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词帮兄弟找对象,表白墙最暖心找对象

可这小子跟没事人一样,最可恨的是,他睡觉居然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要不是几人跟他都是老交情,恐怕上前就是几脚将他踹起来了。

醒过来时,国生已经在他经常去串门的审讯室里面了!

柳韵面色铁青的坐在他的对面,当看到国生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时,她很残忍的将他面前的高聚光的台灯转到直接对着他的眼睛,刺的国生的大脑一阵晕眩!

好久才适应过来!

心中暗骂,好歹毒的女人,看来这最毒妇人心用在她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哪位名人说的,简直是太有道理了!

“说!”冷冰冰的看着国生半天后柳韵才从牙缝里面蹦出一个字来。

国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自己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不是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吗?

今天老子也他妈牛逼一回!

警察就他妈了不起啊!

再说了只要自己撑到明天,表白词帮兄弟找对象自然夏灵婷就来救自己了,想到夏灵婷今天的表现,心中也是大为佩服,看来这个女人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不完全是靠运气了!

看着柳韵高耸的胸脯急剧的颤抖,心中突然有点担心!

要是掉出来了怎么办?

当然这是他更期待的事情了!

一双俏脸也是气的通红,美目圆睁,看情形好像自己要是再不交代,就要吃了自己似的!

恐怖的很啊!

连忙举起双手,急声道:“别激动,别激动……”

话还没有说完,门突然间被人推开,国生扭头看去,只见先前和柳韵一起去抓自己的帅哥走了进来!

帅哥警察先是惊奇的看了两人一眼,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什么世道啊?

审问的人被气的七窍冒烟,被审问的人反而悠闲的很!

这是何苦呢?

要她不要来审问偏偏要来,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她自己!

同时心中纳闷,怎么原本很沉着冷静的柳姐今天这么沉不住气?

先狠狠的瞪了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国生,帮兄弟找对象发的说说帅哥警察径直走到柳韵身边,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耳语了几句,只见柳韵脸色一变,随即扭头看着国生狠狠的道:“今天先放过你!”说完又冲帅个警察道:“小宋,我们现在先去看看!”说罢也不理会国生,似一阵风一般的走了出去!

“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

毛忆安也冷声冲地中海呵斥道,他扫了地中海一眼,感觉十分的面生,应该不是他们医院的人,因为他们医院的人,绝不敢擅自闯进来夺针摔针。

“我允许他进来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接着就见一个身着藏蓝色西服的男子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吕……吕部长?!”

毛忆安和史副院长看到男子后面色皆是一变,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卫生部的吕孝锦吕部长!

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扫了一眼吕孝锦,见他看起来也就五十出头的年纪,帮室友找对象的文案没想到竟然已经坐到了卫生部部长的位子,想必要么出身不凡,要么能力过人。

“好大的派头,卫生部部长就可以可以让人随便夺我的针?就可以随便践踏一个医生的尊严?!”

林羽沉着脸,不卑不亢的质问道。

窦老微微一怔,看了眼林羽,满脸的赞许,没想到林羽在面对这种地位非凡的人时,仍能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着实难得,光这份气势,恐怕年轻人中就鲜有人及。

叶望龙打量着沈木风,沈木风穿着他的衣服,倒也合体,他的衣服的质料还是挺不错的,所以沈木风穿上之后,显得精华内敛,不卑不亢,完全没有流浪汉的卑微之态。

叶望龙有些喜欢这个小伙子了,和颜悦色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总,我叫沈复生。您就叫我小沈吧。”

“小沈,我们公司的状况,雪晴对你说了吗?”

“说过了。帮兄弟找对象搞笑朋友圈”

“那你还肯来?”

“我相信事在人为,只要我努力,一定可以为公司出一份力。”

“你心态挺好。不过,我们现在出不起太多的工资,先给你每个月三千块的底薪,提成按你的业绩另算,可以吗?”

