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说跟我三观不同,和女友三观不合有救吗

“嗯。”

看着帝九枭的背影,慕雪染暗自松了口气,她在帝九枭面前暴露太多,刚才他肯定是猜想到了什么,但又不知为何原因摇头否定。

…………回国分割线…………

江哲并不知道初静好已经知晓了他和张书雯的事,一整天,他都不敢主动联系初静好。

晚上,初静好发来消息。

【岁月静好:阿哲,我们分手吧。】

这是初静好想了一天得出的结果。

她虽然很喜欢江哲,但是她不接受背叛,无论是身,还是心。

分手?她知道了?

江哲整个脑袋一片空白,第一反应就是给初静好打电话。

“……”

那头,初静好并没有出声。

“阿初,你……你都知道了?”江哲面露痛苦的神色,声音嘶哑至极。

“张书雯给我发了你俩在酒店的照片,所以,分手吧。”初静好声音很轻,却字字清晰,听不出任何情绪。

“阿初,昨晚我喝多了酒,我并不知道……”

江哲无力解释着,却被初静好打断。

“够了,女孩说跟我三观不同江哲,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要对你的行为负责。”

小时候她叫他阿哲哥哥,两人在一起后,她叫他阿哲,这还是她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自己。

江哲感觉呼吸都是痛的,他想辩解,想挽留,但……事实让他哑口无言。

初静好没有听到回复,便将手机从耳边移开,挂断电话的瞬间,眼泪也流了下来。

…………伤心分割线…………

去东南亚这些天,慕雪染一直在飞来飞去,回到京都,也没有立马去学校,而是在畔山林语休息了两天,又去了趟军区医院见夜湛北。

有了专业的治疗,夜湛北的伤势已经基本无碍,只是腿上的枪伤因为处理的不及时,有些感染,还需留院观察几天。

“染染,你怎么会认识黑手党的人?”夜湛北问道。

慕雪染知道他一定会问,但她并不想做太多解释。

翠枝看见吴老太,立刻苦瓜着一张脸央求道:“娘,能不能给我加点红糖?这洗锅水没啥甜味。”

在这个年代,翠枝这一辈人喊爹妈还是和旧社会一样,三观不合的经典句子喊“爹”和“娘”。

楚云这一辈人已经改口喊“爸”和“妈”了。

吴老太没理她,扫了一眼灶台,脸顿时阴沉下去,厉声问道:“我放在灶台上的一包红糖哪里去了?是不是你给偷吃了?”

八两红糖她吃下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三媳妇有多馋,她这个做婆婆的最清楚。

虽然是吴老太管着粮食做饭,可是一个错眼不见,翠枝就能跑进厨房偷吃。

曾经创下几分钟之内偷吃了大半碗没烧烂的五花肉的记录,哪怕被挨了打下次也照样偷吃。

慕雪染给欧诺发消息,告诉了他这件事。

韩家,巴列德家族,就等着欧诺的报复吧。

而帝九枭却无声的皱了皱眉。

罗佩·沃克?

当年,狼牙在东南亚也算是掀起了一波巨浪,女生说我们三观不一样他对沃克家族被灭族的事自然是略知一二。

想到狼牙,帝九枭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

对,那颗狼牙吊坠!

欧诺说自己失忆不记得那段时间的事,也不记得是谁暗杀他。

所以,狼牙不会是欧诺。

那他的慕慕呢?她那么憎恨沃克家族……

帝九枭呼吸一滞,心脏像猛地拧在了一起,瞬间的惊慌感漫上心头,他的慕慕……和狼牙会不会有关系?

察觉到他探究的目光,慕雪染视线从屏幕上转移,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帝九枭想,她的慕慕那么单纯美好,富有爱心,怎么可能是狼牙,这应该只是个巧合。

帝九枭摇摇头,将这个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柔声道:“没什么,要不要喝水,我给你接一杯。”

可怕的力量,瞬间摧毁了德克.诺维茨基的防御。

德克.诺维茨基就好像是狂风暴雨之中的一片树叶一样,无助的飘摇着。

从空中,到地面。

林知命的输出已经让人无法看清,人们只看到德克.诺维茨基的身体不断的颤抖,鲜血不断的从德克.诺维茨基的身上飙射而出。

如果说刚才德克.诺维茨基的拳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的拳头,三观不合不相为谋那现在,林知命的双拳已经轻而易举的超越了德克.诺维茨基。

林知命的拳头,才是真.人类历史以来最强!

“你还差的远呢!!”林知命怒吼着,将双手高举过头顶,对着德克.诺维茨基轰了下去。

咚!

