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说我们三观不同,女朋友一直说三观不同

宋红颜似乎知道叶凡想什么,嫣然一笑告知一些风花雪月: “对了,慈航斋开设了三个学斋,一个学医,一个学武,一个学佛,专门满足世俗之人的需求。”

“当然,她们招收的全是女孩子,还需要一定天赋。”

“茜茜身体不行,我想要她在一个好环境疗养,同时学习一点东西,就砸了一个亿送她去医斋。”

“茜茜学到什么东西,我现在不好判断,不过体质却改变不少,也算对得起我那笔钱。”

“慈航斋现在树大有枯枝,我就让人把茜茜接回来吧,免得生出变故给你添麻烦。”

她对叶凡很是信任,所以干脆利落作出决定:“我明天就把她接回来。”

叶凡一笑:“我跟你一起去吧。”

宋红颜轻轻摇头:“宝城危险,你还是留在境内好。”

“我昨晚不是跟你说了吗?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叶凡眼睛多了一抹明亮:“我要去治好叶夫人!”

宋红颜侧头看着叶凡:“可赵夫人还没有邀请你……”“她很快就会邀请我了。”

叶凡望向厨房窗外的天际:“我为什么要全力治好秦无忌?女孩子说我们三观不同”

“除了对他尊敬之外,还有就是向赵夫人展示我的医术。”

“连秦无忌的双重人格我都能治好,叶夫人的抑郁症也不会太有难度。”

但这次吵醒的不是来自周围的饭店。

而是瓜子甜糯米的声音:“哥哥,大懒猪哥哥,起床了,外面村长爷爷找你呢!”

“啊?”刘星迷糊的爬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见只有八点多一点点,顿时就有些脑壳疼了:“我的好妹妹,你别骗我了好不好?这点人家村长都还没有起来呢!”

“窝冒骗你,你自己看窗外。”瓜子伸出小手指了指。

刘星爬起看了过去。

见钱村长带着一众福田村的干部真的来了,那是有些懵。

“哥哥,别睡了,赶紧起来。”瓜子上前拉住了刘星的手臂:“窝肚子饿哒,想恰你做的蛋炒饭。女朋友说我三观不正”

“好!好!”刘星没有办法之下,只得穿衣起床。

然后牵着瓜子走出了房间。

三德饭店的大门口。

钱村长见刘星出来了,那是连忙带着一众村干部迎了上去:“对不住了,打搅到你的休息,不过希望你也体谅一下我,因为国泰鞋厂拿着员工现在又在闹事,我要是不加快买卖的进程,只怕以后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毕竟他要买下这国泰鞋厂,那多少也的需要一些资质。

而资产的多少,就是这些资质的前提。

“哦!”钱村长闻言点了点头。

但心里面却是犯了嘀咕。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有些不愉。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在他们眼里,湘南省那个穷乡僻壤之地,所经营的产业只怕根本就不值多少钱。

当然了,这话在心里面想想就可以了。

他们也没有去揭穿。

毕竟这样多少有些不礼貌。

再者,他们也不知道刘星的底细。三观不同互相尊重下一句

万一这个刘星真的有买下国泰鞋厂的能力。

那到时候岂不是要闹一个大笑话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聊天里。

钱村长跟几个村干部总是拐着弯的问刘星资产情况。

这让刘星察觉了出来,多少有些苦笑不得。

但也没有在意,更加没有回答。

因为他相信只要能拿出十万块钱来。

这个刘星,当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他旗下的产业。

他还以为也就那样,现在才知道每一样都不简单啊!

要是这些产业能有一样在福田村,那可就不得啊!

“别发呆了,赶紧回去好好陪着刘星,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那就给他一路开绿灯,他这样的人才,要是能留在福田村,那可是整个深港县的福气,要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董步文伸手拍了拍钱村长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女生说三观不合什么意思

“好!好!”钱村长连点头。

“只是你是怎么这样清楚的知道刘星的底细?”顿了顿,钱村长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有大领导在会议上提起了他啊!并且详细的介绍了他旗下的产业。”董步文轻叹了一声:“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管理的集市,现在比咱们深港县的经济特区还要繁荣昌盛。”

