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跟我看不到未来,男朋友说未来没有希望

“我知道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个证据,现在我把它给你,希望你能给我个合理解释。”

“当然,我不也不会强迫你,毕竟我们本就是互相利用。”

“只是现在有一点你要明白,如果你继续选择跟李文远合作,我可以不去管你,但却不要跟我为敌。否则一旦出事,我绝不会因为你曾经有过悔改之心就轻饶你,所以希望这次你能考虑清楚。”

听到这话,依柔的脸色瞬间变化,但却没有回答。

因为她怎么都没想到陈天手里的证据回事这个,这让她恐慌的同时,也不由想到留存这份证据的秦逸明。

虽然她今天的劝说计划失败了,但看到陈天并没有绝情,反而还给她留下了后路,跟着她就决定冒险一次。

“如果我说这些都是有苦衷的,你会不会相信?”

陈天惊讶依柔的承认,尤其是这认真,更让他没想到。

“这么说来你是承认录音里的女人是你了?”

听到这话,男朋友说跟我看不到未来依柔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驳。

余飞发现,小灰是有自己的优势的,那就是小灰的速度比头狼快一点,并且力道大一些,看似都倒飞回去了,头狼却飞的更远一点。

“嗷呜!”

第一次交锋占据了一丝上风,小灰仰起头得意的长嚎一声,在夜里惊醒了无数休息的动物。

头狼眼中的凶戾气息更重了,骄傲的头颅微微低下,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小灰,余飞感觉到了一种叫做杀气的东西。

小灰长嚎完,谨慎的和头狼对峙了起来,第一次是试探,接下来那就是生死战斗了,绝对容不得一点失误,失误的下场就是死亡。

瘦猴和王大锤第二次想要将余飞拉上来,余飞没有理会,而是紧紧握住短刀,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当一个男生说我们没有未来

夜风沙沙,渐渐凉爽了下来,周围却杀机四伏,狼群都低着头,做着攻击的准备。

吼!

这次依旧是小灰首先攻击,但是他却没有选择飞扑,而是后退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开始加速狂奔,向着头狼冲去。

别看小灰是一只狼,但是智力却不低,他懂得运用自己的优势,既然力气大速度快,那么就来身体冲撞,然后依靠速度获得胜利。

山老终于不淡定了,心里惊慌无比,他怎么能甘心,到手的城主落入他人手里?

“呵呵,他一个伯爵,蛊惑人心,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话落,吞元老朝着三环居民喊道:“三环居民听令,现在向二环转移!”

海元老也冲着八部亲王下了命令:“各部亲王,全部散去,赶往一环商议大计!”

三老打算解散人群,破除叶修的造势,眼下他本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正式好时机,不然放任下去,后果难以想象。

怕是,城主位置真的要落在他的头上了。

然而,他们算盘打的精明,周围却没有丝毫反应,就连八部各亲王都低着头,男友说没想过我们的未来沉默不语。

“你们是要造反吗!”

“林海圣城如今内忧外患,若是让北荒圣城知道我们内部出了问题,你们可知道下场!”

“谁能承担得起!”

三大元老暴跳如雷,怒吼着。

然而,久久没有人回应,他们三个就像是跳梁小丑,显得十分滑稽。

听到这话,再结合秦逸明脸上的忧愁,陈天立刻就露出了惊讶。

“李文远为什么会提前动手?按道理他不应该在没确定你手里有证据之前有计划,难道是依柔搞的鬼?”

听到猜测,秦逸明没有意外,但却再次摇头。

尤其想到今天来人是个高手,他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不是依柔搞的鬼我不清楚,但这件事一定跟他有关系,所以接下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陈天惊讶这请求,就立刻问道:“什么事?”

“从现在开始,到李文航的事情结束,男友说对未来没信心分手能不能让墨儿先跟苏纯儿在一起?”