“可以。”

叶望龙已经没有心情应付这种小事了,对叶雪晴说:“晴儿,你带他去办一下手续吧。”

“好的,爸,我去了。”

叶雪晴带着沈木风,离开了叶望龙的办公室,来到叶雪晴的办公室。

叶雪晴的公司就在父亲的办公室旁边。

李队和小宋同时一愣,前者停下脚步,看了看柳韵,然后很严肃的道:“小柳这话也只能在我这里说说,千万不要再传出去,要不对你很不利,听见了吗?”

柳韵被他看的很不自然,微微低下头,口中还嘀咕道:“本来就是嘛!咱们这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忌讳的就是外行领导内行了,而且……”

“好了!”李队的表情瞬间变的很是严厉,大声的制止柳韵说下去。

但明眼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也有同感。

见柳韵吓了一跳,神情甚是可人,李队心中微微一软,随即和颜悦色的道:“小柳,帮兄弟找对象怎么发空间你刚进警队时就是我培训的你,按道理来说这些话我是不该对你讲的,而且有些话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知道什么叫点到即止吗?”

说到这里,李队微微一叹,对柳韵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随即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左右看了两眼确定没有人经过后才突然莫名其妙地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我能了解的,就好像上面的人一样!人家之所以能……算了,你最好还是不要懂的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柳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暗自纳闷,同时联想到最近金华市的一些关于换届的风言风雨,再结合李队的一番话,心中隐隐觉察到了一丝东西,却不是很有把握。

小宋更是疑惑的在两人间看来看去,一副茫然的神情。

打定主意后,国生心中更是有恃无恐,摆出了一副打死也说的神情,就是要气死你!

柳韵自从被调到这个辖区之后,国生可以算的上是亲自带队抓的次数最多,帮姐妹找对象的说说累积教育的时间最长的人之一!

当然也是最让她头疼的人之一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从抓他以前到放他之后,事后几天之内自己的情绪都会很不稳定!

甚至还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刚开始她还不以为然,可后来细一寻思,才发现都是被国生这个被自己称为天底下最无耻、无赖之人给气的!

原本每次抓他时都想好好治治他,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发现他骗人之外,其他什么劣行还真是没有!

所以每次国生进来的快,出去的更快!

此刻又见国生一副吊儿郎铛的无赖德性,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声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说,你今天到底是在干什么?”

国生忍不住将头稍微往后面挪了挪,这么高的分贝实在是让他受不了了!

沈木风点点头:“当然,事在人为,帮兄弟找对象的话语我相信,我能为公司带来好运。”

叶雪晴笑了:“希望如此。既然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到我们公司去看看。”

“好,咱们走吧。”

“你的伤?”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早就不疼了。”

“你把这些钱拿上,就算你到我们公司上班,也不会这么快就发给你工资。你先拿着用,等发工资了,再还给我。”

沈木风不再客气,把钱装到口袋里:“谢谢。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两人到了院子中,叶雪晴不再骑电动车,两人步行走到不远处的公交站,坐公交车去叶家的公司。

叶家的公司在海边,距离叶家并不远,只有五站地。

望龙海运公司的老板叶望龙,最近焦头烂额,身心疲惫。

六年前,沈浩天成为植物人,浩天集团被三大主力干将朱洪峰、高胜美、陈万盛瓜分。

身为大管家的叶望龙曾孤军奋战,据理力争,想保住沈家的产业,但不敌早有预谋、老奸巨滑的三个人,他愤而离开,另起炉灶,借贷五十亿,成立了望龙海运公司。

尽管学校里已经放了假,但校园里却是人来人往,一波又一波前来赏景的游客流连忘返,就连学校里的学生们也爱极了这美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用相机将美好的景色与青春记录了下来。

这一路的景色,向南早已经熟视无睹了,可邹金童真是第一次见,他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跟在向南的身后往前走着,低声笑道:

“南哥,你可真会选地方,把研究所的办公地点设在学校里好啊,这里面不仅风景好,很安静,而且……”

“而且学妹也很多,是吧?”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