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问有想过我们的未来,我都想好了我们的未来

杨天听到这话,倒是有点无语,道:“没啊,我只是在佩服这小兄弟的编故事能力而已。”

“你在说什么?谁编故事了!”马飞飞立马对着杨天吼道,“我们兄弟几个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这就是铁证!哪里还需要编什么故事?”

“马飞飞说得没错,他们身上的伤,就是你作恶的铁证!”马宏运似乎都不想给杨天解释的机会了,直接以一锤定音的语气说道,“好了,不用狡辩了,就算你再怎么狡辩,我也不会相信的!你现在就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吧!如果你认识自己的错误,愿意诚恳地认错,给马飞飞等人道歉,我或许还可以考虑从轻处罚,只给你记一个大过。但如果你执迷不悟……哼!你就等着被开除吧!我们学校对着你这种暴力倾向的潜在罪犯,是绝不会姑息的!”

这话一出,稍微有点心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马宏运已经摆明了是站在马飞飞这一边了。

杨天挑了挑眉,突然想起了什么。

马宏运?

马飞飞?

马?

魏成虎也不简单,当场把责任推给了县府办,而且当场向柳浩天作了检讨,这样记者在写这件事情的时候,女生问有想过我们的未来就能把他从责任之中摘出来。

柳浩天听完之后,唯有一声苦笑,不管是高鹏飞也好,魏成虎也罢,这些一个比一个奸猾,轻描淡写之间,就将自己之前所积攒的那些公式化为虚无,将自己身上的责任全部撇清,高手啊。都是高手。

新闻发布会结束了,高鹏飞脸色阴沉着离开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那种阳光灿烂的笑容。

魏成虎紧紧的跟在高鹏飞的身边,表情十分凝重,不时的看一眼在他们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的柳浩天,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原本这应该是一次令人开心的新闻发布会,因为这么大型的项目落户在降龙县,既表明市委领导对降龙县的重视,也表明降龙县招商引资的环境非常的好。

按理说这种新闻发布会,应该成为宣传降龙县的一次正能量的新闻发布会,男朋友问想过我们的未来吗但是被柳浩天这么一搅,这次新闻发布会虽然没有搞黄,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

最早出手的刘大爷,现在成为了赤手可热的人物,一位老友找上门来,专门求药。

“滚,想都不要想,这些保健品是我救命的药,你做梦呢。”

刘大爷直接拒绝,他突然有些担心,决定回去把这些保健品锁到保险柜去,绝对不能被别人给送走了。

“老刘,你不是一直约我去跳广场舞吗?要不今晚上没事,我们一起去跳。”

一位大妈也找上门来,似乎刘大爷有了这些保健品,就是老年中有房有车的人一样,大妈都开始主动搭茬了。

刘大爷一开始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大爷难过大妈关,约好了一起去跳广场舞。

广信,林木的制药公司,现在催单的都催疯了。

原本各大药房,准备的量那是卖一个月的,谁知道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全部卖光了。你想过我们以后的未来吗

按照这个销售的情况,就算他们仓库里还有货,也供应不上几天的需求。

“产量还是太少了,完全供不应求啊。”

胡晓急了,他立即联系林木,让他想办法解决一下原材料的事情,而他这里开始着手扩大厂房。

余飞开着将枪眼修补过的悍马车,在前面开路,副驾驶坐着麻老道,中间孙赖子开着货车,车上看似装着一车蔬菜,其实蔬菜的下面藏着几个箱子,最后面则是瘦猴开车带着王大锤压阵。

大家之所以这么小心,一方面是那些东西价值巨大,防止出现闪失,另一方面则是那些东西可都见不得光,万一遇上查车什么的,必须有人掩护货车离开。

三辆车紧跟在一起,一路直奔市里,正好市里如在家酒店的分店已经在试营业,等交易完了这些菜送过去也不至于浪费。

大家有种押运宝藏一般的感觉,塔罗 他对你有什么打算这严阵以待的架势,让他们自己不自觉都紧张了起来。

“斯蒂文,你说西班牙政府会不会打这笔沉船宝藏的主意?就像对付奥德赛探索公司那样,把咱们公司也送上法庭,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杰森插话问道,眼中多少有些担忧之色

“不排除这种可能,在对待原籍西班牙的沉船宝藏这件事上,西班牙政府一贯不要脸面,那是一个快要穷疯了的国家!

