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天天说我没规划,女朋友说我没有规划

又是一个2亿大订单?

这也太离谱了吧?

亿达集团,这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地产集团啊。

这么高大上的客户,过去是她贸易公司想打入都很难的市场啊。

杜姝雯被接二连三的好运气,打的晕头转向,有点不太敢相信了。

“呵呵,肯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马健发出恶毒诅咒:“骗子,绝对是骗子!”

“谁说我是骗子?”

电话那头,王聪不太乐意了。

“您不要生气,是旁边一个路人。”

杜姝雯急忙说道。

“合同,我给你发到了邮箱里。只要你签了合同,2个亿货款,我马上打到你公司账户!”

王聪很生气,大手一挥!

豪横!

就是这么豪横!女朋友天天说我没规划

“好,好的!”

杜姝雯都懵逼了。

做生意这么久,很少见到这种豪横的客户。

陈茜茜过了好一会还没进来,余飞猜测可能是洗澡去了,想到此刻在外面的浴室中,有一条白花花的身影,他便又无法自持了。

余飞轻轻扳开小紫的手,帮她垫好枕头,便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卧室,刚刚走出来,便看到洗手间的灯亮着,里面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余飞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顿时恍然大悟,陈茜茜不是说她大姨妈来了吗,这会还去洗澡,大姨妈来的时候最忌讳着凉,加上卫生的缘故,一般人肯定会忍耐几天。

所以这就说明,自己被陈茜茜给骗了,她根本就没有来大姨妈!

想到这里,余飞又气又开心,说不定努力一下,今晚还可以抱得美人归,陈茜茜那两条整天包裹在丝袜之下的大白腿,余飞惦记很久了。

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一直在持续,余飞轻轻关上卧室门,防止吵醒小紫,慢慢向客厅走去,准备守株待兔,经过浴室门口的时候,向里面瞥了一眼。

隔着磨砂玻璃,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形,女朋友说没目标虽然模糊,但是陈茜茜的大白腿依旧可以分辨出来。

可孙大明星,却一点不高兴,甚至还有些生气。

因为从头到尾,慕承弦都没有出价。

她可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媒体公开她和男人的关系。

只要他们的关系一公开,上位成慕家大少奶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该死的,慕承弦竟然一点面子也不肯给,完全不接招!

“慕总,您可真薄情啊,刚刚要不是孙大明星及时拦住了你,慕氏可就要被你的冲动连累了,冲着这一点,您意思意思,也该出个价啊!”

乔司南依旧是不怕死的,在一旁打趣。

“看样子,我是等不到我要等的人了,就不打扰乔爷的雅兴了,告辞。”

慕承弦再次起身,冷冰冰的离场。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多待一秒钟,都是浪费时间。

走到出口的时候,宴会厅的灯,突然全部暗掉。

“咦,怎么回事,停电了吗?”

“这么高级的晚宴,居然会停电,女朋友不规划未来不可能吧……肯定有神秘嘉宾出场!”

“万幸,两人都是身负重伤,却没有死亡。受伤者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

照片出现。

杜姝雯看到照片,震惊了。

她的手机,疯狂响起来。

一个闺蜜叫道:“天啊,杜姝雯,你男朋友真是神算啊!”

“马健、梦梅回家的时候,真的出了车祸!”

“两人都身负重伤!送往医院呢。”

“命,差一点就没了!”

“我还不相信你男朋友会算命,现在我是1000%相信了!”

“......”

杜姝雯都听不到她后面说什么了。

她的目光,同样呆滞,看着新闻。

天啊撸。

这是真的吗?

江辰,难道真的是一个神算子?

大隐隐于市的神算先生?

他怎么说的这么准?

简直如同掌握人人的未来一般。

杜姝雯,震惊了!

