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分手怎么挽回男友,女友分手挽回的话语

苏小小很平静,虽然依旧不知道南宫问仙到底在干嘛,但是她知道一切肯定跟他有关系。

“没什么亲戚,我哥的朋友跟那个院长关系不错而已。”之前的时候梁院长就是这么说的,所以苏小小也只是重复了一遍。

她这话让对面的人都是张大了嘴,苏维康的消息一直很少听到,村里人都觉得苏长河就这个女儿有出息,上了东海大学!

至于他的儿子,一直只听说是京都军队的队长,怎么还会跟莱文市第一医院的院长成为朋友,而且看这架势就知道并不是普通的朋友!

咂了咂舌,李婶儿又是问道:“你哥这朋友……他是干嘛的?”

“他是开出租车的。”苏小小没有多说,她所知道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南宫问仙除了在桃源干活之外,的确就是个出租车司机。

虽然是业余。

眼看李婶儿这些人还想问什么,结果那边的梁院长却是喊着苏小小让赶紧过来签字,所以另外几句话还是没问出来。

之后,刚分手怎么挽回男友也就几分钟的功夫,一帮气势汹汹的年轻人突然就涌上了楼。一时间整个楼道的目光都是投了过去,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梁院长都主动跟他们打了招呼。

黎旭辉老爷子走在前面,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似乎还看到黑暗中有个人吊在那里,来回晃着,让人脊背发凉,可能是刚才那一眼留下的印象吧?

黎旭辉在门边摸索了一下,打开灯,几个人才进了屋。

“刚子,没办法了,再试验最后一次,不灵的话,这个村子就算了!”

尹阳看罗刚连连点头,这才念动了两个咒语,燃烧符箓,之后一声大喝:“一符依命,附摄童身!附!急急如律令!”

几个人有了上次的经验,都盯着罗刚呢。

就在这时,也感觉到一阵阴冷,似乎是有风吹过,也似乎是感觉错位,但确实有些感觉。男朋友说累了跟我分手

而罗刚也是浑身一抖,眼睛再次眯了起来,盯着尹阳:“小伙子,有些道行啊,找我老婆子来,干什么呀?”

这声音是从罗刚嘴里说出来的,不过给人的感觉就那么苍老,不是本地口音,好像还带着几分戏谑的意思。

“你是谁呀?”

尹阳对这个地方已经彻底失望了,既然来了,就问两句吧:“你知道冯一飞是怎么死的吗?”

陈江脑子嗡嗡作响,他已经很努力不和过去的生活产生联系了,然而这·····

他又一次举起手中的照片。

不行!哪怕是同名同姓又碰巧长一样也不行!

陈江第一次严明拒绝了林经理的要求。

“不是,小陈。你也得为集体考虑考虑吧?老公的闺女是刁蛮任性,很难带。这样,我问上级申请,在你带老总闺女期间,每月给你加一千五工资。”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陈江语塞,那三个月发生的事儿过于匪夷所思,林经理是不会相信的。

他不愿自己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再被什么人打破,脑子一抽,索性以辞职相逼。

林经理变了脸色,沉默了良久,他收回那个档案袋:“这样吧,条件不变。分手后挽留女友的话你再回去好好考虑,明天下午老总闺女才来上岗,明早你再给我答复。”

林经理说完看了看时间:“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就下班了。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经理,我是真不行。”陈江一脸为难的说道。林经理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先到这儿吧,现在这世道,工作怪不好找的,别老动不动就说辞职,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是在这公司混两三年资历,你不也得忍忍吗?”

三人对视一眼,尹阳的问题,他们不可能回答上来。

“唉,既然没办法,咱们回去吧!”

黎旭辉叹了口气:“但愿别再出什么事儿,您确实是高人,总能找到一些鬼魂,这么晚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可别走啊!”

尹阳看出来这老爷子不错了,也真心为村民着想,老婆说分手挽回的句子现在没了底气,留下自己仗个胆,那就留下来好了。

舒丹觉得这个案子也没结束,似乎事情不小,加上时间挺晚的了,也没走。

黎旭辉这里有的是办公室,床和被褥都全的,给三个人收拾出两个办公室,就在这儿住了下来。

躺下来,尹阳就琢磨起了怎么回事儿,想来想去的,觉得可能和那口古井有些关系,可自己还想不明白有什么联系。

如果那口古井真的封印着什么,他是出不来的,村子里的事儿,就应该和他没关系,要是能出来的话,还不早就出来了?

