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看不到未来要分手,男友说我们没有未来

养父是不是在担心他找到亲生父母?给他银行卡,是不是想把他找父母的心思给收回来。

养父对他这么好,他却一门心思想找爸妈,这算不算背叛?

佟童勉强笑了笑:“爸,我能自己赚生活费,上了大学也能自己打工赚钱。倒是你,得悠着点儿,别把身体累坏了。”

“噢,反正……量力而行,银行卡你收着,千万别掉了。”

养父是发自内心地爱他?还是见他有出息了,想把他稳稳地留在身边,以便为他养老送终?

毕竟,佟童是他最后的依靠了。

佟童心里涌起一股悲哀,为他,也为老佟。他盯着银行卡,问道:“爸,你跟我说实话,你真不知道我亲生父母的消息吗?”

老佟正色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确实不知道。你奶奶在天上看着呢,要是我说谎,就让她惩罚我。”

“如果他们死了呢……”

老佟嘴角动了动,或许闪过一丝窃喜。人类很奇怪,别人的不幸,男朋友说看不到未来要分手却又可能成为自己的幸运。

“通知下去,全面撤离。”蔗熙说着,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肥鸭也跟了上去,不一会儿,蔗熙的手下全都动了起来,向东南方向的那个村落走了过去。

此时,风揽月站在高山之巅,手中拿着望远镜,记下了所有人的起始地点,并且在纸上做了标记。

“看不出来,情报工作,做得很不错嘛!”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风揽月的身后传来。

风揽月瞬间回头,右手摸到腰间的手枪,瞬间指了过去。

枪,顶在了一个女孩的额头上。

风揽月仔细一看那个女孩,心中一惊,瞬间将手枪放了下来。

这女子,竟然,是段伊~~~

“大小姐,抱歉。”风揽月说着。

“没事,不怪你,是我们出现的太突然了。”段风微微地笑着,带着段青,从一旁走了过来。

“打探清楚了?”段风问道。

“嗯。”风揽月点了点头。

“走吧,家主不放心,让我们过来接应。”段风说着,四个人向不远处走去。

老佟尽量不动声色,说道:“你听谁说的?你那位班主任吗?”

“不是,她什么都没告诉我,男生说看不到未来分手是我自己瞎猜的。”

“唔……”老佟低下头,如果他的亲生父母没有死,那是不是还有点失落?他仰望天空,叹息道:“你留在这个家,我就养你;要是你走,我也不留你,但是以后就别再来往了。”

说罢,老佟连他喊声“爸爸”的时间都不给,转身回到了屋子里。终于,他的背影跟佟童的一样落寞了。

佟童也很无奈,这一切能怪他吗?他打开手机,已经九点多了。一个小时前,高小宝给他发了信息,说是发工资了,想请他吃烤串。

那段时间,高小宝偶尔跟着他去孙丞材家里蹭吃蹭喝。蹭饭这件事,总有些没脸没皮的,但孙家热情好客,从来都没给他甩脸色什么的。孙妈妈了解到他的身世之后,还抹着眼泪说道:“以后想吃肉了,就到阿姨家里来,家里肉还是管够的。”

高小宝大受感动,还有些想哭。佟童拍了拍他的肩膀,男的说跟你看不到未来说道:“阿姨是出了名的热心肠,我们小学教室没有窗帘,晒得要命。阿姨开了一次家长会,就把这事记下了,没过几天就把窗帘做好了。在小学里,我们班是唯一一个有窗帘的班级。”

“大哥,布防的事情,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重新思量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撤离这个位置,至于布防方面,我们还是按照现在的布防进行。”肥鸭说着。

“现在的布防?”二聋子惊讶地说着:“肥鸭,我们一旦撤离,现在的布防瞬间就会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内,柳辰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在撤离,并且派人监视。

如果我们还按照之前的布防,在新的地方把守,那我们岂不是把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了柳辰了嘛!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还有防御的可能性了吗?”

蔗熙听到这,也是看了一眼肥鸭。

“你会这么想,柳辰就不会这么想了嘛?我们的布防,确实会在撤离的过程中全面暴露。但是,柳辰一定会认为,我们不可能再用这个布防。”肥鸭说着。

“有道理。对象说看不到未来怎么办”蔗熙点了点头,随后说着:“柳辰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爱自以为是。他认为我们会变得东西,我们就不变。”

