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爱情不抱希望,对情感失望的话语

克里斯蒂娜追问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

亚当加快了脚步。

病房里。

一个年轻的金发美女,身穿病服,躺在病床上。

病床前,另外一个穿着红色兜帽衫的女孩,陪在金发美女的身边,一副姐妹情深的氛围。

亚当进来看到这一幕,倒是一愣。

没办法。

这幅场景,这个红色兜帽衫,实在太能触动亚当了。

克里斯蒂娜见亚当愣在那里嘴角上扬,忍不住侧目而视,但注意到病人和病人朋友目光都有些怪异起来,只能拉了拉亚当,然后主动上前了。

“你们好,我是杨医生,这位是邓肯医生。”

克里斯蒂娜一边介绍,对爱情不抱希望一边拿起床头的病历本扫了一眼:“吉莉,你一直有疼痛和出血吗?”

“好几个星期了。”

红衣女孩接话道:“虽然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还是得把她拖过来。”

说道这里,对着床上的病人吉莉笑道:“放心吧,我已经和餐厅请了一天假,我们今天就好好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

青莲、绿竹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姜神医的身边,冷冷的看着丁大力、徐艺。

气氛在这一刻一度尴尬了起来。

所有在客厅中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星。

柳老见方有为跟周若兰在门口探头探脑,那是不耐烦的吼了一句:“想进来就赶紧进来,不然的话给我滚蛋。”

这话一出,让方有为跟周若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在筹措之下,只得低着头来到了丁大力的身边。

其中方有为轻声劝道:“大力啊!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要说了,对感情不再抱有希望的句子还是先救救欣怡这孩子再说吧!”

“是啊!这个情况……咱将所有恩怨都放到一边再说。”周若兰跟着说了一句。

“我跟丁局一家可没有什么恩怨,你可别乱说。”刘星这时开口了,他看向了姜神医:“爷爷,不管大人们有什么错,欣怡都是无辜了,您行行好,救救欣怡吧!”

要是之前丁欣怡在学校门口没有喊住他,说专门请他吃饭的话。

他可能还会有所犹豫,该不该这样说话,但是现在,他的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可能看着丁欣怡在他自己的面前死去。

吉莉深吸口气,努力保持平静:“他还没有看过,你说你们是一家教学医院,他该亲眼看到才能学到,不是吗?”

“邓肯医生。”

蒙哥马利医生示意一声,让开了位置。

亚当过去一看,心死了感情也就没了心中就是一叹。

他注意到吉莉脸上的复杂神色,心中明白,吉莉或许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也是。

自己都这样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

红衣女孩瑞秋叫道:“天啊,吉莉,难道你怀孕了?”

“不,我没有怀孕。”

吉莉摇头,随后又带着一丝期待的看向亚当他们:“对吗?”

“没有。”

蒙哥马利医生沉默片刻,摇头道。

亚当和克里斯蒂娜对视一眼,都明白此刻的吉莉,或许更希望自己怀孕了。

现在这种情况,需要做更详细的检查。

蒙哥马利医生交代几句,就将吉莉交给了亚当和克里斯蒂娜。

而就在段云和广州办事处的这些工作人员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候,千里之外的大兴轻工局招待所中,新任轻工局局长朱军海和徐亮面对面坐在一起,中间小方桌上摆的一些饭菜,俩人对饮了起来。

“小徐,最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朱军海端起酒杯,对徐亮说道。

“不辛苦,比起部队的时候轻松多了。爱是不抱期待”徐亮也端起酒杯和朱军海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后,接着说道:“部队那才叫艰苦呢,天天早晚两个负重5公里,隔三差五搞个紧急集合拉练什么的,在工厂上班还算个啥呀,刚转业到地方的时候的时候让我坐办公室,屁股都快生疮了,现在这样挺好,每天有事儿干,不会闲的慌。”