“真的假的?”钱村长震惊的都有些麻木了。

“当然是真的了。”董步文背着双手看向了窗外的夜景:“他在这个时候来福田村投资,肯定是因为集市的发展已经饱和了,你可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好善待他,大领导对他的评价是商业奇才,而且有但当,将来长大了绝对是国之栋梁。”

那肯定能让钱村长等福田村的干部闭嘴。

这一次的商谈,对于刘星来说,是愉快的。

因为他知道了很多关于福田村的信息。

这些信息,可以让他更加有把握的将钱投资在福田村。

但对于钱村长等村干部来说,却是有些懊恼。

因为他们对于刘星的身份多少有些怀疑。

能不能拿出十万块钱,女朋友说三观不合很累能不能买下这国泰鞋厂,一切还是未知之数。

为了防止被骗,钱村长在离开三德饭店后,连夜去了一趟县里,找有关领导汇报了福田村的情况。

当然了,更多是想了解这个刘星是何方神圣。

要是连有关领导都不知道刘星的底细。

那这次跟刘星商谈国泰鞋厂的买卖,只怕要终止了。

因为他们可不想将国泰鞋厂卖给一个没有资质的人。

而资质,在八十年代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深港县办公室,接待钱村长的是副县长董步文。

“为什么?”夏天更加的不解了。

“你问了我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们也不敢说,我甚至连敢猫妖说道。

听到猫妖这句话的时候,夏天就更加的震撼了。

天元大6上最强的存在,居然连敢说都不敢说。

那小虫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双胞胎姐妹们已经等了太久了,她们是真的着急了。

轰隆隆!?就在这时,地面晃动了起来。

“糟了,是大批的战兽来袭,女孩说三观不合不合适失败了。”双胞胎的姐姐脸色一变,随后大声喊道:“防御!!”

“老大!!”小元也是远方。

大批战兽来袭。

她们都认为,一定是夏天失败了,死在了里面,所以战兽才会展开反攻的。

一时之间,有不少女子都是非常的伤心。

“北夜,你们两个先离开这里,我们海原派顶着。”双胞胎的妹妹说道。

“我要去为老大报仇。”小元说完直接就要回头。

“你疯了是不是?你老大现在已经死了,我不能让你们再出事了,快点离开这里,想报仇的话,等以后成长起来了再说。”双胞胎的妹妹拦住了小元。

这话一出。

钱村长跟几个村干部。

那是讪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很显然,刘星的话是对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而已。

而经过这次的聊天,他们也知道刘星这人很不简单。

在他们看来很头疼的问题,那都能很轻松的化解。

“怎么样,我的这要求再知道了解决的方法后,女生说我们三观不合能保证做到吗?”刘星看向了钱村长,眼眸中有着认真。

“能,我等下回去就去写招聘通告,组建一支维护福田村的治安队伍。”钱村长连回道。

“那就好,第二个要求,我希望福田村以后能控制外人人员的进入,有身份证明的,有亲戚担保的都可以自由出入福田村,相反那些形迹可疑,没有身份证明的,一律不能放进来,这是对福田村治安保障的前提,做不到的话,我恐怕要重新考虑投资国泰鞋厂。”刘星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这个……”钱村长犹豫了一下:“等我将治安维护队建立起来了,我肯定会抓你说这这件事情,但目前来说,为可不敢保证,因为外来人口太多了,根本就管不过来啊!”

“他现在难道还没有长大?”钱村长笑了笑。

快两米高的个子还没有长大。

那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你错了,刘星今年还在读高一呢!十七岁都没有满,怎么长大了?”董步文反问了一句。

“什么……他……他才十七岁?”钱村长惊的说话都结巴了。

“你认为我会拿这事情跟你开玩笑吗?”董步文看着钱村长。

他当时跟一众领导也是挺吃惊的。

惊的下巴中午吃饭的时候都疼了。

但大领导的话怎么可能有假,当时还配上了拍摄下来的图片。

要不是这样,他真的怀疑开会时听到的一切是在做梦。

“好吧!那我回去好好招待这个刘星去。”钱村长连道。

“等等,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依我看你以深港县的名义送给他好了,这样的目的,可以让国泰鞋厂遗留下来的麻烦事都转移到了刘星的手上,他是商业奇才,要处理起来看肯定容易的很,但我们可就不行,看着都有些头疼。”董步文开始给钱村长支招了,言语中透着揶揄。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