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因为什么喜欢她,当女孩子问你喜欢我什么

“凌兄,你也过来了啊。”君王拱了拱手,他身边也是跟着两人,都是顶尖高手。

“贺运城主跟我打了招呼,希望我能配合你们,所以我就过来了。”凌南子说道。

“辛苦凌兄了,出来之前,城主也跟我们打招呼了,会有一些人帮助我们,让我们不用在意,没想到凌兄也是其中之一。”君王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我与贺运城主是多年交情,这种时候自然是要过来了。”凌南子说道。

“对了,外面有贺运城十万正规军,城主让我给你们准备了令牌,到时候拿出令牌就会安全,我不知道都有谁,你帮我打听一下发下去吧,别出现误伤就好。”君王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上不少了,还有一些时间,我都会找出来的。”凌南子说道。

“那就辛苦凌兄了。”君王说道。

“恩,对了,这两位是我的小兄弟,女朋友说因为什么喜欢她有机会照顾一下。”凌南子说道。

“既然是凌兄的小兄弟。”君王说完之后拿出了两个储物戒指,递给了夏天和斩镰:“当做见面礼吧。”

闻言。

柳菲菲一双眸子深处,微不可查的闪了几闪,随即恢复,关切问道,“还联系不上夏天吗?”

“联系不上。”柳清清的面色浮现一抹疑惑,“不过,洛主任说夏天没事,只是出去旅游了……”

“旅游?”

柳菲菲不由瞪大了眼睛,以至于太过惊讶,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清清,她一定在骗你,我爸告诉我说,夏天被当地黑帮追杀,很可能已经重伤了。”

“那她为什么要骗我?”柳清清神色一凛,而后缓和,“也许她怕我担惊受怕吧,这件事怪不得她,不过……”

她的神色之间变得坚定,“今天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明天去西尼。”

这句话说出,柳菲菲面呈惊讶,随即微微低头,“去看看也好,希望夏天没事吧。”

低头的瞬间,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喜意。

……

西尼,香格里拉大酒店。

安顿之后,秦岭仰靠在房间的沙发上,女朋友问为什么喜欢她神色之间略显疲惫。

就这样从酒店到家的路上,想了一路,听到司机再喊她,才发现原来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秦依依付完钱后便往家的方向走。

打开家里大门,秦依依来到玄关换鞋,心里正嘀咕着自己的事情,站起来往客厅看去,却发现顾寒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脸铁青的看着自己。

“啊——呼……你怎么坐在这,吓人一跳。”

秦依依当时正想其他事,见这儿坐了一个大活人,不禁被吓了一大跳。

更何况昨天晚上自己根本就不记得在那儿遇到的莫初浩,最近喝完酒迷迷糊糊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她不禁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狠呐,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宿醉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万一她昨天晚上趁着醉酒还对莫初浩耍酒疯,怎么办?那个时候要是在酒吧里面,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想到这,秦依依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偷偷离开的决心。

等到她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往门口走去,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腰背和四肢竟然出现了异常的疼痛。女朋友问我为什么想见她

不知是不是在床上躺久了,秦依依本想轻轻的起身,却因为小腿突然的麻木刺痛,让她又摔回了床垫上。

“砰——”

女手本想用胳膊肘撑住自己的身体,却不小心撞到了床头,在这原本沉默安静的房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秦依依吃痛的揉揉自己的胳膊肘,却见莫初浩已经醒过来,朝这边看去。

“怎么啦?”

莫初浩连忙走过来,查看秦依依被撞的胳膊,还不忘记给她揉一揉。

进入之后,很快,夏天他们就站在了水面之上,和上一个活口的情况一模一样,夏天将黑暗的空间点亮了之后,他们四个人完全被惊呆了。

天材地宝。

到处都是各种天材地宝,虽然都是那种晾干的,但年份一看最少的都是上百年的,各种传说中的珍奇药材全都在这里,给女朋友讲的笑话而且前面还有十多座丹药山,这些丹药山看上去非常的宏伟,五颜六色什么都有。

“我的乖乖,难怪茅山老祖要把这里当成是目标,得到这些丹药和药材,那茅山最起码一千年不用为补给发愁了。”夏天现在终于明白茅山老祖下天池的动力了。

他肯定是将第一层的东西拿走了之后,见识到了这个宝藏的宏伟。

“居然有这么多的丹药,每一个丹药堆里的丹药全都是属性不同的,金木水火土,恢复,修炼,疗伤,去病等等,各种各样功能的丹药都有,而且每一个丹药堆最起码都有上亿枚丹药,这么多的丹药完全可以支撑任何一个家族长盛不衰了。”东翁也是被眼前的情况所惊呆了。

“别看了,收吧,你们先来,等你们收完我再收。”夏天看向东翁等人说道。

若是让员工看到这一幕的话,定然会惊的将下巴掉下来。

百花集团的这条美女蛇,女朋友问我都会什么竟然在……撒娇?

