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对未来害怕,和女友的未来生活

吴恋萱盯着那两个字,直想盯出两个洞来。

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大晚上的还能有什么事?

这两天由于受到惊吓暴击,昨晚没睡好。

今天又收拾东西来收拾东西去的,吴恋萱累得只想早点拾掇完睡觉。

可是收拾完东西后,想着季慕轩可能会过来。

吴恋萱还是没有洗漱,等着季慕轩的消息。

到了快23点,季慕轩才发来消息。

季慕轩:【我回来了。】

吴恋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门口的屏幕那有铃声响起。

走过去一看,季慕轩的俊脸正出现在屏幕上。

“屏幕右边有个楼梯形状的键,按一下。”

季慕轩的脸正对着屏幕,低沉的嗓音从另一边里传出来。

“哦,好。”

吴恋萱根据季慕轩的指示,找到按钮后按了一下。

没多久,门外传来敲门声。

开门一看,果然是季慕轩,手里还提着两个大袋子和一个小袋子。

离开横折县算起来不到十个月,但如今,女友对未来害怕彼此之间的变化确实大。横折县这边,能够与市里主要领导面对面沟通的,又有几个人?

当然,这些都不是杨再新自傲的地方,能够让他对自己也满意的,还是刺梨种植项目的推进,是怀仁镇产业链的推进,是长善完全中学的建设。

“难得回来一趟,都不与之前的朋友联系一下?”唐慧琪说。

“没必要,主要是没有时间。”杨再新说,“从县城到山坪镇要四十分钟车程,从镇上到我们村,又有四五里。

这时候走,开车到家正合适。琪琪,要不然,明天我们从双沟村那边回去?”

“时间来得及吗,我确实也想到双沟村去看看。你说,是到观景台,还是到摘星台去?”提到之前的所在,唐慧琪也是动心,毕竟是两人最初相识的地方。

“我是想到摘星台去,不过,现在肯定去不了。上面可能结冰了。”杨再新说。

“那等夏天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米米回柳河市吧。”

“好,那就说定了。”如今,女朋友未来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没告诉米米,但到春节之后,也得跟米米坦白了。

市里有态度就是好事,表示市里对章童俊之前的工作是认可的,对章童俊这个人也是认可的,对长坪县这一年的工作是认可的。

“田哥,书记的事情还要你多辛苦,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

我或许做不到什么,但肯定会过来的。”杨再新说,心里万分感念章童俊对他的提携、重用和教导之德,但实际上,他不可能留在市医院多长时间。

县里安排田小伟在市医院照料章童俊,有什么事情,自然有田小伟处理。杨再新在县委和怀仁镇都有事务,不可能离开岗位多久。

长善完全中学的建设,目前已经进展过半。杨再新几乎每周都要到学校去看一看,也是要监督施工队伍,在质和量上都要保障。

如今,进入五月份后,长善完全中学的建设的主题基本完成,但内部粉刷、附属建设的工程多,施工队队伍也多。不像主体工程那样,主要是宏远矿业的队伍在做建设,质量会有保证。

原计划是最迟七月份,就必须将基本建设工程做完,放置一道两个月,使得墙漆之类对身体有害物散发走,女朋友因为未来很迷茫九月,学生入住。

对了,昨天省里的专家到市里来,对书记进行会诊,结果并不好。”田小伟说到这样令人担忧的结果,不由自主地又抽泣起来。

拍拍田小伟的肩,杨再新说,“田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们相信书记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够挺过这一关,恢复身体健康。”

“我也相信,书记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好起来。”田小伟说。

对章童俊的理解,田小伟自然没有杨再新体会更深,当初章童俊在横折县当县长,身边的阻力大得多。

在逆境里,才更加体现一个人的心性、决断和魄力;也更显示一个人在选择的时候,立足点在哪里。

杨再新到双沟村、到怀仁镇做工作,很大程度上都是受到章童俊的影响,才会咬牙坚持,做好自己。

特别是到怀仁镇之后,杨再新职位变化,利用职权随手可拿到的钱财,是非常简单的。但他从不动心,连念头都不起。

这样的心态,就是因为在章童俊身边三年,特别是一个人在某些位置上,要做到坚持与底线。

“这个拿着。”季慕轩将小袋子递给吴恋萱。给女朋友的未来规划书

“这是什么?”吴恋萱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两个小瓶子。

“治疗淤青的喷雾剂。我练舞的时候磕碰到都会用这个,很有效也很方便。”

“不……”

“用”字还没说出口,季慕轩就提着两个大袋子,大阔步走向她的卧室。

“哎哎哎……”腿短的吴恋萱根本追不上季慕轩。

将手上的袋子往地上一放,季慕轩就开始卷床上的被子。

“你在干嘛?”吴恋萱一头雾水。

“把被子和床垫换了。”季慕轩手上动作不停。

“为什么要换?”

