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没有结婚的想法,女朋友说结婚后才能给

马远东看到这一幕,紧张的看向我。

“杨先生,现在怎么办?”

事情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

牛红兰身中数刀,重伤,李镇龙被阴煞之气侵体,没有个十天半月恢复不了。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因果。

我自然不会阻拦。

但接下来,就到我出手的时候了。

我伸手,对马远东说。

“把封子给我。”

这个案子,李镇龙不可能继续办下来,所以,现在我接手符合因果。马远东见我终于肯出手了,激动的把封子双手捧给我。

我站起来。

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吴俊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盯着我。

“我要吃了这些人的生魂!你敢拦着我,我连你一起吃了!”

我看着吴俊,以阴文说。

“我不是来拦你的。”

莫语母亲走到莫语面前,抬手便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莫语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挨打,换做平时,她肯定会找莫言殇求救,但是如今,她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女朋友说没有结婚的想法所以只能忍受着疼痛。

耳光一个又一个。

莫语娇嫩的脸庞,很快就红肿了起来。

但韩三千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一点反应都没有,很显然莫语母亲的这种教训,并不能够让他放过莫语。

莫言殇在一旁一点救莫语的意思都没有,对于利益至上的他来说,莫语为莫家招来了祸事,哪怕是要她付出性命,只要能够保住莫家的一切,莫言殇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这就是豪门内的悲哀,风平浪静之时,亲情胜天,可是一旦有了麻烦,亲情便显得极为廉价,甚至连性命都是可以被付出的。

“爷爷。”疼得已经脸颊麻木的莫语,最终还是忍不住对莫言殇求饶,因为她知道,只有莫言殇开口,才有可能救得了她。

莫言殇表情严厉冰冷,从他在别墅里看到吴欣的那一刻起,莫言殇就清楚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没有办法救莫语,因为他得救整个莫家,只有让韩三千宣泄了心里的愤怒,莫家才有可能会逃过一劫。

槐序立马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不想让我留在你身边是吧?”

“你不是爱爬树吗?”

“你啥子时候见过我爬树?”

“……我寻思着你可以去帮着摘摘梨,23女朋友说结婚后才能给可以边摘边吃,坐在树上吃,还挺惬意的。”周离委婉的道,“顺便帮我摘一个最大的回来,我也尝尝。”

“我不去,我要在这里照顾你。”

“不用的。”

“用。”

“去吧。”

郑芷蓝在边上微笑看着,她体贴的说:“槐序你跟我们去摘梨吧,我把清和留下来照顾他。”

槐序:??

这老妖怪反倒不乐意了,较真道:“难道我比清和差不成!?”

周离沉默了。

他在想,这不是有目共睹的事吗?

中午时分。

楠哥切了一瓣梨,喂到周离嘴里,同时说道:“我老家其实也有一棵梨儿树的,不在我们家门口,这种土梨儿就是结得小个,长得也不好看,但是吃起来还是很好吃的。”

好在韩三千及时发现了,并没有对吴欣的性命造成威胁。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施菁问道。

“已经教训过莫语了,而且我给她三天时间,让她想办法得到吴欣的原谅,如果吴欣够聪明的话,她会得到一笔莫家对她的补偿。”韩三千说道。

施菁撇了撇嘴,说道:“是你想借用莫家的手补偿她吧?女朋友说我们不可能结婚”

“毕竟这件事情也跟我有一些关系。”韩三千没有否认,因为吴欣遭此劫难,他是脱不了干系的。

“但是你这么隐晦的表达,莫家能理解吗?而且要是吴欣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她什么都得不到。”施菁担忧的说道,在她看来,吴欣并不是那么复杂的女孩,所以趁机敲诈莫家一笔的事情,不见得是吴欣能够想到的。

“这就与我无关了,我能做的,就这么多,难不成每件事情都需要我去教她吗,我可没这么多闲心思。”韩三千说道。

施菁叹了口气,她知道,韩三千这么做,还是想着跟吴欣划清界限,她就不明白了,这条界限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哪怕真的不能做恋人,当朋友也是可以的啊,为什么非要走这么极端的路呢?

一条说是楠哥发来的,女朋友说不到结婚不让动另一条则分到红染头上。可他忽略了楠哥是周离的特别关心,音效是不一样的,且红染通常也只在晚上才会给周离发消息。

“这次是真的!”

