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问我以后的想法,女孩问你对以后的想法

“你,朝我脑袋开枪!”

……

“什么?!”

听到这个命令,那名保镖一脸错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出现了幻听。

“别墨迹,让你开枪就开枪,出了问题,由老夫自己承担,怪不到你的身上!”段罡不耐烦道。

“呼……”

保镖深呼一口气,眼神一凛,随后双手持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段罡的眉心。

“唰!唰!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一颗心悬在了半空中。

终于,保镖咬牙扣动扳机!

“砰!”

一道巨响震动鼓膜,宛若炸雷。

黑洞洞的枪口喷涂着火舌,一颗银色的子弹穿膛而出,划破空气,向着段罡的眉心射出。

然而下一刻,场内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枚子弹,竟然硬生生悬停在段罡面前三公分,被金色护罩挡住,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再难寸进。

李芷芫肯定地点头道:“嗯,女孩子问我以后的想法就去那里,你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

李芷芫不再说话,她坐在车子后面,照看着叔叔的遗体,祁东斯启动车子,调转方向往云山方向驶去。

云山距离有点远也有点偏,很少会有人去那里,一路上车子并不多,除了一小段马路外,剩余基本上全是土路,这对祁东斯来说比较熟悉,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加快速度。

通往云山的路虽然比较坎坷,但可以一直通往云山的半山腰,他们来到了半山腰,将车子停在了稍微平坦的一个地方。

“我们要去哪里?”祁东斯将车子熄火后问后座的李芷芫。

李芷芫指了指远处:“看到前面那棵松树了吗,就去那里。”

祁东斯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将李大叔的遗体背在了身上,朝着那棵松树下走去。李芷芫跟在身后,沉默不语。

前往那棵松树没有路,只有靠脚下自己踩出一条路,祁东斯不仅要开辟出一条路,还要为身后的李芷芫除掉一些裸露在外的荆棘,女生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一公里的路并不好走。

祁东斯忙回答道:“我叫祁东斯。”

“小祁,不介意我这么喊你吧。”李大叔微微张着眼睛,如此称呼,显得格外的亲切。

祁东斯使劲地点点头:“可以。”

“小祁啊,我知道我……我不行了,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这个侄女,我希望你……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李大叔发着虚弱光芒的眼睛期待地望着祁东斯,他希望眼前这个有缘的小伙子能够完成他的牵挂。

“什么事,您说。”

“我这个侄女,不太懂事……年纪这么大了还没有结婚,我……我知道小祁你……你人品好,能力强,一定能够保护好她,我……我希望……希望你能够娶她为妻,不知……”

李芷芫一听,抬起了头望着叔叔,又看着祁东斯的反应,自己不知该说什么话表什么态。

祁东斯没想到李大叔要托付的是这个事,他犹豫了,因为之前曾在蔡心语离开之后说过终身不娶,女朋友叫我说说以后想法后来还是跟欧阳蓝在一起了,但现在欧阳蓝也离开了自己,虽然自己至今孑然一身,但感情的事,他早就已经看淡了,不再奢望。

刘弃对沈风的脾气和性格十分欣赏,他知道沈风是特意来陪他聊一会的。

……

另外一边。

在沈风去往天血族所在地的时候。

此刻,天血族封家的府邸外。

封天狂、封王、封易和封思芸等人都在这里。

而天血族内的二长老和四长老,站在了封王等人的面前,他们之前也听说了沈风是七阶铭纹师的事情。

当初,二长老和四长老不愿意为沈风办事,最终在沈风的要求下,他们带着一批人,离开了这片区域,暂时住到了别的区域去。

沈风身为七阶铭纹师的事情,乃是在他们搬离这里之后,才慢慢彻底传开来的。

再有,沈风和封思芸缔结婚约的事情,如今整个天血族也全都知道了。

那些选择留下来,支持封王等人的天血族人,在得知沈风和封思芸之间的关系之后,他们对沈风也越来越没有排斥的心态了。

天血族的二长老和四长老这些天一直在思考此事,女孩问你对以后的想法示例在他们看来,沈风如今便拥有了七阶铭纹师的水准,将来极有可能抵达八阶,甚至是九阶。

这说明有些人穷,自然有穷的道理!

