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在你身上看不到未来,女孩子说看不到未来

“薛猛!你别放肆!”薛仲元呵斥一句,随后看向杨东解释道:“你也知道,茜茜最近经历了不少事,状态不是很好,而且今天咱们要聊的话题,也确实沉重了一些,所以我也是有意的在让她回避!”

“一个小姑娘出了这种事,确实需要时间来调整状态!”杨东微微点头,顺着薛仲元的话往下唠了一句,同时也能理解薛茜最近一段时间的遭遇,而薛仲元今天中午会出现在这里,说明他已经能够代表了薛茜的态度。

“不管怎么说,茜茜能够平安归来,还是麻烦你了!”薛仲元说话间,从椅子上起身,端着酒瓶走到杨东面前,准备给他斟酒。

“爸!”薛猛见状,起身就要把酒瓶接过去。

“坐下!”薛仲元低声喝断。

“薛叔!你客气了!”杨东等薛仲元真要倒酒的时候,这才做出反应,托住了薛仲元的手。

“没事!”薛仲元略微发力,压下了杨东的手,给他斟满了一杯酒,继续道:“小东,前几天,因为薛茜的事,我的确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最早的时候,我让你娶薛茜,除了想要报答你在国外对我的救命之恩,也的确想给你一个好的前途,女生说在你身上看不到未来说真的,我见过太多想要巴结我的人,说句不自谦的话,在兰Z这个地方,只要攀上我这个高枝儿,就算是一只土鸡,我也能让他变成凤凰!但是你想过没有,我如果真想扶你一把,有无数的机会可以给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让你做我的女婿?”薛仲元顿了一下,开口道:“我当初让你跟薛茜成婚,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我是过来人,知道对于婚姻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感情很重要,但是这个东西并不能当饭吃,让薛茜跟你过日子,我感觉很踏实,即便到了今天,仍旧如此!”

李静波看了薛仲元一眼,清楚他还有下话,点燃一支烟,静静聆听。

“我知道,你想要跟薛茜离婚,不仅仅是因为你们家庭之前的小矛盾,同时也涉及到了集团、家族、利益等等一些列的事情,你想跟薛茜离婚,是为了脱离薛家!想要跟我彻底一刀两断!是因为我用虎跃的试探,让你产生了反感!归根结底,这一切都跟薛茜无关,不是么!”薛仲元语气平和的问道。女友说看不到未来怎么回复

战斗如约出现,提前埋伏的队伍野心很大,竟然有种想要将沙漠里走出来的人全都吃掉的打算,对所有闯入他们防线前面的高手队伍开始了攻击。

那些高手更多精通的是近战,在面对成建制的拥有武器的普通人的时候,优势也无法发挥,被打的节节败退不敢硬刚。

这个时候背后的雇用部队竟然开动了,他们仿佛就是在等这些高手队伍先走到前面去,然后自己再出动

顿时被夹在了中间的高手队伍是进退两难了,所谓的前有虎后有狼。

可是他们要是后退,不光背后有雇佣队伍,还有一些以逸待劳的高手队伍,再往后又是沙漠,现在大家的补给可都不够了,退入沙漠之中,不被打死都可能被渴死和饿死。

所以贸然进入荒原的队伍,最后只能做出一个选择,那就是冲击前面的拦路虎,杀出一条血路看能不能冲出去。

大家都在算计,每个人的每个行为都有目的,只是算计有高低的区别。女友说看不到未来分手

战斗就这样开始了,那些高手队伍竟然在逼迫之下选择了合作,因为一个一个队伍冲出去,无异于以卵击石,他们联合在一起,还有一定的希望。

“这一次绑架的事,让薛茜受到了太多伤害了,我真的不希望她在遭遇婚姻的打击!如果你真的想跟她离婚,我也不反对,但是希望你看在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上,别在这时候伤害她,安心陪伴她一段时间,如果真的认为自己没办法继续跟她相处,那么我刚刚开出的条件不变。”薛仲元顿了一下,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认真的看向了李静波:“可以吗?”

“嗯!”李静波跟薛仲元对视数秒,最终端起酒杯,点头应声,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薛仲元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以李静波的性格,真的很难再去反驳。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未来

“小东,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薛仲元见李静波点头,再度对着杨东问道。

听到陈成的话。

白虎并没有生气。

他一脸同情的看着陈成。

在他的眼里。

此时的陈成,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你够种,这句话我会带给军主大人的!”

