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看不到希望,老婆说让她看不到希望

宁雷霆继续加一把火道:“只要你答应跟我联手,灭了杨家后,我只有倾城集团跟风梦集团,

剩下的,都归你!你看怎么样?”

闻言。

噗通!

噗通!

云东阳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宁雷霆竟如此大方。

要将整个杨家的资源,送给自己!

杨家可是豪门啊!

拥有的资源,无法计数。

如果云家得到杨家的资源。

这对云家实力来说,绝对是一次暴增!

俗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

在如此庞大的利益趋势下,云东阳心动了。

姚余海皱起了眉头,韩三千这是给自己添堵,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以他的实力,一个女人看不到希望对方来报复,来多少杀多少,岂不是更加简单痛快。

“你转嫁了仇恨,在我看来,这是多此一举。”姚余海说道。

韩三千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多此一举呢,我还可以利用他来对付姚家,当然,这是在基于你食言的前提条件下。”

毕竟他已经干掉了那么多人,多阳哥一个,也不算多,斩草除根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吗?

“你要知道,那个叫阳哥的人,身后也是有背景的。”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姚余海点了点头,这一点无可厚非,阳哥要是没有背景的话,断然不敢千里迢迢来到燕京找事,但越是有背景,不就越是应该干掉他,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吗?

“这和你杀不杀他,有什么关系吗?”姚余海疑惑的问道。

“杀了他,他背后的势力必定容忍不了,到时候就是一场拼了命的反扑,对方很有可能会利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来对付姚家,姚家能承受得起吗?”韩三千说道。

姚余海没有说话,感觉人生很失败很迷茫他知道韩三千还有更多的解释,所以他只需要静静的听下去就行了。

果不其然,韩三千接着说道:“没有杀他,他会对我有所忌惮,而且在见识了我的实力之后,肯定不敢再轻举妄动,更重要的是,他对姚汉星的仇恨,现在可以忽略不计,相信他更加恨我,所以这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帮姚家解决了,因为他不会再找姚家麻烦,就算再次来到燕京,也是跟我有关。”

“不,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你们的磨难会比别人更多吧,因为你们是掌握了一些上天法则的人,所以受到上天的报复,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当然了,并不是说,只要大气运的人进了宝藏,就一定会有感应,这里面也要看机缘的,我只能说,大气运的人,进入到宝藏,多多少少会比普通人机会更多。”田震并没有把话说死。

“这种事情究竟是什么人总结出来的?”夏天发现,攒够了失望的经典句子好像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人铺好了路,他们现在这些人,就是踩着以前那些人成功的经验在前进。

“都是老一批的高手了,对了,一会儿帝晶出来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抢,然后直接跳入到下面的岩浆之中去。”田震说道。

“跳下去?下面温度可是很高的啊,我会死的。”夏天说道。

“也不一定会死的。”田震缓缓的说道。

“不一定...”

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天一脸的黑线,之前听到田震让他跳下去的时候,他还想着肯定是安全的呢,可是听到田震说不定的时候,他就彻底的蒙圈了。

果子成熟了,他最少得把那些地承包下来,然后再浇上作物改造药水才行,只有那样,才能真正的改变果子的品质。

这天晚上把张雅儿送走,秦风也赶紧找了田宝和石更。

两人这两天也知道了秦风的事情,不过两人在这事上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帮着秦风去包地。

这事谈的很快,几个村子知道秦风要包地,还给出了那么好的价格,一个个纷纷响应。

秦风找到田宝和石更统计了一下他们承包的数量,发现已经有六百多亩的果园了,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说说微微点头吩咐着。

“田叔,更伯,你们这两天对这几百亩的果园进行浇水,记住浇完一亩,隔一天就对浇完的果园进行采摘。”

两人全是一愣:“啥?现在浇水?小风你没毛病吧?果子已经熟了,浇什么水啊?”