慕承弦还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回应。

“我没奢望能得到慕总的宠幸,只希望待会儿慕总能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上,为我捧捧场,可以问女孩未来的规划吗为慈善出一份力。”

正说着,舞台上的主持人,开始CUE孙娆娆上场。

孙娆娆穿着性感的鱼尾裙登台,引得众人欢呼鼓掌。

作为红遍国内外的TOP级女星,她走到哪里,都是最风光的。

“今天,很荣幸能来到这个慈善晚宴,我将捐上我最钟情的珍珠项链,这串珍珠项链, 是梵迪珠宝的特别定制款,价值三百万……”

“咱们的娆娆真是人美心善啊,在场的爱心人士,有没有竞拍的,这可是咱们娆娆最钟情的梵迪定制款项链哦,竞拍的善款,将全部划入慈善基金会。”

在主持人的带动下,现场的气氛高涨。

今晚出席慈善晚宴的有钱人,多不胜数。

孙娆娆的珍珠项链,已经被竞拍到一千万,是今晚所有物品里,女朋友说我不会规划未来价格最高的,惹得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

自己是一个纯粹的战斗狂,可是在这一瞬间林辰他却觉得只有和这些强敌去进行战斗,才会让自己的实力再次有所提升,而且林辰他的身上解开的基因锁之所以令人震撼,就是因为林辰他每次都在生死的边缘突破了自己。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包括多摩雄在内,还有龙王他们这些使用基因药剂靠外物增强实力的人,对于像林辰他们这样的存在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们使用基因去加强自己力量的这个高度。

想到了这里之后,林辰不在浪费时间,他真的很好奇,研究者团队那些家伙到底还有多强的人手。

随后,林辰朝着阿尔卑斯山顶前进,而且,在把多摩雄干掉后,他离山顶已经没有多远了。

然后就在林辰朝着山顶前进的时候,此时此刻在神庙之中,龙王他们在得知到了多摩雄还有奥多克斯他们私自前往山腰处阻击林辰的这件事情之后,女朋友说没有我们的规划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

在这巨大的会议室之中,龙王看着其他的这些人,他们一个个表情凝重,甚至有的还写满了愤怒和怨恨,以及迷茫几个表情,他忍不住叹息一声随后说道。

只要,不涉及到那个杀人犯!

当年的那段耻辱,他不愿再提起,也没人敢提起。

以至于,都快要忘记,那个迷乱的夜晚,是如何开始的了。

旖旎暧昧的黑暗里,错乱交缠的身体,到底谁主动,谁被动,没人能说得清。

这么多年,男人的心里,都蕴藏着深深的仇恨。

他仇恨的,不是他背负了强上‘北城第一丑女’的耻辱,也不是被卑鄙的黎长海毁掉了自己的婚姻。

而是,他居然……对那个杀人犯的身体,沉迷了!

一个顶着’北城第一丑女’称号,胆小怯懦,只敢在他身后当个跟屁虫,他几乎不会正眼看一眼的女人……他却对她的身体沉迷了,失控了!

乔司南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孙娆娆,“我和慕总是不是好哥们儿另说,给女朋友未来的规划书孙大明星可真是个优质的女伴,这么多年,对慕总死心塌地,几句话就帮慕总省去了上亿的公关费,今晚慕总不好好宠幸你一番,我都看不过去了。“

孙娆娆被乔司南这样一调侃,脸立刻红了,羞涩的撇了一眼慕承弦。

“来,哥哥抱!”

余飞越看小紫越喜欢,这个小家伙,不光长的可爱喜人,这一个个神助攻也做的完美无缺,

陈茜茜将小紫交给余飞的时候,气的手都开始抖了,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光晚上又得挤在一起睡觉,明天还得和余飞一切带着小紫出去玩。

“哥哥你是不是受伤了?”

喜悦过后,小紫这才发现,余飞穿着病号服,身上还缠满了绷带。

“没事,早都好了,走,哥哥抱你进去睡觉!”

余飞满脸得意的笑容,抱着小紫一边向卧室走去,一边说道,小孩子没那么多的心眼,便相信了余飞,开心的抱住余飞的脖子,在余飞的脸上亲了一口。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余飞的伤口已经基本痊愈,只是贸然拆下来,一面太惊世骇俗。

陈茜茜看着余飞抱着小紫走进了她的卧室,深吸一口气,不断在内心劝道自己,自己的床上今晚多了一条小狗,忍耐一下明天就好了。

余飞抱着小紫走进房间,不一会小紫就抱着余飞的脖子睡着了,睡的十分香甜,肉嘟嘟的脸蛋让人越看越喜欢。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