“呵呵,你也算是我带过的兵里最能吃苦的。”朱军还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又对徐亮问道:“最近你在劳动服务公司那边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没啥困难的,在那边当经理和在部队带兵差不多,只要我做出榜样,这些工人他们自然而然就服我,我当经理都干那么多活,他们当工人的怎么好意思偷懒?就算有的工人对我不那么满意,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一不贪污,二不搞歪门邪道,谁也不可能说我什么。”

“从生到死,永不分离。”

吉莉握着瑞秋的手,和瑞秋一起说出了这句话。

“哦,你们是……”

克里斯蒂娜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不是。”

吉莉摇头笑道:“瑞秋和我是同一天同一时刻出生,对感情绝望死后的遗言我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我们是最好的姐妹。”

“好吧。”

克里斯蒂娜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提醒道:“我要开始做检查了,放松肌肉你就能感受到窥视器……”

随后她就说不下去了,抬头看向蒙哥马利医生和亚当,神色凝重。

“怎么了?”

蒙哥马利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你找不到子宫颈,就将窥视器朝向下方。”

克里斯蒂娜让开了位置,示意她看。

蒙哥马利医生过去往里面一看,脸色也一下子严肃起来。

“好了,吉莉……”

蒙哥马利医生说着,就要终止检查。

“等一等。”

惊愕的徐艺噗通一声跪在了姜神医的面前。

她不跪不行,因为姜神医刚才说的居然都对。

丁大力也跪了下来,对于他来说,只要能救丁欣怡,那就什么都值了。

“除非你们能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见又鬼医’出手,可能还会有一线希望,否则神仙来了也是枉然。”姜神医没有隐瞒,轻声将内幕给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对一段感情不抱希望丁大力身子一僵,再放下了手中抱着的丁欣怡后,连忙起身走向了方有为:“兄弟,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见又鬼医欠你叔叔一个人情吗?能不能帮忙联系上?”

“你是在做白日梦吧?”方有为闻言一把推开了丁大力,眼眸中有着不屑:“知道见又鬼医的一个人情值多少钱吗?那可是价值连城,我叔叔之前老父亲病重了,都没舍得用,你居然想救一个得了家族遗传病的死人,想都别想。”

“不错,就算是我家有为帮忙联系上了,你就能保证能治好?”周若兰跟着连说道:“我看你这人长得挺丑,想得到挺美的。”

“还有你,居然瞒着我们欣怡有遗传病的事情,你安的什么心?”周若兰指了指徐艺,那是一脸的怒气:“我跟你说,你这样亲家我不要也罢!从现在开始,我郑重的宣布,丁欣怡跟方若洲的娃娃亲取消,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赶紧走。”柳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丁大力跟徐艺没有办法,不想恋爱的朋友圈只得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毕竟现在除了这样做能帮到丁欣怡,他们真的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刘星在目送他们走出了客厅后,就关上了大门。

然后揶揄的看向了厕所的位置:“见又鬼医,你还躲什么躲?赶紧出来救人,要不然我喊瓜子用炮竹把你从厕所里面炸出来。”

“哥哥,窝的炮竹已经准备好哒!”

楼上,传来了瓜子甜甜糯糯的声音,还带着嬉笑。

“哈哈……也是。”方有为闻言淡笑:“还是咱们的若洲艳福不浅啊!等到他们俩大学毕业,就让他们结婚,咱们俩也好早点抱孙子。”

“美着你呢!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别想得那样天真。”周若兰这时看向了丁欣怡,眉头突然间皱了起来:“你说这孩子的皮肤白的是不是有些问题,也没看到他使用什么化妆品,怎么白的晃眼睛呢!”

“你这是嫉妒。”方有为忍不住说了一句。

“嫉妒你个头。”周若兰白了方有为一眼,正要让一旁的方若洲喊丁欣怡过来吃饭,毕竟这都快中午一点了,然后令她、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丁欣怡在这时却是趔趄了两步,然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这一幕可是有些猝不及防。

让在场吃喝的客人都吓懵了。

有些更是将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徐艺在回过神来后,连忙扶起了晕过去的丁欣怡:“孩子,孩子……你怎么啦?别吓唬妈啊?”

“他是不是中暑了?”有客人连提醒道。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