“是啊,小风,这会浇水已经没用了。”

秦风笑笑:“我让你们浇你们就浇,还有一点啊,记住浇水的时候,先把这药水况上水等量的浇到每颗树下面,一亩地一瓶,绝对不能马虎。”

“你们几个就乖乖等死吧。”

一边说着,他上前又是几脚踢在了几人的关节上面,直接把几人的关节全给踢开了。

他这会是真的有点郁闷,这种垃圾想杀不能杀,想要钱,现在常美凤把视频传出去了,他也要不成了。

这可是真的太扯淡了。

那几人求饶不成,面色一变:“秦风,你有本事就举报,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你得意了吗?对某人失望心寒的图片”

“我告诉你,我们的组织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我们的组织报复你吧!”

“就是,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我们的组织一定会惩罚你的。”

几人不停的说着,秦风听的更不屑了:“呵呵,怎么?软的不行这换成威胁了啊?”

“你觉得就凭你们组织能把我怎么样吗?赶紧让他们来吧,我正觉得杀手这玩意挺神秘呢,要是来了我杀几次估计也就不觉得神秘了。”

几人那个气啊,他们没想到秦风如此软硬不吃。

不过就在这会,常美凤也打完电话了,再接下来的事情倒是简单了,几个人很快被警察带走了,秦风做为当事人同样也跟着去录了口供。

“你可知道你来到这翠竹峰起,便是已经得罪了所有翠竹峰的单身男子,这些人都是你的挑战者,写给心累的自己所以你不强,你只能受伤,或者死亡。”碧瑶怜悯的看了李文浩一眼说道。

“这些人都是你的追求者?”李文浩翻翻白眼道。

“那是 他们一厢情愿,我从未给过任何人希望,这些人想尽办法想要接近我,但是他们连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同桌吃饭,还…..”碧瑶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脸色绯红。

“还什么?”李文浩傻傻的问道。

“没什么,你只要记得,从你来到这翠竹峰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做好面对每天的不厌其烦的挑战,因为我这山头,每天都会有人前来,但是没有我的允许,他们谁也进不来。”碧瑶沉声道。

“那就好。”李文浩听到后面这句话时,心中顿时一松,但是碧瑶后面要说的话,却是让他如坠冰窖。

“但是,我可以放他们进来。”碧瑶看着李文浩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这…..”李文浩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放心,我既然说了不杀你,就一定不会!”

陈天开口保证,但却跟着提醒:“不过你要是逃跑的半路被秦逸明的人追上,对一个男人看不到希望那我就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了。”

听到这话,刘三意外,但却没再说什么。

毕竟现在他才刚刚逃出来,秦逸明就算发现也不可能这么快追上他,所以他犹豫之后,就答应下来。

“只要你能保证不背后下黑手,其余发生任何事情都跟你无关!”

……

有了刘三的妥协,接下来陈天就带着这家伙去拿第二枚铜钱了。

虽然在拿到之前他还有些怀疑,但真当他看到这铜钱的时候,他又跟着意外。

毕竟他没想到刘三会乖乖把铜钱交出来,所以在拿到东西之后,他也没犹豫,当即从车上拿出两万块钱。

“这些就给你当路费吧,如果你觉得不够,等会儿我可以让人再送点过来!”

听到这话,再看到陈天的举动,刘三脸上满是惊讶。

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陈天会给他钱,这让他意外的同时,也不由明白陈天是真的不想杀他,所以犹豫之后,他就直接把钱接了过来。

韩三千这一下就清静了,看来对付不同的女人,还是得用不同的手段才行。

睡到第二天一早,韩三千接到了姚余海打来的电话,这是韩三千预料之中的事情,因为这时候的姚余海,应该已经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对于自己为什么要放走那个叫阳哥的人,他肯定会有所疑问。

“什么时候能见一面?”姚余海对韩三千问道,换做常人,姚余海肯定是用命令的语气说这番话,而且会更加直接的表达,我要见你。

但是对于韩三千,姚余海却没有这么做,不管韩三千在外人眼里的形象是如何废物,但是在他眼里,韩三千绝不是那样的人。

废物,能够干掉阳哥带来的那么多高手吗,这显然是个玩笑。

“我现在可以来你家。”韩三千说道。

“行,我等你。”

挂了电话,韩三千洗了把脸就准备出门了。

不过刚打开门,就听见了吴欣的声音。

“小子,你也太无情了吧,在我家住了两晚,连谢谢都不说一句,而且还都是不打招呼就走了,小小年纪就这么渣了吗?”吴欣一脸不满的对韩三千说道。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