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因为没有未来要分手,女朋友担心没有未来

两人面面相觑,围了过去,一起看戏。

小偷手脚利索,显然是个惯犯,短短时间就搜刮完了钱财,打算一走了之。

拉开门,三个大汉的笑容映入眼帘,他四肢僵硬,如风化的石像呆住了。

“你好啊!”

纪羡天真无邪的笑着,拳出如龙,轰在了小偷脸上,小偷脑中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揍一顿,送局子。”

纪羡挥挥手,钱水闲狞笑,拳头击打手掌,步步向小偷逼近。

打架他最在行了!

邓远抄起包间内的扫帚,煞气腾腾,纪羡眼角跳动,赶紧拉住他。

“别动武器,万一把人打出事了,我们三也得戴铐子。”

我气呼呼的说道:“玉清,那同道师兄的墓穴里到处都是自我成型的宝物,所以被我称之为阵皇墓!这鼎是在最深一层的,我还未能进入最底下,而鼎就给人盗走了!女朋友因为没有未来要分手现在鼎去向不明,这东西能把九重天整个都打包了,你和你这同道是坑我呢!?”

玉清听罢,也有些慌了神,连忙瞅了一眼九重天,浮尘一扫,似乎发现九重天还在,顿时松了口气,说道:“小友,你这消息真是吓得老夫一个激灵,不过眼下九重天不还在么?况且这尊鼎要起作用,少说都得先把九鼎坏了,让九重天陷入不稳之状,这尊鼎才能起作用不是?所以虽然尊鼎被盗,但小友仍然……似乎还有那么点机会不是?”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玉清前辈呀,你这是嫌我麻烦事不断,这件事怎么能现在才说?”我心中郁闷无比,这阵皇墓果然非比寻常,这个时候把内幕踢爆,简直是给我把难度拉到了最高级了,所以我连忙说道:“能够进入最底层的,怕是别人不太可能,我觉得就是阵皇本尊吧?不知道前辈那位同道的师兄可还活着?”

“这……兴许是活着的,毕竟老夫那同道既然神思回想,那极有可能是其师兄那边有所异动,这件事怕小友得忙累一番了,老夫这还有事,不可久留此处,要不……”玉清看我表情不对劲,也不敢久留了,这是打算撒丫子跑路了,女生说我们没有未来反正九重天给人打包走了,那也是到他道友那边,他才管不得我成光头司令呢。

没见过的事情总是会让人好奇的嘛。

陈文活了两世,知道有些女人不爱男人,但他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

嘻嘻。

“阿蓉,哎,对,身子前倾一点点,把你的身材展现出来!”

咔嚓。

“阿蓉,来,腿抬起来一点点,对,就是这样!”

又咔嚓。

摄影棚那边,倪振玩命地拍照片,指点陈法容摆出各种妩媚的造型。

看着陈法容的身子在镜头前扭来扭去,想着后天就可以跟这个港姐开启半个月的小生活,陈文心里也是美滋滋。

……

两个美女拍完照片,依次钻进布幔,换回了原先的裙装。

倪振将她俩送出报社所在的大楼,又回到办公室,与陈文商量晚上的饭。

“如此,有劳倪兄说项了。女朋友 不努力”陈文笑嘻嘻。

倪振拍拍陈文的大腿,站起身,走到陈法容身旁,小声嘀咕了几句。

陈法容扭头看了一眼陈文,抛来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

看着倪振和陈法容的互动交流,陈文想着心事。

陈文的乐趣纯粹是享受自己的人生,先把倪振未来女朋友给玩了,等到倪振跟现任女朋友周惠敏分手,再把周惠敏给玩掉,不辜负重生一趟呀。

陈法容和周惠敏不是处,没有关系啊,陈文又不图她俩这个。

倪振交待完,转身走到摄影棚那边,拿起小桌板上的相机,拉着袁洁滢拍照片。

办公室的另一个角落,蓝板背景的摄影棚,倪振端着一台单反,正在为一身泳装的袁洁滢拍照。

袁洁滢摆出各种姿势,全都是讨好读者的方式。

音箱里播放着劲爆的迪斯科,拍照的氛围倒是很应景。

陈文看一眼泳装的袁洁滢,女生和你说我们没有未来又看一眼更衣间布棚下面陈法容的两只光脚。

陈文摸着女人的脖子:“15万!”

陈法容说:“20万!”

陈文笑了:“成交!”

