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帮兄弟挽留爱情,帮助兄弟追回前任的句子

黄洪亮大笑道:“薛副总,别着急嘛,说好了周末你上来我招待你吃大餐的,你就忍几天,今晚先陪兄弟吃点土特产,哈哈哈。”

薛晨志说:“没问题,只要你有胃口,今天晚上的妹子我管够。”

其实薛晨志说得隔锅香也包括他自己。

黄洪亮来到冶炼厂这里,喜欢新鲜的村姑,而他自己呢,却惦记着江城歌舞厅里那几个穿旗袍、既能唱又能跳的漂亮姑娘。

上次那种销魂的感觉他现在还记忆犹新,黄洪亮许诺说这个周末又要请自己上去吃这些大餐,这让他对几天以后的江城之行充满了期待。

上次去的时候,他是吃了几天素,攒足了弹药才上去的。这次也要提前准备,好钢用在刀刃上嘛,关键时候能万炮齐鸣,才不会辜负那场饕餮盛宴。

第二天下午,估计着黄洪亮也该回到江城了,心急火燎的侯贵打电话约黄洪亮晚上出来吃饭。

黄洪亮昨晚和薛晨志在歌舞厅里玩到凌晨才回宾馆,如何帮兄弟挽留爱情酒色过度的他回去后倒头便睡,一直睡到快吃午饭了才起床。

凌萱在听到敲门声之后,她柳眉微皱,脸上闪现了不悦之色,她道:“才刚刚醒过来呢!你们就不能让他多休息一会吗?”

沈风感受到了凌萱对他的关心,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凌萱的手背,道:“我真的没事了。”

随后,他说道:“你们进来吧!”

凌萱虽然和沈风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但他们两个之间毕竟是跳过了恋爱这个阶段。

所以如今,她在感觉到沈风手掌的温度之后,她贝齿不禁咬着嘴唇,脸颊上隐隐有些羞红。

而凌义、凌崇和凌志诚等人推开门走进来之后,他们脸上有些尴尬,实在是他们太想要知道沈风到底是不是真的拥有那种能力?

他们想要亲耳听到沈风说出来。

凌义看到精神状态没有完全恢复的沈风,说道:“妹夫,我们实在是等不及了,我们太想要知道关于你的一件事情了。”

随后,他看向了凌萱,道:“小萱,我保证我们会马上离开这里,不会耽误我妹夫很多时间的。”

在他说完之后。

凌义等人听到吴林天再次肯定了此事之后,挽留兄弟的一些话他们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化着。

吴林天见此,他说道:“小风一时半会也不会醒过来,我们先让他躺下来休息吧!”

凌萱闻言,她扶着沈风在摘星楼一楼的一个房间内休息了。

时间匆匆流逝。

明天便是宋家举办寿宴的日子。

此刻,夜空之中悬挂着一轮圆月。

摘星楼一楼的某个房间之内。

凌萱一直守在沈风的身边。

眼下,一直处于昏睡之中的沈风,其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凌萱之后,他用手掌按了按自己的脑袋,逐渐回想起了自己昏厥之前的事情。

凌萱在看到沈风睁开眼睛之后,她随即说道:“你醒了啊!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沈风回答道:“我没事。”

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

敲门声忽然响起了。

凌义和凌崇等人一直等在门外呢,怎么帮兄弟挽留女朋友他们应该是听到了房间里有动静,所以立马敲响了门。

可是,这个马杰太黑了,直接黑了一半都多,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不说别的,赵保刚现在还赚着八十多块钱的死工资,拍一集戏的导演补助才二十块钱,可一个管盒饭的,一听就能在剧组身上黑掉几百上千的,谁能忍得了。

“赵哥!这盒饭天天这样?”

赵保刚黑着脸:“天天这样,老子早就闹翻天了,他黑钱我不是不知道,就是以前好歹还有点儿收敛,这盒饭也说得过去,我~~~~~”

“赵导!其实早就这样了!”

围观的工作人员里面,有人小声说了一句。

“谁?谁说话呢!?”

人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赵保刚问了好几次,最终一个场工怯生生的站了出来。

没等赵保刚说话,易青便说道:“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那个场工瞥了马杰一眼,帮兄弟挽回爱情怎么说马杰正恶狠狠的盯着他,心一横,也豁出去了:“易制片,赵导,冯导,我是说,其实盒饭早就这样了,每天送过来的盒饭都是两个档次,导演,副导演,还有主要演员的是一个标准 ,我们这些人的盒饭是一个标准,不怕您笑话,每天的午饭,都好些日子,看不见荤腥了!”