村子里死的几个人,明显不是案子,没有理由自杀的人,都上吊自杀了。

以往都是找不到鬼魂在哪里,或者是担心降服不住,现在不一样了,找来的都是上百年的鬼魂,好在都不是厉鬼,要不然这村子就全完了!

“老姜,今晚我还有点事儿就先回去了。”陈江回到格子间,男朋友提分手却不删我收拾一下东西就准备回去。

老姜点点头,示意听到了,眼睛始终不离电脑屏幕。他可不是在工作,而是在看电影。陈江朝他投去一个羡慕的眼神,叹了口气,拿好自己的个人物品,转身离去。

他在楼下打了辆出租车,报了要去的地址,他就钻进车里。

坐在出租车后排车座上,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出租车司机始终不发动汽车,陈江脸上露出错愕的眼神。

“怎么不走啊?”

“该醒来了孩子。”

出租车司机转过头来,两眼无比空洞,嘴巴机械似的一张一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具会说话的木偶。

诡异的气氛在车里蔓延开来,陈江下意识把后背往椅背上贴了贴。

“该醒来了孩子。”出租车司机师傅又把这话重复了一遍,陈江越发惊愕,挽回分手女友的一封信突然,他的手臂滚烫无比。他急忙撸起袖子,一个繁复古老的青色烙印闯入他的视野。气氛越发诡异了,陈江不敢在待下去,他囫囵把他的东西收起来,逃也似的下了车。

“叶凡!”

陈惜墨俏脸一板,假装生气:

“虽然咱们只见过两面,但我早把你当朋友了,而且你救过我,我送礼物给你天经地义,你给我收着。”

“不然就是看不起我,讨厌我。”

她露出霸道一面:“你还给我,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看到女人这么坚决,还一副心灵受伤的样子,叶凡只能无奈开口:

“行,那我收着。”

同时他寻思,将来有机会还给她,或者其余形式弥补。

“这还差不多。”

看到叶凡收下,陈惜墨俏脸多了一抹开心,随后话锋一转:“你去天城?怎么挽回刚分手的女生”

叶凡点点头:“没错,有个亲戚在那边,我过去转一转。”

“那你要多留几天。”

陈惜墨笑着出声:“我是土生土长的天城人,你走完亲戚可以给我电话,我带你四处逛一逛。”

叶凡轻笑着点头:“好,在天城忙完了,我找你做导游。”

说到这里,他疑惑地看着施清海道:“总裁,你不关心下哪几只股票最近上涨趋势大吗?广商银行经过了第三轮的融资,区幅可能……”

施清海打断了分析师的讲话:“不需要。”

“好的……”

施清海又看了眼电脑上的屏幕,道:“操盘手,白云机场,万行银行以及科润建材这三只股票给我分别投入一亿进去,满仓!”

“唰”的一声!三四名员工全部回过头来,震惊地看着施清海!

“总裁!”分析师还以为施清海刚才是听错了,急忙解释道:“总裁!我说的这三支股票是要回落的啊!”

施清海皱眉,冷声道:“我知道!”

操盘手此时也回过神来,支支吾吾道:“总裁,分别一个亿吗?这也太冒险了……”

施清海表情变得冷漠,语气冰冷:“我说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如果你们不会做了,我可以解雇你们,找更加专业的股票团队来帮助我!”

“我现在需要你们做出行动,而不是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围着我一个劲的为什么!”

“你们简直太过分了!爸、妈,你们可一定要替女儿做主呀!”

“柔柔你放心,这个主,妈做定了!不要说这个小妖精现在还得叫我一声妈,就是她离开了邓家,我养了她这么多多年,这件事情也得是由我说的算!”

尤添的态度坚决,游萍只好搬出自己当妈的身份,来压着邓颖。

旁边的大姨、大姑们一听她这样说,又跟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邓颖。

二婶:“当初要不是你妈好心留下你,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三姑:“就是,年纪轻轻就勾引自己的姐夫,也不知道这些年在外面还做过多少见不得人事?”

六婆:“要我说,当初就不该留下她,跟她妈一样,就是一个祸害人的小妖精!”

听到这里,邓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够了!说我可以,别说我妈!从小到大,你们一直说他们是好心收留我,可是我是他邓家平的女儿,邓家养我这么大是义务。至于你口中这个所谓的妈······”说着,邓颖双眼猩红地转头看向游萍,语气讽刺地继续开口: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