“行行行,我讨厌。”

夏天并未进一步动作,而是搂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好几个小时的飞机,累了吧?”

“不累。”

秦岭摇摇头,缓缓靠着夏天的肩头,内心之中充斥着甜蜜与幸福,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充盈和安全感。

“嗯,我猜你也不累。”夏天附和着点点头,揶揄道,“否则的话,怎么有精力在车上和老洛斗法呢,看的我嗖嗖直冒凉气。”

嗯?

斗……斗法?

秦岭猛地坐直了身体,“洛千金竟然向你告状……不对,你看到?你……”

“当时我在开车。”夏天没有隐瞒,“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当时戴着面具呢。”

“啊?”

秦岭一呆,旋即脸颊绯红,“我,我只是有些羡慕,洛千金能和你一起出差这么长时间。”

“听到没有?她的错,她的错,我道什么歉。”

林秋玲得意从叶飞手里挣脱,然后对着吴婶哼出一声:

“算你识趣,这次先不赶你了。”

“快点收拾打扫。”

“明天起来,女生问我喜欢她的原因有我不满意的地方,我就把你赶出去。”

林秋玲一把推开叶飞,趾高气扬进屋子洗澡睡觉……

吴婶抹掉眼泪低着头收拾地面。

叶飞走了过去,掏出一张名片给她:

“吴婶,这是我名片,你让人把你侄女转去金芝林。”

“那里有孙圣手三大神医坐馆,挂号费只要三十块,他们肯定能看好你侄女的。”

“你就说你侄女是我介绍过去的,不用排队,药材费那些都会免费。”

吴婶微微一愣,随后感激涕零:

“叶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她当然知道金芝林的存在,不少人都说那里医生妙手回春,她也想过去金芝林求医。

可担心侄女的病要不少钱,而且每天一百个号几乎秒光,所以她准备在唐家赚点钱再送侄女就医。女朋友问喜欢她的理由

“这里打工揪心的话,你也可以去金芝林帮忙。”

叶飞又给出一个选择:“薪水比唐家高不了太多,但一周一休,还做的开心。”

她哀求着:“你放心,我明天下午就赶回来,不耽误晚饭的。”

“不准!”

林秋玲厉喝一句:“三天两头请假,你当我这里是慈善场啊?”

“你侄女又不是你女儿,你有哪门子好探望的?”

“你今天出了这个门,你就不要再回来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不要想了。”

“还有,你摔碎的碗,按照我定的规矩,一个罚两百。”

她毫不通融:“不服就滚蛋。”

“夫人,别,别赶我,我等着工资交医药费呢。”

吴婶眼含泪水:“夫人,你就给我一天假吧,未来三个月,每月一天的假期,我都不休了。”

叶飞皱起眉头:“人家有急事,你就给人家假吧。”

唐若雪也开口:“妈,吴婶勤勤恳恳干了一个月,你让她请一天假怎么了?”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林秋玲脸颊发冷:“敢请假就不要回来。”

叶飞还要说什么,吴婶却一把拉住他,看着林秋玲出声:

十几秒后,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俏脸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将手机重新放下。

站起身,进入浴室。

将近两个小时,秦岭才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但她刚转身,脸色骤然一变。

客厅中的沙发上,一个男人老神在在坐在那里,双脚翘在茶几上,无聊的翻着一本杂质。

“啊……呜!”

秦岭下意识惊呼。

但又在一瞬间,以无以伦比的速度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张精致柔媚的俏脸上,竟浮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

“哈喽,美女。”

男人自来熟的打着招呼,一双眼睛仿似电子眼一般,嗖嗖打量。

正是恢复相貌的夏天。

“你,你怎么进来的?”

看他如此,秦岭顿时娇羞不已,双手下意识护着胸脯。

“又不是没看过。”

夏天撇撇嘴,随即站起身走来,嘴角擒着一抹坏笑,“来吧。”

2021-10-10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