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我们想法不同,女朋友说我们想法不一样

来到了办公桌边上,手机铃声是从抽屉里传出来的,他打开抽屉一看,发现打来电话的竟然是胡冰城!

胡冰城怎么会打来电话给纪霖渊?祁东斯既惊讶又疑惑,星光酒吧和胡冰城并没有业务来往,而且苏宗明的合作事宜,就是胡冰城在背后指使,换句话说双方是敌对关系,胡冰城打来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祁东斯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如果不接,可能会错过一些重要且秘密的信息,但如果接了,很可能不会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反而会打草惊蛇。

此时填充在祁东斯内心的除了好奇心,还有一股讲不出来源的愤怒,纪霖渊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的胡冰城的名字,让他感到不爽。

内心一阵纠结之后,祁东斯决定接起这个来自胡冰城的电话,他将手伸进了抽屉拿起了纪霖渊的手机,准备滑动屏幕接听。

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祁东斯抬头望向门口,进来的正是纪霖渊。

纪霖渊看到祁东斯站在自己办公桌前,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惊讶地问道:“你在干嘛?”

祁东斯点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你什么时候有空?女生说我们想法不同”纪霖渊出于尊重,打算以祁东斯的时间为准。

祁东斯想着刘辰那边最近应该不太会有行动,酒吧这边也没太多需要自己操心的事,便说道:“我随时都有空,看你的时间。”

“好,那我们就明天去吧,早点把事情解决也好。”

“嗯。”

话说到此处,纪霖渊也没有之前那个心理状态了,她看祁东斯桌子上的茶杯快见底了,便主动拿去泡了一杯,然后自己在对面坐下来,等待着祁东斯开启新的话题。

两人面对着面,都等着对方先开启话题,祁东斯作为男生,不该让冷场的时间过长,便眨了眨眼,寻找着新的话题,这时他想到了这次找纪霖渊的目的,便不好意思地说道:“额,对了,今天上午,我……那次不太愉快的聊天,是我不好,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没控制住我的情绪,其实当时我跑出你们酒吧我就后悔了,但如果返回去的话,面子上又挂不住,所以我就……呵呵,希望你能理解。”

看着林辰那凝重的模样,女朋友说我们想的不一致安瑞娜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没错,我是隐藏了实力,不过,这是我的秘密,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你现在的这个模样,让我感觉到好笑,不过,你越是这样的模样,我就越喜欢!"。

安瑞娜的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安瑞娜的实力在提升着,她的力量也在疯狂的增加着。

看着安瑞娜的模样,林辰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

安瑞娜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不过,林辰却并不担心,毕竟,自己的实力也不是吃素的。

虽然,自己的实力,和安瑞娜差距巨大,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实力都必须要依赖于别人才能发挥出它们的作用,自己的天赋,也是一种很不错的技能啊。

想到这里,林辰不仅没有任何的畏惧,相反,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坚毅的神色。

既然安瑞娜已经把自己逼入了绝境,那么,自己只能拼一把了。

而且,正好这个研究者团队总部神庙,这把金剑对他而言,确实将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

就算是张凌霄,都不由心生惶恐,胆战心惊。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战胜分身率先发动攻击。女朋友问我内心的想法

“咚!”

“咚!”

“咚!”

一时间,地动山摇,如同比蒙巨兽的战争践踏,足以撕裂挡在前方的一切。

张凌霄见状,不敢有任何怠慢,连忙拔出腰间的长剑,凌空劈砍。

“嗖嗖嗖嗖嗖!!!”

十多道锐利剑气激射而出,每一道中,都蕴含着天位强者的滂湃内劲,就算是世上最坚硬的装甲门,也会轻易被洞穿。

突然,战神分身举起了盾牌,挡在前方,那些剑气击中盾牌后,竟向着四面八方反弹开来。

不过,盾牌覆盖的范围终究有限,有几道剑气击中了它的铠甲。

然而,这铠甲也是固若金汤,坚不可摧,凌厉剑气就像是挠痒痒般,别说造成伤害,连一丝划痕都不曾留下。

见到这一幕,张凌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提起十二万分的戒心。

"呵呵,那也得你有这个机会啊,来吧,我倒是很期待和你的较量呢!"说完,林辰直接冲着安瑞娜冲了过去,林辰的速度,很快就来到了安瑞娜的面前。

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林辰,安瑞娜不敢怠慢,她手中拿着一柄匕首,朝着林辰就冲了过去,女友说观念不同怎么办匕首朝着林辰的心脏部位,狠狠的划了过去。