秦逸明的开口让陈天惊讶,尤其明白其中意思,他更是没想到。

“你是怀疑李文远会对秦墨儿下手?然后来威胁你交出证据?”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咳咳……”

就在这时,一道虚弱的干咳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去。

却见叶修被满头白发的青鱼,搀扶了起来,他气息极为微弱,看上去就好像大病初愈。

“各位……”

彻底恢复了意识的叶修,看了看周围,不想掺和这件事当中。

城主的位置,说来很风光,但是要他为了林海圣城,死守一环城主大殿,就是几十乃至百年,反而是一种折磨。

他还要进入绝凶域,寻找尊师,两位师兄!

眼下若是真的把这件事扛下来,麻烦接踵而至,男人对女人说一切随缘他不想修炼被·干扰,因为权势而让修为停步不前。

他只想叫上雷岗,不要在把麻烦往他身上揽,却没想到牵一发动全身,一句话刚响起,大片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呃……那个,我还有事,各位先忙,不用管我!”

话落,叶修在那些三环居民,还有众人的叹息声中离去!

他本人都表态了,就算所有人坚持,也毫无意义!

扶着桌沿稳住身形,王乐面色羞恼的狠狠瞪了两人一眼。

侧身从秦昱身旁掠过。

先前嚣张的气焰消失,背影萧瑟的狼狈逃窜。

“你怎么有时间来?”见到秦昱来报道,对张涵来说可是件稀奇事。

他还记得自己是摄影社的成员?

“学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秦昱反问道。

“没事。”张涵叹了口气,“李漫老师要走了。”

“我知道…你想跟她?”秦昱知道她对李漫的崇拜,男朋友觉得我们没有未来还有对摄影的爱好。

“现在不行,学校不会同意的。”

想要休学跟李漫去采风,时间、地点、行程都不确定。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全问题!

毕业证学校都没这么操心的,以张涵的成绩怎么都能过关。

关键是她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学校担不起这个责任。

张涵又不能跟家人说,自己要投身摄影业。

“我妈一直希望我做会计,我爸倒是希望我做一名经纪人,反正两人都想我在这方面发展。”

这是一件值得沉思的事情,需要审视自我,审视内心,然后得出一个答案。

麻老道和老鬼头都低头思考了起来,仿佛变成了雕塑一般,余飞也不着急,夹着烟看着雪白雪白的天花板。

“以后我们两个的命和身家,全都属于你,你什么时候觉得我们不靠谱了,什么时候就杀了我们,要是我们活着,就拼了这把老骨头,报答你的恩情!”

刚好是一根烟的时间,余飞将烟头捻灭的时候,麻老道和老鬼头对视了一眼,男朋友说我们没有未来然后对余飞说道。

这边算是答应了余飞,保证自己绝对可以保守秘密,并且宣誓效忠一样。

麻老道说完之后,老鬼头和他一起盯着余飞,等着余飞的下文,看看余飞还有没有条件,或者说什么时候行动。

“说实话你们你们两个的倔脾气,能把一个目标定下来追寻一生,反而让我对你们放心了,行,我选择相信你们!”

余飞过了几秒钟之后,没有让两人感觉度日如年,便完成了这个约定。

说实话余飞还真的相信两人答应保密之后,是真的可以保密。

“既然这样,那就顺道把我送到秦逸明家吧,正好我有事找他。”

听到这话,依柔惊讶,但看到陈天的认真,她就点点头,直接加速去了目标地点。

……

去秦家的路程不长,陈天也很快见到了秦逸明。

虽然这家伙意外他的到来,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看到这家伙的脸上的愁容。

“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李家找到新证据,直接威胁你了?”

听到这话,秦逸明看看陈天,就开口回答:“应该不是李家,而是李文远出的手。”

“李文远出的手?”

陈天意外这个回答,就立刻问道:“难道他在得知消息之后对你下手了?”

看到惊讶,秦逸明意外,但却跟着摇头。

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件事算不算巧合,但碍于凌晨的报复,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今天凌晨的时候,我这边来个不速之客。”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来杀我的,但我觉得却像是来踩点的,尤其是对墨儿的踩点,让我很担心!”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