在如今的社会,只要你不懒,去工地搬砖都能获得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绝对不可能饿死人。

王春明看到柿园村村民的模样,他都感觉气的胸口疼,转头看了一眼余飞,发现余飞气定神闲的坐在原地,仿佛对此毫无感觉,仿佛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喂白眼狼的不是余飞自己一般。

王春明顿时十分佩服余飞这胸襟和度量,说实话余飞的成长之快,超乎了王春明的预料,之前还是一个毕业之后,待在家里游手好闲的废物青年。

可是余飞真正抓住机会之后,整个人做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王春明看来,这就是一个人要一飞冲天的征兆,不光有能力,还有远见有胸襟。

“大家请保持秩序,现在让余飞老板讲几句话,请掌声欢迎!”

白永宇感觉自己尴尬的讲不下去了,便将话筒递给为了余飞,然后带头开始鼓掌。给女朋友一个未来的话

可是除过村委会的几个人,下面柿园村的村民,跟着一起鼓掌的渺渺无几,个别人只是敷衍的抬起手,两只手碰了碰就放下来了,所谓掌声如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

走过几个小房间时,陈文看见化妆师正在为演员们装扮。

胖子把陈文和唐瑾带到了一个大房间。

两人进门,胖子退身离去。

“你俩总算来啦!都在等你们呢!”欢哥的声音率先传来。

陈文和唐瑾抬眼一看,立刻发现了欢哥和振姐。

“欢哥好!”

“振姐好!”

陈文和唐瑾跑前几步,一边一个,一人抓着欢哥的手,一个牵着振姐的手。

振姐微笑着向两人打招呼,指了指自己的咽喉,没说话。

欢哥解释道:“她马上就要登台了,你对以后有什么想法暂时不敢随便说话,怕消耗嗓子,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陈文和唐瑾连忙说没关系,让振姐千万别说话。

“还有我呢!你俩啊,姐姐我想死你们了!”宋姐从欢哥身后跑了出来。

陈文和唐瑾又是一阵请安。

“宋姐,你是想我们俩呢,还是想我给你带来的两首歌啊!”陈文开玩笑道。

“斯蒂文这家伙简直幸运到了极点,上帝实在太垂青这个家伙了,所有好事都砸在了他的头上,眼里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真是太不公平了!”

“谁说不是呢!发现这处圣殿骑士团宝藏的那个人如果是我,那该有多好啊!可惜,我只能在梦里拥有这处传说中的宝藏”

现场众人纷纷低声议论着,每一个声音都充满了无尽的羡慕、每个人也都在感慨命运的不公。

发生在台下的一切,叶天全都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但是他却恍若未闻,继续着自己的表演。女人问你的想法问你回答

接下来,他大致介绍了一下这处圣殿骑士团宝藏的情况、也介绍了一下发现这处宝藏的过程,其中当然用了很多春秋笔法,不乏夸大其词的地方。

与此同时,配合他的介绍,一名勇者无畏探索公司的员工也在同步播放视频资料和幻灯片、以及其它相关资料。

这些都是事先准备好的,以便大家能更好地了解这处圣殿骑士团宝藏、了解探索宝藏的过程,营造出更好的气氛。

随着叶天精彩纷呈的介绍、随着投影大屏幕上那一幕幕幽暗的地下画面,一出惊险刺激且令人神往的寻宝大戏,已清晰地呈现在了大家眼前。

整个会场的地面上,竟凭空覆上一层淡淡的冰霜,如同冰窖。

许多武者都运转内劲,来化解这恐怖的寒气。

但一些不懂功夫的富商,可就惨了,冻得瑟瑟发抖,刺骨凉意从脚底心直冲天灵盖。

就连吴大管家,脸上都浮现出惊诧之色,万万没想到段罡竟突破瓶颈,明显将《玄冰劲》练至大成境界。

另一边,见到段罡勃然大怒的模样,陆轩则幸灾乐祸。

陆轩原本还在盘算着,要如何让段罡帮忙除掉叶凡,但他万万没想到叶凡主动“作死”,惹到了段罡头上,倒省却了他不少麻烦。

这时,叶凡望着段罡,不屑道:

“年纪大有什么了不起,就能倚老卖老?那千年老王八,岂不是比你更厉害?真就是真,假就是假,花五亿买件垃圾,最终后悔的只会是你!”

“竖子狂妄!”

段罡怒不可遏,一声大喝道:“臭小子,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老夫就让你看下这法器的厉害!”

说着,段罡右脚猛地跺地,似有踩九州撼乾坤之势,身上的气势节节暴涨,衣衫也无风自动,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