“嗯。”丫头也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肥鸭。

肥鸭听见丫头在附和,也看向了丫头,两个人四目相对,互相都感觉对方并不简单。

身上多了一些重量,恍如轻轻的缠带,缠着我的身躯,缠着一丝的柔情蜜意,我感受着近身贴紧的温暖和绵软,完美得连拒绝声都发不出来。

她身上有着少女独有的清香,如淡淡桃花般的醉人,她唇瓣上的湿度,很快的从我的额头一路到脖子,那轻轻划过的感官,把我彻底的沉沦。

鱼儿在池中缓缓游动,受惊的带出哗哗的水声,在房子里的静谧下,都清晰可闻,我享受着骆樱神给我带来的温暖,再也不知自在云中还是雾里了。

…………

穿起了道袍,我全身上下都觉得有用不上来的气息能随心所欲,男朋友说给不了幸福要分手这是阴阳调和后带来的影响,当然也是继叶孤玄后的第二次如此了,它们让我的修为屡屡感应到突击的征兆。

看我穿上了衣服,骆樱神也缓缓的坐了起来,那如出浴一般朦胧的眼睛而温香可人的醉态,最是动人心魄,而那散乱零落飘在肩上的长发,同时点缀着她完美骨感的身段。

“再留一会?”她缓缓的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去一趟玉台,怕是要入归一。”

“原来是这次使节团的王首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于突然拦在我面前的人,我都打心底不喜欢。王为木呵呵一笑,打量了我一眼,说道:“本座常闻道盟在夏首领处讨了没趣,坏了一座大中枢和一座小中枢,难免有些好奇,不过现在一见,尊夫人亦有轮回境的修为,想不到夏首领不过造化境,差距竟

悬殊如此。”

今天的吕文斌,手术服是制式的绿色,帽子则是自带的粉色,而且两边各有一行大雁。

霍从军也看的有点扎眼睛,摇摇头,道:“二助是凌然自带的助手,不知道怎么想的。凌然就是一助,男友说给不了我未来要分手我今天想让你重点拍一拍他的。”

“自己带助手的助手?”邓文胜也是见过世面的,用怪异的的表情看霍从军。

“凌医生可以说是我们云医的明星医生了。”霍从军呵呵的笑两声:“肝部手术和骨科手术做的都很好。”

“肝部和骨科手术一起做啊。”邓文胜重复了一遍。

霍从军点点头,又拉着邓文胜,换了一个方向。

从纵向去看,凌然脚下,赫然是一块夹板。

邓文胜当场愣住:“他骨科手术是在自己身上试验的?”

“凌医生的脚受伤了,但是,轻伤不下火线!”霍从军逮的就是这个场景。

邓文胜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拿出照相机来,给了个十五连拍。

再回过头来,邓文胜的想问点凌然的事迹,目光却是不自觉的又被吕文斌的帽子给吸引了。

“我特么…”孙大圣还想说点场面话,但是一想到人家两千万的车,孙大圣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

周围的人都悻悻离去,对于林知命,大家已经全部改变了认知,林知命在他们的眼里再也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透明人,他的身体,似乎散发着金子的光芒。

与此同时,给不了未来要分手另外一边。

林知命的车上。

“去哪?”顾霏妍好奇的问林知命。

“你上我的车,你问我去哪?”林知命问道。

“哦…也是,那你想去哪去哪吧,天涯海角,我都跟你去。”顾霏妍笑眯眯的看着林知命说道。

“开房呢?”林知命问道。

“也可以啊。”顾霏妍笑着点了点头。

“你就不怕开了房我把你给吃了?”林知命皱眉问道。

“我心甘情愿哦。”顾霏妍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状。

“我这人有暴力倾向,我会拿鞭子一边抽打你,一边让你叫爸爸,变态不?”林知命面色狰狞的说道。

这一次,我能够看到略微纤薄,却不透明的衣服里面,她并未着上肚兜,所以在即将一览无余的时候,我伸手就拿住了继续分岔的衣襟,可同样,也难以避免的触及到了她的娇躯。

她不是韩珊珊那样的前凸后翘类型,甚至是有些骨感的,但这样的女子更是文秀而知性,让我忍不住也有些怜惜起来。

骆樱神对我触及她的身体,似乎并不排斥,而是放开了我的手,将它们缓缓的放了下来,并且看着我接下来该怎样。

面对进退两难,我尴尬之极,深知放下手衣服就会继续滑落,但不放手,这动作实在是暧昧得发慌,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胸前的一大片地方的肌肤吹弹可破,如饱暖的玉色,又如蜜糖似的润滑,让我心中也不得不赞叹几句,当然,直说出来实在太过无礼了。

“妾身好看么?”骆樱神淡淡的笑道,那种笑容,如催动着我放开手脚一般迷人,而她的双眼中,也已经将身许之。

我缓缓的闭上眼睛,然后松开了手,但这时候的我,已经听到了衣服彻底滑落的声音,而她的急促呼吸声,也缓缓的靠近了我。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