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孩子拒绝10次,被女孩子拒绝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被女孩子拒绝10次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被女孩拒绝了还聊天吗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给我去死吧!”

他一声咆哮,雷劈枣木猛地就抽打了出去。

轰隆隆!

一道雷光破空而出,如潮水,似海啸,迎空暴涨数丈长,就如同一柄圆月雷光战刀般,杀机滔天。

这是雷霆神威!

所有的吸血鬼心惊。

就在这时,一个一直站立不动的吸血鬼掌心一翻,祭出一面宝镜。

铮!

宝镜横空,铮铮而鸣,吞吐出无尽的血光,迎上雷劈枣木劈出的雷光。

轰隆!

虚空大暴炸,仿佛发生了湮灭一般。

梁飞手持雷劈枣木,闪身暴退,嘴角咳出一口血来,手中的雷劈枣木仿佛被血光侵蚀了,光华一暗。刚才他仅仅被宝镜的血光照到了一角,就感觉灵魂在被拘禁,要离体而出。

此宝镜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境,当然不是真品,被女孩子拒绝怎么挽回而是一件仿品,有诛魂夺魄之威。

就在这时,其余的吸血鬼也杀到了近前,五花八门的邪异能量对梁飞打来。

“叶师!”他吓得大叫了一声。

“嗯!”叶天轻声回应。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算了!人家办案,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被女孩拒绝后正确做法”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梁飞似乎不敢相信雷劈枣木这么生猛,拿在眼前看了看,眼睛瞪得很大。

这正是龙小云给叶天,而叶天又转手给他的千年雷劈枣木,密密麻麻有许多神异的雷纹交织其上,那是雷电法则的具现,烙印在枣木上,法力催动下,可爆发出雷霆之威,是一件很不错的杀伐利器。

“该死的人类,竟然杀死了伊恩!”

所有的吸血鬼暴怒,一双双猩红如血的眼睛盯在了梁飞身上。

他们本以为这是一群软柿子,追女生怕被拒绝怎么办没想到里面有个硬茬。

“一群鬼东西,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把你们全杀光。”梁飞怒斥道,雷劈枣木横在身前,一道道雷光吞吐不定,非常恐怖。

而这时的叶天,仿佛置身事外,抬头看着天上的极光,探出一只手来。

就见,一条极光被引动,无尽的光华垂落,仿佛光雨一般落在他的掌心中。

不消片刻间,一条长度不知几许的绿色极光带就在天上消失不见了,化成一个弹珠大小的绿色光球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女生拒绝了但还搭理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买的啊,还能从哪弄的!”红鼻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从哪买的?”卢绍靖继续问道。

“药店!”

“哪个药店?!”

“哎呦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他妈从哪里买的,关你屁事!”

红鼻头终于被卢绍靖接二连三的发问问烦了,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

岑钧面色一沉,一个箭步窜上去,一脚将红鼻头踹坐到了地上。被女孩子拒绝了还追吗

“你竟然敢打人?!”

浓眉男面色一狞,怒喝了一声。

“就打你了,怎么着!”厉振生猛地一个跨步迈过来,拳头捏的“咯叭”作响,浓眉男浑身一哆嗦,吓得立马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首长问你话呢,说!”

岑钧指着红鼻头男冷声呵斥道。

卢绍靖面色铁青,没有任何的阻止。

红鼻头一见这架势,立马放起了赖,高声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

一条吸血鬼右手五指戟张,射出五条诡异森森的血线,猛烈交织缠绕,灿烂如烈日,铿锵如钢铁,声势骇人至极,对梁飞的眉心探去。

锵!

又一条吸血鬼牙尖一咬,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如同一柄血色战矛般,轰隆隆刺破苍穹,带起一道血色气浪。

“恶灵诅咒!”

一条吸血鬼身上的大氅猛地一抖,阴寒彻骨的血雾滔天而起,仿佛一道地狱之门打开了,无尽的恶灵咆哮,一起涌向梁飞。

……

这是何等强势的攻击,便是宗师在这里都得饮恨。梁飞也没想到自己出任务遇到的第一战就这么惨烈,太吓人了。

“杀!”

他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是也不得不出手了,因为叶天没有出手,还在对着天上的极光神游四海呢。他很无语,极光虽美,但是命就不重要了吗?

他很想吼叶天一嗓子,让叶天清醒清醒,但是没这个胆,毕竟他只是一名战侍,一个小跟班,替主人分忧是他的职责所在。

他将法力催到了极致,尺长的雷劈枣木跟一颗小太阳似的,万道雷光汹涌,澎湃激荡,轰隆隆声震四野,让整片苍穹都在跟着战栗。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