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生说一半一半,一半一半的寓意

夜下菜田没想到余飞忽然会问出来这样尖锐的问题,这就是要戳破大家虚伪的面具,见到背后真实的人性,这种事一般不会发生,因为大家都不会这样去做,大家也明白面具之下是什么。

聪明人一般都不会去揭开对方的面具,这是聪明人的共识。

这就仿佛国内的女人,真正有水准有素质并且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问男人,要是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要救谁一样。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你必须救母亲,可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你都要救。

可是从人性的自私上来说,人人都希望首先被救的是自己!

所以问出来这个问题的女人,已经不值得你去用一生陪伴了。

但是余飞问出来的这个问题,其实又是从另外一个维度进行的质问,这是两种不同文化的对撞,余飞实在看不下去这种虚伪的文化。

余飞虽然享受了过程,但并不乐在其中,这种享受仿佛毒药,感受的越多,内心却越害怕,甚至恐惧。

叶长风,狂刀客两人,驾驭剑舟很快来到了出事之地。

但是来到这里,一个女生说一半一半他们找不到叶凡的任何气息,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里如何没有一点痕迹?”叶长风不解地问道。

“是啊,大帝何等人物,如果有强者和大帝作战,肯定会有痕迹,不打个天翻地覆,至少也要野火燎原吧?”

狂刀客同样疑惑,他们驾驭剑舟,到了稍微平静的地方,然后发出信息询问长青宫。

“根据你们传回的坐标来看,你们所处的位置,离着能量混乱流非常近,按道理,大帝就在周围才对。”

冰羽仙帝说道。

叶凡乃是四象系统的创造者,他和四象系统有天然的联系,所以,四象系统靠着内核可以定位叶凡的位置。

根据定位,就是叶长风和狂刀客所处的位置,但是他们居然什么都没看到,这就有点奇怪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大帝的影子?”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事件,大帝难道凭空消失了?”

李超然点头:“很爽!非常爽的那种!一半 一半 很精辟”

裴君临满意一笑,念头一动,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瓶归元丹,扔给李超然。

“你刚刚晋升先天,境界还不稳固,回去后就抓紧服用丹药,巩固境界。”

李超然没有客气,将那瓶归元丹装进口袋,他是亲眼见识过裴君临归元丹的厉害的,自然非常清楚那珍贵之处。

“老大,此次大恩我记下了,日后但有任何差遣,你尽管说!”

李超然神色郑重道。

没想到,裴君临却笑骂一声:“滚!你此次帮助君临国际拿下这么大项目,哪怕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花了大代价,咱们既然是兄弟,就不要那么见外了!”

“来来来,喝酒!今晚这顿酒就当是庆祝你突破先天,从此也是称号真龙级别的大人物!”

“干了!”

李超然情绪很激动,闻言毫不犹豫仰头就是一大杯。

时间飞快流逝,一晃两天时间弹指即过,终于到了君临国际最为期盼的日子。

“太诡异了,我们如何做?”

众人陷入混乱,一半一半代表啥意思大脑中的恐惧元素在上升,叶凡的修为何等高上,连他在那个地方都凭空消失,谁还能够查出真相呢?

甚至有人担心,叶凡是否遇到什么危险。

“不可自乱阵脚,我等奉命守护长青宫核心要地,一定要沉住气。”

“停!穿衣服!”

余飞伸出手,做出拒绝的动作,不让对方靠近自己,余飞真的想静静。

说实话余飞并没有主动沾花惹草过,也没有选择过女人付钱的服务,这是第一次,一方面是猎奇,另一方面是觉得这个女人还不错,很有趣。

可是这第一次的体验太糟糕了,简直就仿佛当头一棒,果然天底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一切本来都发展的很好,可是迎面飞来了一坨翔,直接将余飞给干蒙了。

夜下菜田咬着嘴唇,站在余飞几米开外,回答一半一半是什么意思委屈的

小表情十分惹人心疼,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从眼角滑落,顺着她宛如白玉的肌肤,慢慢滑落到了下巴上。

“你还真哭啊?前面的不论,这到底是真的委屈伤心,还是表演?”