“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暂住过。”

“哦,没事,我反正就住一晚,明天我再把我自己的搬过来。”

“过来一起帮忙铺下床垫。”季慕轩完全没听她的话。

“好……”吴恋萱只能上前帮忙。

忙活了一阵,看见床上那套浅灰色的床套换成了他的白色的床套,季慕轩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老婆和他女儿见状,赶紧从厨房出来,把桌上的那些碗碟收了起来,每天晚上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家里这顿晚饭才算完。

要说刘中舟也算是颇有自制力的人了,虽然是在家里,女朋友说她很迷茫又是借酒浇愁,他也绝不把自己喝醉,总是喝到微醺的时候,就适可而止地停了下来。同样的事情要是放在黄洪亮身上,肯定又是醉成一滩烂泥了。

刘中舟的老婆之所以见劝不动他就随他而去,这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是他一喝就喝得烂醉的话,估计他老婆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每天都喝的。

敢对战神级强者说出就地处决的,也就只有五老四龙王了。

“我明白!”李邵兵点了点头。

看到目的已经达成,林知命心里在冷笑。

所有人都只想到剑道人会不会趁着探索秘境的时候对他下手,却没有人会想到他会不会趁机对剑道人下手,这样等到时候他对剑道人下手,应该就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他了。

“老子的身体可不是你扎完后拍拍屁股就能走人的。”林知命暗暗说道。

针对于林知命与剑道人之间的事情算是暂时有了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结果,林知命自己划着轮椅离开了最高指挥部,李邵兵拿着会议的一些记录跟着一起离开,他要将会议内容分成几份送到其他几位领导的手中,当女生说迷茫的时候同时,他还要去 将处理结果告诉给剑道人。

要让剑道人去当他的仇人的护卫,这件事情还是有一定的操作难度的,所以必须由李邵兵亲自去说。

蒋老在事情有了结果之后就先一步离开了,走的比谁都早。

最高指挥部里剩下的人也就只有几个高层了。

灵犀笑了起来,“洲际官就是洲际官,有着常人没有的能力。”

李雅薇不予回答。

“这个敏压炸弹,只是我为了大家心平气和的谈谈,而做的一个准备工作罢了。”

灵犀很是平静道:“为了表现我的诚意……”

他未说完,有“咔”的一声轻响,娜拉座椅的木腿突然断了。

娜拉本是极为紧张的坐在椅子上,椅腿突然折断,她猝不及防,身体倏然后仰,同时发出尖锐的叫声。

很多人面临意外死亡的那一刻,或是吓傻躲避痛苦,或是尖叫释放恐惧。娜拉明显是后者,她的一张脸已经扭曲变形。

但她却没有摔在地上。

在她后仰的那一刻,女朋友对未来没信心沈约已经到了她的身前,同时带她飞身后退。

一进一退、飘逸自如。

而李雅薇同时举枪,瞄准了椅子的方向。

方初意等人却忍不住后退一步,无论如何,爆炸的冲击力绝不容小觑!但沈约没有再退,他们亦是没有多退。

“我哪里有那么复杂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将他囚禁到死,但是没办法,我必须以大局为重,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如果这个要求都没有办法达到,那我只能说我错看了龙族,龙族哪里是什么世界三大组织,他就是一个孬种集合地罢了。”林知命说道。

“林处长,慎言!”李邵兵皱眉说道。

林知命耸了耸肩,没有再多说什么。

“知命的这个提议,确实在合理范围之内,我觉得可以,诸位可商量一下,如果有不同意见的,可以提出来。”蒋老说道。

蒋老贵为五老 ,他说可以了,还有谁敢有意见?

所有人一致表示同意。

“既然诸位没有不同意见,那对剑道人的处理就按照知命所说的,邵兵,这件事情交由你全权处理,告诉剑道人,他必须保证知命在绝望秘境里的安全,倘若知命死了,那他就让他去陪葬,这是我的命令,如果他不答应,就地处决。”蒋老说道。

就地处决四个字,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颤。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