沈风眉头一皱:“你先起来。”

“换做以往,我不会再出手了,正好你这里有我需要的东西,就让我来帮你破了这刀煞。”

听到沈风的话后,钱胖子是感激涕零的,他匆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激动的说道:“大师,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沈风看着王安雄,问道:“你身上是不是有玉佩或者他什么饰品?”

王安雄不敢有丝毫怠慢,想了一下之后,他说道:“我脖子里有一块观音玉佩,帮朋友挽回爱情的话语当年在古玩城淘到的,说来也奇怪,自从有了这块玉佩之后,我的事业开始变得蒸蒸日上了。”

沈风点了点头:“估计现在你脖子里的观音玉佩上应该出现了裂纹。”

王安雄微微一愣,立马将挂在脖子里的玉佩抽了出来,当看到白色的观音玉佩上,果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之后,他眼眸里充满了惊疑不定。

沈风淡然的说道:“这块玉佩应该是经过高人开光的,正好可以抵挡这里的刀煞,要不然刀煞形成了这么久,你们两个一直在这里,早就发生意外死亡了。”

马六转过头来,眼前瞬间一亮,进去一年多了,连头母猪都没见过,突然见到这么多白妹,顿时激动起来,笑道:“管他是饭馆会所,有肉吃就行。”

魏腾满头雾水,瞧着吃相霸道,一手提着肘子,一手提着酒瓶的马六,调侃道:“锋少摆酒请客,我过来凑凑热闹。”

赵锋笑道:“魏老板不用客气,带朋友过来吃顿饭。”

魏腾递过一个眼镜盒,不爽的道:“别学荣金山那死胖子,兄弟和前任在一起的句子吃完饭就去隔壁,我家会所也有靓女,她们四个留下,你自己看着办?”话音一落,转身离开包厢。

赵锋接过眼镜盒,无奈的道:“这生意让你做的,还带杀熟的。”

丽莎熟络的坐到赵锋身边,叽叽喳喳说起鸟语,不停的敬酒微笑。

赵锋没空搭理丽莎,崭新的眼镜盒递给马六,严肃的道:“六哥的眼镜破了,我让人送你的旧眼镜去眼镜行,按照原来的度数,给你配了一付新眼镜。”

马六接过眼镜盒,取出眼镜戴好,满意的道:“整个世界的都清晰了,赵老弟够朋友,安排得太周到了。”

罗战走了过来,递过两半冰镇西瓜,笑道:“泡澡吃西瓜,甜到心窝里。”

二人接过西瓜,愉快的吃了起来,确实挺解渴,吃得很过瘾。

赵锋提议道:“六哥要不要蒸个桑拿,再按个摩,拔个罐。”

马六摇头道:“洗得差不多了,我们去吃饭吧。”

赵锋笑道:“会所的江南名菜一绝,六哥正好品尝一下。试探兄弟女朋友的话”

三人穿戴整齐走出浴室,赶到六楼包厢用餐。

八仙桌摆好丰盛酒席,菜肴香气四溢,啤酒白酒上桌,酒宴开始了。

马六毫不客气,提着东坡肘子啃了起来,喝了一口白酒,吃得满嘴流油,笑道:“哈哈,一年没吃到肉,有点控制不住,赵老弟见笑了。”

赵锋举杯道:“六哥随意,江南名菜还行吧。”

马六竖起大拇指,赞道:“这饭馆太牛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包厢门打开,魏腾带着三名白妹走了进来,正好听到马六的话,郁闷的道:“大哥,我家是娱乐会所,不是饭馆。”

赵锋谦逊的道:“小意思了,六哥是互联网界的前辈,又是我的朋友,都是我应该做的。六哥找不到叛徒,记得找我帮忙,我还是有点实力的。”

马六笑道:“等我找不到人,再找你帮忙。”

酒宴进入尾声,马六醉眼朦胧,有了七分醉意,随着白妹上楼去了。

赵锋坐在酒桌前,点燃了一根烟,淡淡的道:“罗哥,你要不要上楼?”

罗战摇头道:“没兴趣,我还没有吃饱,再来几道菜。”

赵锋递过菜单,笑道:“随便点!”

罗战开始点菜,继续大胃王的光荣事业。

丽莎摇晃着赵锋的手臂,哀怨的道:“我想去江边兜风,我们走吧。”

赵锋递过一叠红票子,委婉的道:“不好意思,你不是我的菜,我们不合适。”

丽莎接过收起来,拉着旁边的姐妹,气呼呼的走出包厢。

罗战道:“老板住网吧半个月,又不约会,你没有女朋友吗?”

赵锋郁闷的道:“谁说我没有女朋友的,我不是随便的人。”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