安瑞娜的这招,看起来非常的普通,但是,林辰可不敢小觑,这个女人,不知道是否拥有什么特殊的秘法。

面对着安瑞娜的攻击,林辰的身体,微微一侧,然后,他直接伸手抓向了安瑞娜手中的匕首。

"叮叮当当......",林辰的右手轻松的扣住了安瑞娜的匕首,匕首上的寒光,在林辰的手掌心当中不停的蹦动着。

看到林辰如此轻易的就抵挡住了自己的进攻,这让安瑞娜的心中非常的诧异,她没有想到林辰居然能够这么轻易的抵挡住自己的攻击,而且看样子似乎一点事情也没有。

安瑞娜的攻击虽然很强,但是,林辰也不弱,而且,他本身就擅长防御和速度,在和安瑞娜的战斗当中,林辰完全占据着主导地位。

叮叮叮……

冯金牙的手机响了,按下接通键,说了几句便匆匆挂断。

“得嘞,来活啦,我就是想帮你都没时间了,先走啦。”冯金牙把手机揣进兜里,转身离去。

“等等,你能联系上孙秃子吗?”我赶紧叫住冯金牙。

“怎么啦?”冯金牙回头看向我。女生说和她的想法不同

我解释道:“没啥事,就问问孙秃子在烧人的过程中,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事项。”

冯金牙冷笑一声,说:“你呀只需要记住一点,把人推进去,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开炉门。”

“这特么还用你嘱咐,其他的还有吗?”我又问。

冯金牙掏出手机,调出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可话筒中传来忙音。

“听见没?没人接听!这还算是好的了,以前都是关机,孙秃子的手机,别人就没打通过,所以嘛,他的手机就是用来给别人打电话的,就像谍战片里的单线联系,你说气人不。”冯金牙撇嘴打趣道,从怀中抽出纸笔,将孙秃子的手机号写给了我。

看到安瑞娜出现,林辰没有任何的惊慌之色,因为安瑞娜的实力,林辰早就猜测到了。

然而就在这时,安瑞娜居然凭空飞了起来,而且最关键的是,安瑞娜在飞了起来之后,在她身边的那些研究者团队所有人顿时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仿佛被剥夺了一般。

这种感觉,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度苍白。

"你是怎么做到的?"林辰皱了皱眉头,女生说我们的观点不一样看着安瑞娜问道。

林辰虽然没有看到安瑞娜使用什么手段控制住自己这些人,但是,林辰知道,安瑞娜绝对不简单,而且,在这些研究的团队的成员一个个变成了一具干尸之后,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安瑞娜她身上的力量正在提升着,而且好像有无止境一般。

安瑞娜看着林辰,得意的笑了笑,随着安瑞娜得意的笑容越发的浓厚,安瑞娜的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强。

很快的,安瑞娜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了,甚至比林辰还要厉害几分,而且这股力量,还在持续的增长。

"你这家伙居然隐藏了实力?"林辰眉头一挑,脸色凝重的看着安瑞娜。

我拍下出炉按钮,一具冒着火星的骸骨呈现在我面前,虽然周铭只剩下骨架了,但大致形状还在,接下来就是装盒了。

我抡起钢铲,举在半空中,却迟迟不肯下落。

我着实下不去手,于是将钢铲放在一旁,点燃一支烟默默抽着。

等到情绪调整的差不多了,女朋友问我未来打算我再次抡起钢铲,对着周铭的骸骨一通拍打,骨灰在空中飞扬,呛得我直咳嗽。

叮……

一声清脆传来,同时我感到手中的钢铲震动了一下,好像拍打到了什么硬物,不应该呀,几百度的炉火之下,人体是剩不下什么东西的,难不成周铭体内有结石?

我挥动钢铲,在骨灰中扒拉一番,竟然看到一个淡红色的硬物,看上去有些圆润,并且呈半透明的状态,分量不轻不重,有点像是琥珀,但它里面的纹理又比琥珀灵动,似乎夹带着少许的血丝。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舍利?没没听周铭信佛啊。”我将红色的硬物在手中反复摩挲,看来半天也没琢磨明白。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颗红色的珠子就是从周铭遗体中烧出来的,刚才我已经把火化炉做了细致打扫,里面连一片废纸都没有,更不会凭空多出一颗珠子。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