说完,白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到白虎离去的背影。

陈成脸色阴沉下来。

这个风梦集团,太狂妄了。

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就不知道,这港城是谁的地盘?

真的以为,这里是东海吗?

自己可不会由着他们!

很快。

白虎回来了。

“启禀军主,陈成说让你过去给他磕头道歉,他才肯放人!”

“唉!”

杨风轻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有太多作死的人了!也罢,既然如此,今天我就戏耍戏耍这个小老鼠!”

说着,他对白虎道:“白虎,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率领龙卫给我解决这个陈成!”

“是!”

白虎狞笑了一声。女朋友和我说看不到未来

然后率领数百名龙卫,朝别墅杀了过去。

看着白虎离去的背影。

杨风面无表情。

对付陈成,他并没有使用任何的计谋。

“李静波,你会说人话吗?今天我爸主动找你出来,是为了调解你跟薛茜之间的家庭矛盾的!你有必要三句话里,有两句都是顶着来的吗?”薛猛感受到李静波语气当中的倔强,脸色再度阴沉下来。

“静波,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持你们这个家庭的完整性,既然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坐在这里跟你聊,那么我考虑的,就没有任何家庭之外的因素,我已经想过了,从今天开始,不管是薛家还是集团,都不会有任何事情再跟你们这个家产生任何瓜葛!我想好了,准备革去你在长天集团的一切职务,从今往后,不再让你跟家族的企业产生任何瓜葛,而我也会给你提供一部分的启动资金,让你自己出去闯一闯,至于能走到哪一步,这就要看你的能力了!”薛仲元顿了一下:“我希望从今往后,你我再见面的时候,只是一对普普通通的翁婿,女友看不到未来提分手之间再也不会涉及到任何的利益纠葛,我劝你离婚,是心疼我的女儿,我的外孙,同时还有你这半个儿子!”

李静波听见薛仲元的话,嘴角抽动了两下,没有做出回答。

“并非仇家,当年的情况比你想的要复杂,我们阴阳家自秦灭之后,就驱舟远赴南极仙山,为的是成仙得道,突破地仙的极限,所以我想对方所来,只为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一片天地而已。”老祖宗淡淡的说着。随后又叹息道:“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南极之事,数百年过去,或许那人已经白日飞升了,带入这段仇恨中,不过徒增烦恼而已,并不能对你自己产生任何利益,你说呢?”

“不过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让阴阳家道统就这么消声觅迹吧?”听完陈玄机的话,我心里也很不自在,女朋友天天说我没规划就继续问道:“阴阳家当年这么厉害,会不会也有昆仑仙门一样的山外山,北极仙门一样的雷霆海?会不会藏着阴阳家的绝密文献?”

“你这孩子。有些贪得无厌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不苛求,山外山、雷霆海,确实和我们的阴阳居一样是地仙中三大存在。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们阴阳居早就消失不知多少年了,谁有会去管那些?如果你硬要我去回忆,并且告诉你,那也没什么,只能说,山外山和雷霆海,当年还不配给我们阴阳居提鞋的!”陈玄机虽然有些不想说,不过一旦说出来,那股子傲气,却是油然而生的,对比反差谁都有,这也算正常。

“爸,你说的这些,都是让我想跟薛茜离婚的诱因,但除此之外,真的是有感情因素的,在一个家庭当中,或许如你所说,会变淡的感情并不重要,可是关心很重要!在我之前跟薛猛的一些列冲突当中,薛茜从来没有在乎过我会怎么样,我承认他没错!一个女人在乎自己的家人,这很正常,但是在薛茜眼里,我并不是她的家人!说真的,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李静波坦诚相告。

“我承认,你说的是有道理的,因为薛茜从小就是一个被宠大的孩子,她的人生里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人情世故,她也不懂那些家长里短!可是归根结底,你们俩之间的问题,如果刨去家族因素的话,都是一些寻常夫妻会遇见的小矛盾,作为一对夫妻,出现问题是无可避免的,作为一个父亲,我更希望你们在遇见事情之后,是去选择调和,去磨合,去包容!而并非采取离婚这种极端的方式!”薛仲元耐心的劝解道。

“爸,您放心,如果您担心的事情,是我跟薛茜离婚之后,会影响到薛家或者长天集团,那大可不必,我李静波没那么大的野心,更不会对薛家倒打一耙!”李静波固执的回应道。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