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问你拿什么给我未来,女人问男的你能给我什么

只要能成为一天的粉丝,那么他就能得到一次收获,他现在只想做个实验,看看化神灵者成为粉丝之后,是不是能够给他创造更大的收益。

“我,我,我要。”

朱雀城主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其他的灵者都有了自己的土地,到时候他只能在旁边眼馋。

“好,那我现在就开始了,给所有灵者都进行赐福!”

林木说道,他立即开始忙碌起来,和之前一般,按照人口来划分,给每个人都开辟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

“感谢仙人赐福,感谢仙人赐福!”

所有的灵者再次进行祭拜,他们可不是被逼得,一个个真心的感谢,对林木敬若神明。

“多谢仙人赐福!”

看着自己比别人更大的一块土地,朱雀城主也终于真心感谢了一番。

立即,林木感觉到五皇令牌一阵颤抖,接着他的内空间,一滴紫色液体凭空凝聚,落入了地面的灵液湖泊中。

“果然,粉丝的实力如果能达到化神灵者境界,已经可以直接凝聚紫色灵液。”

“诶!女生问你拿什么给我未来怎么就只亲脸啊!”

“再来一个!”

众人也不禁有些失望,尤其是有些男士,兴奋异常,这么漂亮的美人,自己亲不到,哪怕看到她被别的男人亲,也会有种莫名的快感。

“放心吧,回家我会亲个够的。”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江颜拿精致的指甲在他手上狠狠掐了下,林羽嘶的吸了口冷气。

接下来杨晨铭又送给江颜和林羽一首歌后便匆匆告辞了,一会儿他还要回京城,得连夜赶飞机。

送走杨晨铭后江颜脸上幸福的神色还没有消逝,好奇的冲林羽问道:“你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啊?”

“笑一个,给我笑一个就告诉你。”林羽笑眯眯的说道,似乎对江颜的笑带着某种执念。

江颜瞪了他一眼,接着有些敷衍性的一咧嘴,露了下洁白的牙齿,说道:“可以了吧?”

“不行,笑的太假了,比哭还难看。”

“爱说不说!”江颜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开始吃饭,索性也不问了。

到今天为止,江颜和何家荣结婚都整整两年了,都还没有孩子,江敬仁老两口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何家荣”那方面有什么缺陷。当女生问你对她的感觉

“争,争,每晚都争呢,妈。”林羽笑呵呵的说着,把那碗白色的汤一饮而尽。

晚上洗完澡后,江颜特地换了一身比较性感的睡裙,半截白皙结实的大腿和整条小腿裸露在外面,上身锁骨和微微的事业线也隐隐若现。

她今晚上突然很期待,期待趁着这股兴奋劲能与林羽发生点什么,那自己便不亏欠何家荣了,对父母也有交代了。

否则过了今晚,她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了。

但是林羽这个杀千刀的就跟眼瞎了一样,洗完澡后跑到地铺上就睡了,江颜气的拿了个枕头扔过去,骂道:“睡,睡,睡死你吧!”

到了半夜,林羽猛地惊醒,发现自己的鼻子竟然呼呼的流着鼻血,吓得他赶紧跑去了卫生间,而且他感觉肾气十足,那方面的冲动很强烈,一个女人问你能给她什么吓的他赶紧找出银针在自己腰上扎了两针,将冲动抑制了下来。

刚才出言挑衅的几个人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给抽烂!

这不是捅了大娄子吗!刚才为什么非要嘴贱的上去表现一下?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李文浩的记性不是很好,可以偷偷的躲在人后,让他忘记刚才的事情。

孔梦云用手捂着张大的嘴,比其他人更不敢相信。

她心中曾经猜测过李文浩时不时认识什么高层领导,但绝对没想过他就是领导本人!

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李文浩看着游总,淡淡道:“不用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没有任何作用。”

他拿起账本狠狠的在桌子上摔了一下:“刚才的账目我已经查的很清楚了,我相信你也明白自己都做了什么。”

游总脸色苍白,差点跪倒在地上。

只有他清楚,自己贪污的数额到底有多么庞大!