两人约定了见面时间。

29日上午唐瑾要飞回帝都,陈文让陈法容中午过后,来文华酒店。

搂着陈法容又亲了一会,陈文这才放开她,两人从布幔里头钻出来。

陈法容一身绿底白花的比基尼,走到摄影棚那边,将袁洁滢替了下来。

袁洁滢坐到了倪振方才坐过的单人沙发,陈文坐回自己的沙发,两人各自端着茶杯,闲聊天。

陈法容说话已经很露骨了,这个袁洁滢说话更是放得开,其开放程度让陈文有那么一小会不是很适应。

这种不适应,源自陈文从荧幕上对这些女星的认识。女生说跟我没有未来

陈法容是1966年的人,拿港姐冠军是在23周岁,随后一年她的影视作品才开始风靡,1990年拍的电视剧《人在边缘》和电影《赌侠》才是她正式走进内地观众眼球的代表作。

也就是说,陈法容从一开始就是性感成熟女人的形象,说话风格大胆一些,观众也觉得正常。

“大房是谁?你的老婆要是太多,以后会不会乱糟糟的?”

任小芹沉默了会,突然又开口说道。

据以往的历史来看,因为后宫而引发的祸端并不是少数。

施清海失笑,认真地想了会,道:“大房是一位冰山美女总裁,她有容乃大,心胸宽广,有她在,我后宫不会出乱子的。”

施清海说的是实话,唐妩虽然性子冷了一些,脾气也不太好,但打心眼里爱着施清海,对于施清海的风月之事更是不会过问。指望着从唐妩那边搞出什么修罗场出来,那不可能。

“有容乃大……有我的大吗?”

任小芹不知道哪根筋坏掉,一脸踌躇地对施清海问着。感觉我们没有未来怎么说

她觉得全天下像自己这样爱着施清海的,会毫不犹豫为施清海去死的,很难找出第二个了。

施清海嘿嘿一笑:“你要是穿两件内衣,估计就跟她差不多了。”

女孩脸蛋一红:“混蛋!”

“公主殿下……”

泷走出式神祠堂门口,一脸不安地看着任小芹那一副小女子的举动,她很想说这样不妥,有损未来天皇陛下的威严,但又看到施清海那和善的眼神之后……

泷很从心底收回了自己这个不大安全的想法。

“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

无视着两边侍卫,施清海懒洋洋地问道。

“并不需要。”

泷微微低头,道:“只要公主殿下身体状况良好,我们随时可以进去。”

“好,那就现在吧。”

施清海点点头,小芹经过了自己昨晚进进出出的滋润,现在身体就十分良好,明媚动人,像是春日的樱花。

泷不再言语,老实做着自己引路人的角色,她委实不想跟施清海有任何交谈,女生说你对我们未来这么想在她心中,施清海就是一个一言不合就翻脸的霸道小人。

式神祠堂的地点在靖国申社旁边,也是整个东瀛最为中心的思想支撑所在,原本的这里是十分严肃繁华的,但因为近年来六神一派跟神宫一派的斗争,导致原本神严肃的靖国申社变成了两边都不愿意触碰的敏感部位。

加上这一世纪的东瀛年轻人才太过缺乏,青黄不接,能够继承式神的更是寥寥无几,于是靖国申社光速衰退,变成了现在这副潦草地方。

邓远的心里波澜起伏,难怪他见到何瑜时总有种面熟的感觉。

他眸光深沉看着纪羡,暗暗道:“这小子居然认识这种大人物,真幸运。”

纪羡扬了扬眉,从邓远的话里,他第一次较为全面的认识到了何瑜。

自己老板的这层身份,真够牛逼的。

他最初得知何瑜开有娱乐公司时,以为公司的规模不大,是个小公司,所以下来没去打听过。

钱水闲自顾自抽烟,插不上嘴,他是混社会的,没混过娱乐圈,对这些名人一概不知。

纪羡若有所思的把烟抽完,率先出了厕所。

路过一间包间,门没关,露出一条缝隙,他不经意间看到了里面的人,顿足了脚步。

包间里,夏倾月喝酒喝得昏天黑地,趴在桌上睡觉,王欣不知所踪

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子在翻找夏倾月的肩包,夏倾月浑然不知,睡得跟猪一样。

纪羡默默地观看小偷行窃的过程,邓远和钱水闲见到他,以为他是在偷窥,刚想吼一嗓子,纪羡突然侧过头,做出噤声的手势。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