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女朋友怎么说,被甩了日语怎么说

他起先以为经理这次给他的是什么难缠客户提出的需求,没想到,当头一页,却是一张入职报名表。他的目光先是落到照片那一栏上,一个长发披肩,面相清纯的少女闯进他的眼帘。

“这是?”

他边说边将目光移到姓名那一栏上,啪的一声,他将那摞A4纸拍到办公桌上,面容惊恐,如遭晴天霹雳。

“老总的宝贝闺女非要到技术部来任职,我也没办法,咱组里人都什么脾气你也知道,交给他们,老总的宝贝闺女不得天天找老总告状啊?”

“不是不是,老总的闺女·····”迟疑了会儿,陈江再一次问道:“她真叫王丹?!”

“对,就叫王丹,怎么,你认识?”林经理又指了指那袋档案:“那里面有她近期的照片,你要是认识她,那再好不过了。”

陈江闻言,干净将老总闺女近期的照片从翻了出来。

红色短发,身材纤瘦,甩女朋友怎么说眼神灵动,嘻哈风格装扮,还有滑板!

这不正是他在公交车遇到的那人吗?

中午也是在这里吃的,舒丹是下午才回来的,告诉两人,也没什么线索,更没什么可疑人。

本来定性就是自杀的,这一来,更没说的了。

按理说,要是不担心这里再次出事儿,舒丹就没事儿了,案子定性,该回去了。

可舒丹也感觉这里不那么简单,尤其是尹阳也说过,不敢靠近那古井,或许那里和村子里的事儿,有什么关系呢!

黎旭辉是担心的不行,说什么也不让尹阳和罗刚走,舒丹也跟着留了下来。

三人在黎旭辉的办公室聊天,天色要黑下来的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年纪在四十出头的样子,一脸的愁容,在门口看了一眼,转身要出去。

“曹彬!”

黎旭辉喊了一声:“你有事儿?”

“老爷子,我······没事儿!”这曹彬在门口支支吾吾的,不肯进来。

“你给我进来!狠心甩了前女友后悔了

黎旭辉一瞪眼睛:“有什么事儿,说一说,别藏着掖着的,最近,咱们村子里,要出大事儿!”

她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施大哥,我,我不紧张,我只是怕给你丢脸。”

是的,她不怕丢人,她只是担心自己穿的这么简陋,影响到了施清海。

“怎么会丢脸呢?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我能约出来都开心得来不及了,怎么还会丢脸呢?”

施清海假装听不懂梁若雪的话语,奇怪地问道。

梁若雪羞红了脸颊,忙捂住自己的脸颊,深深低下头去:“对不起,我很不好意思……”

对她来说,施清海犹如黑暗的夜空里最璀璨耀眼的流星。

她很喜欢。

可是,她也知道,流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

虽然两人现在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一米多,如何甩掉女朋友但是两人生活的距离,身份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

“没事,我只不过是上班无聊,上了一天班,都感觉没什么意思,过来看一下你。”

施清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现在,看见了你,我感觉生活变得有意思多了。”

“今天那个猥琐男是怎么回事?”施清海挑起话题问道。

也就过了几分钟,电梯这边又是好几个人过来了。围观的人认出来他们的身份,又是被惊到了!

夏氏集团的夏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居然来了!这个时候夏氏已经破产的消息还只是有限的范围内知道,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位老爷子依旧是莱文市巨无霸一般的大财团夏氏创始人!

现在看到他急匆匆的神色,以及走过去的方向,所有人的心里都出现了一个猜测。

难道……他也是为了那个苏长河?

最后,看到夏老爷子果然是站在了那个病房的外面跟梁院长说起话之后,全部都觉得心里猛然震动了一番!甩女友的方法

果然如此!

这个苏长河……到底是谁?

苏小小开始并不知道夏老爷子到底是谁,不过在听到他是夏未央的爷爷之后,立刻明白了!

非常礼貌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她现这位老人跟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似乎对于自己都有种说不出的敬畏和小心。

这就让苏小小感到奇怪了,夏氏集团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是个人就知道,就算南宫问仙跟夏未央在一块了,他们也不用这样啊?

