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问我能给她什么保障,女朋友要婚前保障是什么

剩下两人虽然不语,却也流露着深以为然。

目光之中意味深长。

庄鸿和八个队长以及一众高层,霍然变色,眉宇之间蕴着隐怒,似乎下一刻就要发作。

映九娘一摆手,制止他们。

目光一扫而过,笑了笑,“几位叔叔,何必把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帮我度过劫难?

呵,那我现在说一句,九娘再次谢过各位叔叔了,无需你们帮忙,生死有命,你们还是回各自的山头吧。”

“你……”几人脸色顿时阴沉,被一个小辈当年戳穿,可谓羞恼之极。

半晌。

苗五陵叹了口气,“九娘,何必要把话说透呢,我们这样做,无非是给你留个面子……”“不必了。”

映九娘一摆手,“不过是你们的遮羞布而已,觊觎我主峰的防御大阵罢了。”

顿了顿,冷冷道,“临行之前,我父亲说的清楚,当初请阵法大家布防御大阵,你们可是都不同意的,乃是父亲一人出资……今天我把话说透了,女朋友问我能给她什么保障防御大阵的指挥权,我是不会给你们的,除非杀了我……不,即便杀了我,你们也得不到。”

一下跪在地上,仰天长啸:

“我是哈麻皮!”

“我是哈麻皮!”

“我是哈麻皮!哈哈啊哈哈哈哈~~”

路人以为遇到了酒疯子,纷纷避让,不少男人看着那道俏丽却疯癫的身影,都面露惋惜之情。

“哈哈哈,方小乐,老子说话算话哈,你牛逼,我认账!哈哈哈,老子欢喜!”

方胜男在那儿语无伦次地又笑又叫。

厨房里,林瑶掩着小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我在方小乐的……家里。”

“我日!”方胜男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川骂,急切地问道:

“小瑶,你不是刚参加了颁奖典礼吗?咋子会在,在我弟屋头?”

“颁奖典礼一结束我就赶过来了,来给......他过生日。”

林瑶有点羞涩,小小声声地道。

“你专门赶过去给他过生日?你、你们……”

方胜男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姐姐,对不起,一直瞒着你,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方小乐,我在录《超级挑战》的时候就开始追他了,女友问我拿什么给她保障

最开始他没有那么喜欢我,后来我一直追他,他终于感动了,

然后,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喂喂,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我最开始没那么喜欢你的?你这样说我姐还不骂死我啊!”

林瑶说完,旁边还传来方小乐的抗议声,也从侧面证明了两个人此时真的呆在一起。

嗡嗡嗡~~

方胜男一下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像是有一千只小蜜蜂在脑子里飞来飞去,嗡来嗡去,

蒙太狼心一横:“三十亿弥补,怎么样?”

上官轻雪眼神炽热:“你说我们肯不肯?肯不肯?”

熊天犬挺直胸膛怒不可斥:“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上官轻雪娇笑一声,上前一步看着熊天犬:

“欺人太甚又怎么样?欺负不起你们吗?给女朋友保障什么”

司寇静也背负双手上前威压。

蒙太狼冷冷出声:“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哟,哟!要威胁本小姐了,找死是不是?”

上官轻雪一脸不屑:“你动我试试——”

“招子放亮一点,这里不是三不管,这是狼国,这是王城,这是上官家族的地盘。”

“我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似的,知道没有?”

她一边向熊天犬发出警告,一边伸手去拍后者脸颊:

“别一副不爽的样子,不爽你也只能憋着,赶紧滚蛋,把女人给我交出来。”

“耽误了上官家族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他的态度,一如她刚开始认识他时的那样。

时音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心里涌上的却是无边的失落与空洞。

她突然有些迷失了方向,不明白自己这段时间的示好与迁就都是在做什么,既然打动不了他,她又何必再继续?

良久的沉默后,她才开了口:“累了,不想做。”

手中的书页翻到一半,祁嘉禾顿住了动作。

他微微抬起眼眸,将视线从杂志上移开,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女朋友要保障

好一会后,他合上杂志,起身走到她面前,经过杂志架的时候,还顺手把书放了回去。

“很累么?”

