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想法不一致,女生说想法不一样

“今天下午,千影外出谈业务,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声道,“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便给客户那边打电话询问,客户告诉我她下午不到六点就走了,而且她的车我也找到了,一直停在明辛街上!”

听到这话,林羽心头咯噔一颤,突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莫非,这个杀手从李千影这里下手了?!

“李大哥,你先别着急,兴许千影只是手机没电了呢,你没派人出去找找她吗?!”

林羽沉声说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切道,“我本来也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了,但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公司园区门口处突然来了一个快递员,问我妹妹是不是找不到了,还告诉我,女生说想法不一致唯一能找到我妹妹的人是你!”

“是我?!”

林羽陡然一惊,接着背后一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陡然间反应过来,他猜得没错,那个杀手果然找上了李千影!

“呃?那……会是怎么回事?”杨天皱起眉头,道。“我们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实在是没办法了,不然也不会通知你,”赵秋实道,“现在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来看病的病患听说了这事基本上都立马跑掉了,而住院的病患们也都十分惶恐,都喊着要出院

。闹事的病患家属情绪也越来越激烈了。这样下去,恐怕真得闹出大麻烦来。”

杨天现在身处苏家,当然没法切身地体会到医院是什么情况。

但从赵秋实这话里,他就感受得出来,医院里恐怕已经是一团糟了。

不然,赵秋实恐怕也不会这么急切地来找到他。

“这情况看上去很复杂,我在这边也帮不上忙。要不这样吧,我马上赶回去,等我到了再说?”杨天想了想,道。

“你能回来么?那当然是最好的。女朋友说我们想法不一样”赵秋实道,“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如果你也处理不了,我们就只能求助于警方了。”

林羽心头怦怦直跳,额头上一时间也是冷汗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会从李千影这里动手!

他只担心着这个杀手会拿他家人开刀了,竟然忽略了身边的朋友!

“家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惊慌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稳了稳心绪,急声道,“对了,李大哥,那个快递员你扣住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抓过自己的外套,开始穿鞋。

“扣住了,我没让他走!”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忙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们见面再说!”

林羽说着便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作势要出门,但是即将开门的刹那,他身子一顿,突然想到了一点。

这一切会不会那个杀手故意设置的调虎离山之计?女友说观念不同怎么办!

将他引开之后,然后再对他的家人出手!

想到这里,林羽嗡鸣作响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些家伙从科潘瑞纳斯和雨林各个地方出发,就像潮水一般,跟着空中的三架直升机就冲进了雨林深处,显然是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

随着那些家伙冲进雨林深处,咱们设置的那些机关陷阱,接二连三地被触发,干掉了不少蠢货,分散在雨林中的伙计,也跟那些家伙交上火了。

雨林中的一些洪都拉斯军警也加入了战斗,冲着黄金城宝藏而来的那些家伙之间,时不时也会互相攻击,外面现在热闹极了,到处都是战场!”

听到这番通报,叶天不禁冷笑了起来。女朋友说两个人想法不同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通知那些分散在雨林深处的安保人员,没必要跟那些蠢货死磕,只要适当拖延一下那些蠢货的速度即可。

在没有当地玛雅人充当向导的情况下,仅仅外面的热带雨林,就能吞噬很多蠢货的生命,将他们永远留在热带雨林深处,充当肥料。

他们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根本没有可能,即便他们突破阻击,接下来的那条险峻异常的山脊,将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苏二二小脸一红,娇媚地白了杨天一眼,然后转回头来,对着姐姐道:“咱们继续下吧。”

苏一一嘟了嘟小嘴,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又下了几步棋。

没有杨天帮助的苏二二,很快就不知道怎么下了。

于是,苏二二又忍不住回过头,问杨天道:“这样下,如果女生对你说不合适对不对啊?点头yes摇头no。”

杨天还的确没说话。

他摇了摇头。

“这样下呢?”苏二二又问道。

杨天又摇了摇头。

“这样?”苏二二问道。

杨天点了点头。

“那就这里啦!”苏二二笑嘻嘻地落子。

苏一一却是顿时满头黑线,狠狠地白了妹妹一眼,道:“喂,说好的不求助杨天呢?你是鱼的记忆吗?”

苏二二却是调皮一笑,道:“这个……我让他不说话,他的确没说话啊。这不算耍赖吧?”

“哪有这样的?”苏一一翻着白眼道,“再这样我不下了哦!”

现场其余人也都一样,纷纷点了点头,并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接下来,叶天低声叮嘱了马蒂斯和杰森他们几句,然后就开始做登山前的准备。

几分钟后,他已将安全绳绑在了腰间,随即背起登山包,手里拎着锋利无匹的丛林砍刀,迈步向前方这座宏伟的山丘走去。

来到这座山丘前面,叶天先是抬头向上看了看,然后就挥动手里的丛林砍刀,直接劈向了攀附在山丘上的一根灰色藤蔓。

这根灰色藤蔓大约有成年男人的拇指粗细,女朋友说我和她想法不同夹杂在一片灌木之中,看上去跟周围的其它藤蔓并无两样,只是颜色略深一点而已,很不起眼。

“啪”

毫无悬念,这根藤蔓瞬间就被一刀砍断,断掉的一截径直落向了地面。

就在大家以为,这不过是叶天在清理台阶上丛生的杂草,不足为奇。

突然,从上方一片灌木丛中闪电般窜出了三四根深灰色的藤蔓,直接向叶天的脑袋卷了过来。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女朋友说我们思想不一样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阿横气焰滔天,周身的火焰比起两个月前更显凶猛。

对面,姜天成插兜直立,双目森然。

“哈哈!姜天成,受死!”

阿横嚎叫着凝聚出最强的力量,若狂风暴雨、火龙出世般向姜天成扑了过去。

“啪!”

“额~”

一记手刀打在阿横的脖颈旁,小伙子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窗外的离初月淡淡道,“阿横哥哥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姜天成,更是深不可测。”

“是啊!”

铁六想起那天彭清带姜天成来时,他还是个呆萌无知的菜鸟。

现如今,却成了S级的顶级战士。

更可怕的是,这小子的战斗能力和体内的异能能量,竟也不断快速成长。

问题是,没怎么见他训练过!

望着场中有些尴尬的姜天成,他觉得自己仿佛站在深渊之前,窥视那深不见底、阴森可怖的黑暗深处。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