接着,她动作利索把照片发了九宫格。

叶凡打开自己朋友圈一看,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南陵一游,收获男朋友一枚》。

他忙对陈惜墨开口:“陈小姐,你这样搞会出事的……”

被陈惜墨男朋友看到无所谓,但被唐若雪或宋红颜发现,估计就麻烦大了。

“叶凡,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气一气某个人。”

陈惜墨轻咬嘴唇看着叶凡:“你放心,甩女朋友最好的办法我待会就把它删掉,一定不会给你招惹麻烦的。”

“我也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接着,她从爱马仕手袋掏出一只没开封的百达翡丽手表,然后动作纯熟戴到叶凡的手腕上:

“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也是感谢礼。”

她笑容灿烂:“谢谢你昨晚救了我。”

“昨晚举手之劳。”

叶凡摆摆手,随后又摘着手表:“这表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他对表没多少研究,但看款式和质地,十几万是少不了的,再说了,收女孩子的表也不合适。

梁若雪深深地看着施清海,似乎是要把施清海的模样烙印在心底似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敢于与施清海对视。

她的心底,燃起了某种勇气。

“谢谢你,施大哥。”

她轻声说道。

——

梁若雪很好,施清海很喜欢。

第二天下午,他做了第一个尝试。

买股票!

假若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某种规则,怎么甩掉女朋友而这种规则又会将自己与兵王秦风默默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无论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会被这个世界所修正!

正如自己刚开始穿越回来所想一样!自己不想与兵王秦风产生任何联系,于是自己需要把资产进行缩水,但是缩水资产,这一切都是要建立在逻辑合理上!

买股票,对施清海来说,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尝试!

“分析师,你是说白云机场、万行银行、以及科润建材这三只股票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持续下跌吗?”

分析师自信地点了点头:“是的,经过大数据分析以及我长达数十年的从业知识,这三只股票在至少一个月内将持续下跌,并且不会回升。”

结果下一刻车子停下来之后,李婶儿这些人全部惊呆了。

足足十几名医生第一时间围了过来,还有好些个护士,问清楚病人是苏长河之后,整个正门的其他人都被堵在了两边,全部给这辆担架车让开了!

整个清河市医院,显示出了从未有过的重视!

李婶儿跟村民们一脸的茫然,这么多的医生和大夫真的都是为了苏长河来的?

他们觉得难以置信,如何和女朋友分手可是眼前的事实却又的确如此。尤其是那个戴着眼睛的老头,居然听人说是莱文市第一医院的院长!

居然就连院长都亲自跑出来!

苏长河……难道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身份?

趁着担架车开始做检查,外面的李婶儿偷偷将苏小小拉了过来,然后小声问道:“小小,你们家是不是有亲戚在这医院里面?”

她这话问出口,旁边几个人都是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苏小小。之前他们还觉得震撼,刚才偷偷打听了一下简直被吓到了。

所有人都在好奇苏长河的身份,要知道梁院长可是很久都没有主动参与哪个病人的治疗了。

苏小小很平静,虽然依旧不知道南宫问仙到底在干嘛,但是她知道一切肯定跟他有关系。

“没什么亲戚,我哥的朋友跟那个院长关系不错而已。”之前的时候梁院长就是这么说的,所以苏小小也只是重复了一遍。

她这话让对面的人都是张大了嘴,苏维康的消息一直很少听到,村里人都觉得苏长河就这个女儿有出息,上了东海大学!

至于他的儿子,一直只听说是京都军队的队长,怎么还会跟莱文市第一医院的院长成为朋友,而且看这架势就知道并不是普通的朋友!

咂了咂舌,李婶儿又是问道:“你哥这朋友……他是干嘛的?”

“他是开出租车的。”苏小小没有多说,她所知道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南宫问仙除了在桃源干活之外,的确就是个出租车司机。

虽然是业余。

眼看李婶儿这些人还想问什么,结果那边的梁院长却是喊着苏小小让赶紧过来签字,所以另外几句话还是没问出来。

之后,也就几分钟的功夫,一帮气势汹汹的年轻人突然就涌上了楼。一时间整个楼道的目光都是投了过去,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梁院长都主动跟他们打了招呼。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