他在她面前站定,高大的身形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周遭裹挟的霜雪气息却令时音不自觉地绷紧了浑身的细胞,连看向他的目光都多了几分警惕。

那双锐利的鹰眸摄住她的视线,连带着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莫名的,时音有种预感,似乎下一秒他就能轻而易举地撕碎自己不堪一击的淡定伪装。

让所有人震撼的,乃是这惨叫声,是从一方穿着黑色皮甲武者口中传出的。

至于另一方,只出动了十六人。

但他们的战力实在太过彪悍了。

确切的说,他们十六人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剑阵,浑然一体,将对面三十人冲击的七零八落。

而在边缘处,周曦则不断跳脱着大叫,女朋友问你能给她什么保障“对,就是这样,打他们,狠狠的打。”

她身旁则站着郦钰,充当护卫的角色。

“啊——杀!”

苗五陵一方,一名身着黑色皮甲的男子,周身透发着灵台境后期的气息波动,闪电般冲向对面一人。

速度太快了。

场外还有数百观战者,只感觉眼前一花,这人便到了刹那,狠狠扫出一剑。

然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那人也动了。

他的幅度很小,仅是极其诡异的退了一步。

同时扬起长剑抵抗。

“当”的一声脆响。

这人并未受伤,而是借力倒飞,如同白鹤嬉戏,身形似谪仙一般飘逸。

普通网红也就是仗着有点姿色,骗着纯情小伙子刷点礼物什么的,有的甚至不露脸。

.而这位女网红却不同,她在整个网络上都比较有名。

是一个著名女权鼓吹家,纯靠着女人们赚钱。女朋友问你怎么保证

女网红对着直播间女粉们鼓吹道。

“男人赚钱为了啥?不就是为了给女人花吗?如果男人赚钱不给我们花,嫁给他们还不如嫁给狗呢。”

“毕意男人某些方面甚至还不如狗。”

女网红一边鼓吹垃圾女权世界观,顺势还开了个带颜色的玩笑,这让直播效果炸裂。

“金莲姐姐说的太对了前几天我男朋友不给我买包,我一下子就把他踹了。

“我日,林瑶是我的弟的女朋友,林瑶是我的弟妹……”

方胜男喃喃自语,本就有些酡红的脸庞变得更加嫣红了。

“姐姐,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们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

“哇哈哈哈哈嗝!”

林瑶正在道歉,方胜男突然狂笑起来。

厨房里,林瑶愣愣地转头看着正在洗碗的方小乐,拿什么给女朋友保证担心地道:

“老公,姐姐是不是气疯了呀?”

方小乐擦了擦手,接过手机,开起了免提,就听到一阵放浪至极的狂笑声传来。

“啊哈哈哈哈~~”

方小乐无奈地摇摇头,对林瑶道:“没事,我姐这是太高兴了。”

方胜男笑了一阵,忽然又传来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是在奔跑。

“姐姐在做什么?”

林瑶疑惑地道。

“姐,姐,你在外面吗?”

方小乐听到电话里传来车子行驶和路人说话的声音。

此时,在京都香河园附近那间烤串店外,一个五官漂亮,颇具英气的女人举着手机跑到人行道的中央,

一旁的苏艺则是很淡然的摆摆手。

“你们买吧。我不喜欢这里的衣服。”

她当然清楚夏凉的家底,可是她不想把夏凉当做炫耀的工具,说着苏艺又把且光投在夏凉的身上。

“你有喜欢的衣服吗?要不要我陪你去买几件?”

买几件?整家商场都是我的。

夏凉翻了个白眼,摆手拒绝。

“算了,等哪天有时间,我们两个在单独出来买吧。”

苏艺眼神中带着兴奋的神色。

单独,那是约会吗?

嘿嘿!真不错!

夏凉两人没有参与。

接下来就是一番属于苏兰和文雯的太血拼,各种买买买。

此时的文雯再次对夏凉和胖子做出评价。

胖子很舍得为女朋友花钱,而夏凉是个穷逼,就是想花也没得钱。

第二回合金钱大比拼,又是以夏老师的失败而告终。

听着文雯和苏艺左一句亲爱的右一句胖哥哥。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