李文浩继续道:“刚才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马上就到,现在把你手下的党羽全都写出来,我可以对你宽容一些,如果遗漏一个名字让我查出来了,你能给我什么怎么回答我保证可以让你永远出不了牢房。”

黎主任立即道:“都现在了,你还装什么呢?游总想用什么方法开除你,就用什么方法开除你。”

“你他妈快给我闭嘴!”

游总冷汗直冒,一声怒骂打断了黎主任,这个废物怎么惹事儿,能惹到老板头上去?自己就算是权利再大也不行呀!

黎主任吓了一跳,接着回过头看向游总弱弱道:“怎么了游总,是我话太多影响你发挥了吗?”

游总怒道:“我发挥你个大头鬼!你是想要死了吗?”

黎主任呆若木鸡,怎么游总什么都没干,先把自己给骂了一顿?难道真的是话太多影响了他的风头?

正当他茫然无措的时候,震惊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高高在上的游总,竟然大步的来到李文浩的面前,接着露出了恭敬的表情:“李总,是我手下不懂事,当女人问你能给我什么还请您能原谅。”

他可是在董事会上见过李文浩的,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是这家公司真真正正的掌权人。

李文浩仍然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你不是准备开除我吗?怎么现在又变成这副样子了?”

等晚饭结束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林羽急忙将外套脱下来罩在两人的头上。

为了避免酒驾,他们两个来的时候并没有开车,而是打车过来的。

这会儿下雨,车自然不好打,所以他们两人便躲在一旁的树下等着。

因为都躲在衣服下面,所以林羽和江颜两人靠的很近,近到身子几乎已经贴在了一起。

江颜面色通红,感受着林羽身上的体温,竟然莫名有些心安,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来车了,走吧!”

这时林羽突然跑过去死命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人家司机根本就不想拉他们,但他挡在车前不让人走,一般这种天气司机都会挑划算的生意做。

林羽直接采取金钱攻势,说道:“五公里,给你一百!”

“小伙子,我告诉你,可以问女孩未来的规划吗我不是为了钱,我是看你们淋雨心疼你们,上车!”师傅利落的说道。

“愣着干嘛,上车啊!”

林羽颇有些自豪,见江颜站着没动,赶紧招呼了她一声。

她居然是宫廷御厨满汉全席的传人?

可她从来没有听时锦程提起过相关的事啊。

满汉全席经过口口相传,许多菜的做法如今其实都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只是仍然有少部分连史料都没有记载过,便成了满汉全席传人们的独门绝密,而对外界轻易吃不到这些菜的寻常老百姓来说,这些菜和“失传”了也没什么两样。

时音有些懵,突然又想起时锦程的那个笔记本。

笔记本到底哪里去了呢?

她陷入了沉思。

突然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时音愣了一下,朝着玄关的地方望过去,果然刚好看见祁嘉禾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整个客厅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时音从沙发上坐起身,当女生问你能给我什么看着他换好鞋,然后目不斜视地朝着楼梯的方向走过去。

她深吸了吸口气,才鼓足了勇气硬着头皮叫他:“祁嘉禾……今天早上我太冲动了,没弄清楚就对你说了重话,你别往心里去。”

虽然这话她是违着心说的,但好歹东西确实没丢,她不能错怪他。

也是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东西居然这么少,少到一只行李箱就能全部塞下去。

她甚至连化妆品都没几件。

拖着行李箱离开房间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住了一个多月的房间,这微垂着眉眼才合上了门。

今天晚上就先找个酒店凑合一下吧,明天再去物色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房子可以租。

万向轮滚过木质地板,骨碌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吵,时音怕打扰祁嘉禾休息,于是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提起箱子,往楼梯的方向走。

长廊尽头就是祁嘉禾的房间,正对着楼梯。

时音正要下楼的时候,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开门的声音,紧跟着,祁嘉禾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么晚,去哪?”

时音回过头,看见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浴袍靠在门框旁,睁着一双漆黑冷静的眸子正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薄唇抿成一个淡漠的弧度。

“打扰到你了吗?”时音觉得有些尴尬,“你回去休息吧,我马上就走。”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