德克.诺维茨基的身体如同炮弹一样从空中落下,最终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砰!

整个地面猛地往下一沉。

一个直径超过五十米的坑出现在了比武台上。

可怜的比武台,再一次被严重损害。

“来吧!”德克.诺维茨基怒吼一声,将双拳奋力的往前轰去。

咻咻咻!

一记记势大力沉的重拳,省略了任何的技巧,直接以最简单的直拳的方式轰向了林知命。

反观林知命这边,他却一反常态,双手在虚空中画出无数个圆。

每一个圆,都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层肉眼看不到的屏障。

砰砰砰!

一个个圆被德克.诺维茨基的拳头击碎,三观不同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又短时间内被林知命重新画出!

所有观众的眼睛在这时候都是一亮。

谁也没想到,林知命竟然会在这时候用出了龙国传统武技太极!

林知命的双手在面前不断的旋转着,任凭德克.诺维茨基的拳头再汹涌,他都没有办法突破林知命的圆!

与此同时,林知命的双脚也不断的在地面滑动,每一次滑动,都将双手上所承受的冲击力引入地面。

林知命的脚下,一道道裂痕出现。

就在人们以为林知命彻底挡住了德克.诺维茨基的进攻的时候。

一记记重拳,将林知命打的不断后退。

每一记拳头打在林知命身上都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而每一声轰鸣声,都让在场的观众心脏剧烈抽搐。

林知命从比武台的这端,被压迫着打到了另外一端。

伴随着一声巨响,林知命整个身体被打飞了出去。

这还没完,德克.诺维茨基一个加速追上了林知命,三观怎么跟女朋友说整个双臂高高举起握住,对着还在空中飞的林知命重重的砸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

林知命的身体被砸入了地面。

哪怕是再坚硬的地面,也无法阻挡林知命的身体。

林知命的身体轻而易举的将地面砸碎,与此同时,以他为中心,一个直径为两米左右的坑瞬间出现。

“啊啊啊啊!”德克.诺维茨基怒吼着,对着坑中的林知命再一次疯狂输出。

轰轰轰!

每一拳轰在林知命身上,都让地面再一次往下沉。

这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强悍的一套组合拳,他的力量之大,已经让林知命身下那直径两米的坑不断的扩大,短短几秒钟时间就从直径两米变成了直径二十多米!

迅速的稳住了心神,方寒意识到了残念对他的影响,平心静气,目光扫视了几个座位。女生说觉得三观不一致

眉头微微一皱,方寒的目光落在了墨小白的身上,问道:“鸿运哥呢?”

刚才一个目光扫过,方寒发现王鸿运居然不在现场,作为一个刷气运点的工具人,他对于王鸿运可以说格外的关心。

本来不太愿意过来,可是因为王鸿运的关系,他还是在忙完了事情就匆促的过来。

现在却没有看到王鸿运,那可不就让他感到为难吗?

墨小白轻笑了一声,指着礼堂的一个位置,说道:“喏,人不是在那里吗?”

循着墨小白的指引,方寒看到了王鸿运,风度翩翩的打扮,手捧着鲜花,目光落在了礼堂上正在演唱的一道身影上面。

礼堂上,舞台之中的身影,眉清目秀,容貌甚美,妙目一转,宜嗔宜喜,舞台灯光下,容色晶莹如玉,娇美艳丽的脸庞上,随着她的开口,绕梁三日的嗓音,柔语轻哼,舞台之下的人尽皆被迷得六神无主。

这一道身影便是音乐系的女神,张玉卿。

虽然她暂时不能拿淘多多里的东西帮助大军一家,可自己不想喝的这碗红糖水却可以给大军奶奶喝。

老人家这两天有点不舒服,好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

楚月刚拿着那一瓶红糖水离开,翠枝就风风火火的跑回了家。

一进院子就一头往厨房跑去,见锅里啥都没有,只有锅底一点红糖水,顿时气急败坏。

冲到楚云姐妹两个住的小破屋,厉声吼道:“锅里的荷包蛋呢!十二个荷包蛋你姐妹两个全都吃了?”

要不是为了少干点活儿,装作上茅房,在臭烘烘的茅房一待就是半个小时,她早就听到消息赶回来了。

楚云正靠在破棉被上想着她姐妹俩的出路。

待在农村是肯定不可能待在农村的,身体太差了,在农村活下去太艰难,可是想去城里得怎么去呢,就被翠枝打断了思路。

她厌恶的看向翠枝:“全都吃了,怎么了?”

“好哇,你这贪吃鬼,老娘不打死你!”翠枝一听这话,失望至极,出门拿起一根木棍就想进屋抽楚云。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