领导打申请,可上面根本就通不过,最后没办法,只能四处筹钱。

这个时候,山东那边的某个红迷老板闻讯直接带着钱过来了,一共三百万,总算是解了剧组的燃眉之急。

“要是没有人家,红楼怕是也得夭折!”

这件事不管最后怎么处理的,央视是不是把人家给坑了,总归算是让红楼圆满完结,那位山东老板也是功德无量。

“这次过来就只能待两个月?”

邓洁点点头:“我和李杰老师,女朋友说价值观不一样孙老师一道过来的,王导就给了我们两个月的时间,然后必须回组里拍剩下的戏,不过我也没剩下多少了,回去的话,估计有两三个月就能拍完。”

冯裤子正指挥着场工摆弄道具呢,见着易青,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易青不在,赵保刚见天就可着他一个人折腾,现在好了,帮着分担的人到了。

见俩人都是一副憔悴入骨的模样,易青忍不住笑道:“哟!这是怎么了?一个月没见,我都不敢认了!”

赵保刚真想怼上几句,可嗓子现在的条件实在是不允许,只能摆了摆手,道:“甭废话了,赶紧干活。”

易青之前已经忙活过好几个剧组了,对于这套货非常了解,根本就不用重新熟悉,直接就能上手。

“待会儿拍哪一场?”

场记连忙过来给易青看剧本。

“行了!知道了!”

这个时候,司勤高娃和马京武也进来了,夫妻价值观不同的体现和上次见面相比,马京武老师瘦了不少,但是却精壮了很多,更像个农家的汉子。

易青连忙上前打招呼,接着就和冯裤子一道布置现场。

“好!咱们先走一遍戏啊!”

赵保刚的嗓音沙哑,听着就跟让人踹着后脖梗子一样。

他满脸痛苦神色,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抬起来对着她狠狠地点了点,咬牙切齿也掩盖不住语气中的瓮声瓮气:“你完了,我告诉你,我今天一定告到你倾家荡产!”

说完,他就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宋蓉这会也从咖啡厅里跑了出来,顶着一头经过咖啡洗礼的头发,她面上难掩惊愕之色,看也不看时音一眼便匆忙朝着男人跑过去,扶着他关切地问:“这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弄成这样?”

男人已经拨通了报警电话,一边疼得直吸气一边对着手机说:“喂,女朋友说三观不同110吗?我要报警,这里有人寻衅滋事!”

时音站在原地,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她始终抱着箱子一言不发,满心满眼只有一个念头:太荒唐了。

宋蓉抬眸朝着她看过来,满脸愤怒:“你怎么回事?东西我都给你了,你凭什么还打人?”

闻言,时音一股气血直往脑门冲。

哪怕是刚刚被男人攥着手腕恶心至极的时候,时音也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生气,这会被宋蓉倒打一耙,她反倒气笑了,“我打人?我还想告他骚扰呢。”

司徒家,司徒楠,司徒雄两兄弟虽然表面和睦,实际上背地里相斗得很是激烈。

无非就是为了争夺家主的位置。

因为他们的大哥司徒境老了,突破无望,坐上家主位置,就可以享受家族全资源的培养。

所以就有了争端。

不仅如此,两兄弟各有三女,全都嫁给了大宗门,唯独司徒雄的小女儿,司徒仙晴,因之前的婚约导致至今未嫁。

他,不过是看上了叶修的潜力而已。

毕竟,司徒仙晴有婚约的事,各大宗门也都知晓,这对那些心高气傲的弟子们来说,想要迎娶司徒仙晴,心上还是很嫌弃的。

见司徒雄抢占先机,其他两大家主也都纷纷叫来自己的女儿。

只见两名身材堪比职业模特,相貌姣好的女子走了过来,也围绕在叶修身边。

叶修倍感头大,面对女人时,他的武力尽失。

不是好色,如果不是对方太过火,他无法用暴力去对待异性。

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玥玥和她的助理。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