“我保证!”

“我发誓!”

“红染那么忙,日理万机,还给你发消息,肯定是有什么事,你快看看!”

“真的真的……”

周离全程面无表情的看他表演,并且隐隐有点气,比刚才还要气——刚才这老妖怪只是捉弄他,而现在这老妖怪的行为已经是很明显的在侮辱他的智商了。

终于,挖山药的回来了。

楠哥逮了一只蚂蚱,放在周离手里,并问道:“过得怎么样?提前感受老年生活。”

周离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他们又要出去掰玉米了。

郑芷蓝在屋后种了两行水果玉米,他们准备掰几个嫩的回来,中午煮来吃,顺便把梨都摘回来。

周离扭头看向槐序:“你也去吧。”

洗净之后沾上白糖,一口下去,白糖脆脆的,女朋友说我不会和你结婚的甜甜的,咬动时在齿缝间发出声响。小番茄则爆开汁水,酸酸的味道和番茄籽、白糖混杂在一起,口感很清新。

楠哥继续捧着满瓜瓢的小灯笼,自己吃一颗,喂他一颗,同时小声说:“我们以前屋后长很多的,后来慢慢的就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少,现在都看不到了。”

“环境。”

“这里是个世外桃源。”

“可能。”

“再尝尝这个!”楠哥忽然又将一个东西送到了周离嘴边。

“这是你的拳头。”周离头疼。

“你真看得见!”

“……”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你抱着吃吧。”楠哥将瓜瓢塞到了周离怀里,“我去帮着小郑做饭去了,今天她心情好,说要做一大桌子的菜。”

“嗯。”

周离目视着楠哥高挑的身影离去,只可惜楠哥走路的姿态太霸气了,跟个男的一样。

这时,团子的小脑袋才从周离屁股后边冒出来,她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李呆毛走掉了吗?女朋友说以后不会和我结婚”

妈地。

这得有多疼啊。

太狠了。

即便是站在最后的强哥都是一愣。

他没想到夏天竟然这么狠辣,几乎眨眼间就把三人打趴下。

之前曾经听史龙说起过,这家伙很诡异,而且很能打,他并未在意,可现在看来,的确有两下子。

虽然惊讶,但并不惧怕。

要知道,他们乃三水会的成员,而强哥在没有加入三水会之前,曾经是地下拳坛获得过王座的拳王,同样是真正的高手。

当即一声大喝,“上,废了他。”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楚凤倒也没有嫌弃,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口菜,“不会仅仅为了请我吃饭吧。”

“我想让你帮我照顾一个人。”

夏天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就是那个叫关小米的女孩,她当年也救过我,高中刚毕业,暑假之后上大一。”

“原来是这件事啊。”楚凤点点头,很痛快的说道,“没问题,我会派人观察她,不过先说好,如果不堪大用的话,我至多也只能保证她吃喝不愁。”

自从上午夏天让她收集资料后,她自然特意研究过这一家人,本以为对方和夏天有什么关系呢,女朋友说要结婚才给我原来是那个小姑娘的原因。

“这就足够了,谢谢。”

“这都是小事,不足为奇。”楚凤笑了笑,俏脸忽然流露一抹好奇,“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夏天瞟来一眼,“在外面当了几年佣兵,当年只是被仇家追杀而已。”

“原来如此。”

楚凤面呈恍然,至于相信几分,那就不得而知了。

周离点头,确实不错。

水分其实不太多,也不怎么甜,但是吃起来香味浓郁。

接着楠哥又拿了一个红色的小东西,喂到他嘴里:“这是我们在后边摘的小番茄,洗干净了的,你小时候吃过没有?沾点白糖特别好吃。”

“没吃过。”

“你们村不长这个吗?”

“长,没摘过。”

“你的童年可真够没意思的。”

“嗯。”

“好吃吗?”

“emmm……”周离想了想,“比大番茄好吃。”

“比超市卖的圣女果呢?”

“这个好吃。”

“嘿嘿……”

这种小番茄是野生的,一般来说最大也就鸽子蛋大小,周离印象中小时候有一家人屋后长了很多,当番茄成熟时郁郁葱葱的藤蔓上会挂满红灯笼,但通常会被那一家人垄断,或者被村里的孩子们偷摘完。

和超市里卖的越来越没有番茄味道的大番茄不同,它的味道还很原始,且带着酸味。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