但他们要想声索马拉加公主号沉船宝藏,也没那么容易,发现这批宝藏的地点在公海水域,不在任何国家的管辖范围内!

联合国《水下遗产保护公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针对水下文物的国际性协议,也是国际社会治理沉船打捞市场的唯一措施。

但很可惜,这份公约至今还未生效,美国也不承认这份公约的合法性,咱们又是美国探索公司,完全没必要搭理西班牙政府“

“斯蒂文说的没错,这份公约对你们公司没有约束力!”

大卫适时插了句话,肯定了叶天的说法。

稍顿一下,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西班牙政府之所以能咬上奥德赛公司,你有想过我们的未来吗并成功追回‘梅赛德斯号‘沉船宝藏,是因为那艘沉船在葡萄牙领海之内,适用葡萄牙的法律!

想到此处,高鹏飞立刻对魏成虎说道:“魏成虎同志,你是怎么做事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在签约之前,你们降龙县一二把手必须要商量好了,统筹好观点。”

高鹏飞不愧是老狐狸,他通过现场训斥魏成虎,轻而易举的把自己从柳浩天刚才的指控之中摘了出来,他是在告诉现场的这些记者,并不是说这件事情是我高鹏飞独断专行,我让魏成虎给柳浩天看这份协议了,只不过是因为魏成虎执行不力,所以才导致了柳浩天所说的意外情况。

这事儿和我高鹏飞没有关系。

这一刻,魏成虎非常的憋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心中清楚,高鹏飞心中也清楚,但是高鹏飞现在就要他当这个替罪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承担下来。

魏成虎连忙说道:“高市长,对不起,是我工作舒服了,关于这份协议的内容我已经交给县府办,女生突然问我未来打算让他们把文件送给柳书记,可能他们办事不力,回去我会好好的训斥他们的,做事也太不负责任了!”

说到此处,魏成虎用目光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非常抱歉,因为我们县府办工作的失误导致你没有及时看到文件,这也是我工作做的不到位,我向你检讨,以后会注意的。”

这是个中年男人,体型微胖,身上透着浓浓的威严。

他的表情相当之严肃,但脸颊上那油腻腻的肥肉,又让他这份严肃显得稍稍有点滑稽。

这人名叫马宏运。

正是这天海医科大学的教务处长。

这些都写在了桌子上的名牌上。

“你就是那个动手打人的小子?”马宏运略带严厉地看着杨天,道。

“我叫杨天。我的确动了手,但那也是正当防卫,”杨天耸了耸肩,道。

“胡说八道!”马宏运冷哼一声,道,“正当防卫?你看看你身上,有受一点伤吗?再看看马飞飞和他的同学们,那才是受伤了好吧!男朋友问想过我们以后你这分明就是蓄意伤人!”

杨天听到这话,都不由笑了,道:“照处长您这样说,如果有人拿刀来捅你的话,你是不是还要等到他捅进去了再还手啊?”

马宏运顿时一僵,有些无言以对。

但他很快又撇了撇嘴,道:“一派胡言!你这分明就是在狡辩!我告诉你,你再怎么狡辩也是没用的,刚刚马飞飞跟我举报你的时候,已经把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了。马飞飞,你来说说吧,事情是怎么样的。”

林木回道,他现在对发展这些产业,真的失去了原本的兴趣,现在唯一的追求,那就是提升自己的灵者实力。

胡晓带着郁闷,觉得林木一点都不重视,这让他的满腔热情,逐渐冷却下来。

柳家,所有人齐聚一堂,关于药房发生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就收到了回馈。

“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敢和我们柳家抢生意,这个什么制药公司,他们什么来头?”

一个中年男子开口呵斥,怒不可竭。

“好像是林木的产业。”

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回道,这让原本气势汹汹的他,立即没有了脾气。

对于他们柳家来说,林木就是一个忌讳,谁都不敢提,谁也不敢得罪。

江家倒台,吴家倒台,他们这个铁三角联盟,就剩下他们柳家还在苦苦支撑。

他们知道,只要林木动动手,他们柳家倒台,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现在他们哪里还敢去招惹林木,只有林木不主动来对付他们,那就阿弥陀佛了。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