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三观不同要怎么改变,女生说三观方面不一样

给了哥哥你大你有理的眼神,小姑娘挽住蓝叶的胳膊,笑嘻嘻道,“蓝叶姐姐今天好漂亮啊!吃什么,你说!”

这小妮子,怎么老说大实话!

蓝叶偷偷瞧了一眼姜天成,见他东张西望,等着打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顿时有些泄气。

“看你的意思喽!”

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餐厅,几人点了牛排、意大利面和红酒,稍微对付着。

窗外的阳光打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几碟鲜嫩的牛排睡在洁白的盘子中,刀叉斜放在旁,又被折射的光线照射,更显出牛肉的品质与厨师的手艺。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关系似乎很亲近,而姜天成就坐在她两的对面,默默的切肉吃肉,脑海中又浮现出彭清那时而御姐、时而顽皮的表情。

她还好吗?

走了这么久,两个人竟忍着相思,从未通过电话。

若是别的小情侣,女生说三观不同要怎么改变两地分离后,恨不得一天到晚把手机捧在手里诉说相思,而这二人,竟能做到互不打扰,好像已经想不起对方的存在。

米高-嘉道理说道:“这次的确是半岛酒店失误所致,我不求包船王原谅,只要他老人家不生气就好,看看包生能不能帮忙说和说和,在下感激不尽。”

包子轩:“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两个谈话事情暴露对他的影响很大,需要你们自己去沟通。说实话如果不是郑生相约,我现在还真不敢来你这里,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看着包子轩向郑裕同定的包间走去,米高-嘉道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包子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事情只能够意会,谁也不会说出来。

看到包子轩过来,郑裕同站起来说道:“包生,你好啊!我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不过最近总是听到佳佳提起你。”

包子轩:“郑生客气!我还要感谢郑小姐,他是我母亲的忘年交。我经常不在香江多亏有她在陪着,要不然我母亲一定非常无聊,所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包某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辞。”

听到这里郑裕同有些犹豫,如何改变一个人的三观毕竟如果用了这层关系那么郑佳佳之前的努力很可能白费。女儿对于包家的人情也会在这次交易中被自己用掉,可是自己和包子轩并没有什么交集。到底是牺牲女儿,还是牺牲自己利益他有些拿捏不清楚。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女生说我们三观不一样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苍天,你何其不公?

命运,你又何其残忍?

他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沉入悲伤的海洋,聚恶体内挣扎的血影,他们曾都是活脱脱的生命。

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对未来也是充满美好的憧憬。

只是如今,拥有力量的人,将他人的生命视若蝼蚁,生冷的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仅以满足自己那缥缈的力量追求。

姜天成觉得自己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又变的热情似火,在这忽冷忽热中,他的脑海也开始翻腾。

待他冷静下来,睁开双眼时,看到的这个美好的世界。

终于,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怎么改变格局和三观又发现自己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后背,感受着那只凤型的纹身。

他决定了,为了守护眼前的美好,怎么也不能这么沉沦下去。

拿出手机,驱散内心的胆怯,鼓足勇气拨出号码。

“清,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别呀别呀!”苏二二连忙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要不……这样吧。”

她灵光一闪,转回头,看着杨天,道:“你去抱着姐姐下一会儿。人的三观能不能改变这样姐姐就不生气了。”

杨天微微一愣,笑了,道:“好啊,那你先下来。”

苏二二似乎还有点依依不舍,在杨天怀里多蜷缩了几秒,才恋恋不舍地从杨天温暖的怀抱里出来。

杨天站起身来,来到苏一一身旁。

苏一一微微一愣,道:“干……干嘛啊,我……我才没要你抱呢……啊呀!”

苏一一正傲娇着,忽然整个人都被杨天一下子抱了起来。

然后杨天坐在了她的位置上,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抱在怀里,深深地嗅了一口她身上幽幽的芬芳,道:“好了,这下不生气了吧?公平了,不是么?”

别看苏一一是姐姐,好像要成熟一些的样子。

被杨天这么一抱,她的脸却红得比苏二二还快,还彻底。

她还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道:“谁……谁要你抱了?臭色狼,放我下来!”

这样的关系,只能说是天性使然。

彭清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若不是遇到姜天成,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内心藏在恒古的冰山之巅。

而姜天成,说一说自己的三观为何对待情感,可谓榆木脑子,朽木不可雕也。

虽然心中对那个姑娘朝思暮想,却也不会拿起电话诉说情谊。

面前的两女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只差找个桃园,摆上贡品和禅香,再配上一首《这一拜》,就成亲姐妹了。

浑然不顾迷失在情感世界的老哥哥。

吃罢饭,两女相约去逛街,姜天成偷偷的给妹妹转了两万,自己一个人去了基地。

近两月不见,看到这群熟悉的面孔,还真有点亲切。

幻离扔下初月,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求抱抱。

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铁六穿着一件宽大又舒适的大红袍走了进来,腰部拧的就像《英雄》里的梁朝伟。

后面,跟着带着耳机,跟着音乐旋律不停摇头的阿横。

阿横气焰滔天,人的三观怎么解释周身的火焰比起两个月前更显凶猛。

对面,姜天成插兜直立,双目森然。

“哈哈!姜天成,受死!”

阿横嚎叫着凝聚出最强的力量,若狂风暴雨、火龙出世般向姜天成扑了过去。

“啪!”

“额~”

一记手刀打在阿横的脖颈旁,小伙子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窗外的离初月淡淡道,“阿横哥哥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姜天成,更是深不可测。”

“是啊!”

铁六想起那天彭清带姜天成来时,他还是个呆萌无知的菜鸟。

现如今,却成了S级的顶级战士。

更可怕的是,这小子的战斗能力和体内的异能能量,竟也不断快速成长。

问题是,没怎么见他训练过!

望着场中有些尴尬的姜天成,他觉得自己仿佛站在深渊之前,窥视那深不见底、阴森可怖的黑暗深处。

“今天下午,千影外出谈业务,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声道,“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便给客户那边打电话询问,客户告诉我她下午不到六点就走了,而且她的车我也找到了,一直停在明辛街上!”

听到这话,林羽心头咯噔一颤,突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莫非,这个杀手从李千影这里下手了?!

“李大哥,你先别着急,兴许千影只是手机没电了呢,你没派人出去找找她吗?!”

林羽沉声说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切道,“我本来也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了,但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公司园区门口处突然来了一个快递员,问我妹妹是不是找不到了,还告诉我,唯一能找到我妹妹的人是你!”

“是我?!”

林羽陡然一惊,接着背后一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陡然间反应过来,他猜得没错,那个杀手果然找上了李千影!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