余飞没想到她真的哭的出来,据说那些非常牛逼的演员,为了剧情需要,该笑的时候可以很真诚的笑,最牛逼的是该哭的时候,眼泪可以刷刷的留下来,不需要其他的手段或者特效辅助。

“主人不要奴家了,奴家伤心。”

所以他绝对不能自大。

“恩,你可以在我们这附近逗留一段时间,等我的伤好了,我带你去半龙族那里看看,打探一下情况,如果可以的话,速战速决还是没事的,不过龙族有一种特殊的存在,那就是千万千万不要去对付五爪的龙族,哪怕是半龙族,也不要对付五爪,在龙族之中,五爪代表着地位和血统,一半一半的真正含义上次之所以会有龙族出来对付我们,就是因为我们不小心斩杀了一头五爪的半龙族,虽然龙族一直都不怎么看得起半龙族,但五爪龙族的死亡,还是会引起龙族的注意的,幸好我上次斩杀的龙族不是五爪的,否则我应该也活不到现在了。”村长并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他也明白,一旦自己招惹上五爪的龙族,那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狄龙是几爪的?”夏天突然忘了。

“五爪!!”红凤说道。

额!

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天也是一脸的黑线。

之前他们是和狄龙交手过的,所以也看到过狄龙的本体,狄龙的本体就是五爪的。

也就是说。

虽然其中法则排布,不断地浮现,但是夜叉王的身形并没有找到,这让叶凡很奇怪。

“神魔之眼,果然厉害啊,你不是一般人族!”夜叉王的声音响起。

“能够认出神魔之眼,看来你对于我掌握了不少的信息。”叶凡冷笑回应。

“那是自然,能够斩杀十方魔王,让主宰重视之人,我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既然如此,不如现身正面厮杀,让我看看真魔界的十二护法大魔王,到底有什么本事!一半赌一半什么意思呢”

“你想要激怒我,现身出战,可惜啊,我夜叉王岂会上当?在我的夜叉弥留界之内,你没有丝毫的胜算,死亡是你的最终之路,而我何必现身冒险呢?咯咯咯!”

夜叉王发出阴冷笑声,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感应周围空间的各种变化,叶凡发现这弥留界之内,能量混乱不堪,自己之前的剑气进入空间之内,瞬间就被混乱的能量给切割,碎裂。

甚至,这一股混乱的能量,正在朝他靠近。

“轰隆隆!”

话音未落,裴君临突然闪电出手,一把搭在李超然的双臂上,下一秒,他体内浩浩荡荡的法力注入了进去。

轰隆隆!

这一刻,李超然总算是亲身体会到了裴君临的强大,相比较于他体内的真气,裴君临的法力就好像一条奔腾不尽的长江大河,无边无际,雄厚的无敌,而他体内的真气简直就连小溪流都比不上!

几乎是瞬息之间,李超然就感觉到体内经脉传来一股膨胀感,那是裴君临法力充斥经脉饱满的缘故。

然后这股膨胀的感觉越来越强,到后来李超然觉得整个身体几乎要炸开了,一半一半有什么含义吗全身经脉筋骨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但他硬是一声不吭,死死忍受着!

因为他对裴君临有着一种盲目的相信,知道裴君临绝对不会害他,他所需要的只是将身体的操控权完全交予裴君临。

“静心,忍耐!我需要先将你体内的经脉开拓三分,为你打下结实的基础,最后在帮你冲开穴窍,一步化龙!”

裴君临的声音传入李超然的脑海,那是一种神识传音,唯有先天强者才能掌握的技能。

老杨夫妻过来的时候,王长生正躺在土地庙门口的一张摇椅上晒着太阳,这是他现在仅能找到的娱乐休闲活动了,没办法这地太偏了。

远远的看见王长生穿着一身道袍躺在椅子上,如此年轻的小伙脸上就差写上我是江湖骗子了,老杨的太太本就将信将疑的心态顿时就降到了谷底,要不是来的太远不想彻底白折腾,她肯定转身就走了,老杨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听见两人的脚步声,打盹的王长生睁开了眼睛,然后扣了下眼角的眼屎,斜了着眼睛说道:“两位,是求子来的吧?”

老杨夫妻听到这话,两人当即就呆愣住了,跌倒谷底的心又重新占领了高地。

王长生眯了迷眼睛,很为自己的开门见山点了个赞,他也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一是年纪太轻没有什么说服力,再一个就是他脸上没有仙气飘飘,人也不是仙风道骨,若是说他算得好,十个人里得有九个不信的。

还没等来人说话,王长生就指了指庙里,说道:“你们先进去给本地的土地老爷和土地婆上香,态度最好虔诚一些,上了香之后我再给你们算过”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