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挽回感情的情话,挽回女友的情话200字

“荀哥,往哪送货啊?”林天驰对经商的敏感度很高,一听荀向金这个话茬,就知道这是个能赚大钱,而且还是个能搂快钱的路子。

“你们接上货之后,就正常走,也不用出国跨境,到时候把船停在边境线上,会有人过来跟你们交接。”荀向金看着杨东和林天驰二人:“你们如果想尽快把本钱抽回来,我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如果你们想做,我就帮你们联系货主和规划路线。”

“荀总,还是麻烦你帮我们安排一下运粮的这个单子吧。”杨东听完荀向金的一番话,笑着回应道。

“怎么,不想做啊?”荀向金听完杨东的话,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失望,但随即便面色如常的问了一句。

“东子……”林天驰听见荀向金的问话,开口就要解释。

“刷!”

杨东没等林天驰把话出口,表白挽回感情的情话就摆手将其打断,随后对荀向金笑了笑:“荀总,我们做生意,是为了细水长流,这种天降横财的事,我们怕是消受不起,而且这种快钱挣惯了,恐怕我们以后就没办法再去安心做小生意了,所以走私这种事,我觉得三合公司还是不碰的好。”

杨东听完荀向金的话,总算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荀哥,你说的私活,指的是走私啊?”

“呵呵,你是个聪明人,对,我指的就是走私。”荀向金坦诚一笑,继续开口道:“其实海运行业,走私是正常现象,俗话说得好,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你看那些靠海运发家的大老板,在创业初期没有几个不走私的,因为这行业是暴利,普普通通的一把活,运费能翻出四五倍,甚至十几倍去,说句难听的,那些脑子活泛的人,单单走私一趟的利润,就够你们跑小半年了。”

“荀哥,你有这方面的渠道?”林天驰闻言,一边给荀向金添着茶水,一边饶有兴致的问道。让女朋友感动到哭的话

“呵呵,我在海运公司当经理,已经干了十几年了,自然有我的渠道啊。”荀向金端起水杯,微微点头道:“平时这些走私的活,我都是交给手下那些亲信去做的,因为我们互相信任,彼此间也不猜疑,今天跟你们提起这件事,也是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你们赔钱,不过咱们也说好了,我手里走私的活也不多,所以帮你们也就这一次,等你们抽回本钱之后,以后还拉正常的活。”

“必须得抓紧时间让他们生几个小崽子出来才行,柔柔这丫头也太不努力了一点,回头我说说她,以她的姿色,稍微主动一点,保证明年就可以抱上孙子。”

赵母心中有些迫不及待,她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要是能满足这一桩心事,那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此时此刻,林木已经带着赵柔柔来到了赵辉煌所在的酒店,而且已经提前通知了他。

“穆风,道歉的话给女朋友没想到这次这么快就炼好了丹药,我的那些老朋友都没有这么快赶过来,要不你再等一等好了。”

“对了,我说了你们师兄俩的本事之后,他们都带着一些病人过来,一会你可以动手治疗一下,顺便还能再让他们加上一笔治疗费。”

赵辉煌在旁边开口说道,为了跟林木师兄弟打好关系,可以说不遗余力。

“林木,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就是林木,是不是易容了,给我看一看。”

赵辉煌身边的小丫头突然走了出来,她伸手抓向林木的脸颊,似乎是想要抓掉他的人皮面具。

林木自然是伸手挡住了小丫头,随后直接承认:“好吧,我就是林木,因为一些关系,所以不得不乔装打扮。”

“对呗。”林天驰点头应和。

“小林,自打你们三合公司入股弘阳商贸以来,咱们彼此之间始终有来往,而且一直相处的不错,所以看见你们赔钱,我肯定也跟着着急,而且从公司这个层面上,我也确实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挽回女友最感人的留言”荀向金停顿了一下:“不过要是从朋友的角度上来说,我倒是能给你们一个建议。”

“荀哥,什么建议?”林天驰探头问了一句。

“你们有没有想过,拉私活?”荀向金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拉私活?”杨东听见荀向金的回应,微微一怔:“荀哥,你指的私活,是让我们自己出去联系业务吗?可是我记得当初签合同的时候,里面有一个条款,是禁止货轮自己揽活的吧?”

“你还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荀向金微微摆手,神神秘秘的笑了笑:“那些大公司但凡走海运的业务,都是跟渝溢集团这种有保障的巨头接触,即使我真让你们出去接私活,你们也联系不到什么像样的生意,我的意思是,你们正常运公司的货,但是同时也帮别人夹杂一些其他的东西,这样一来,你们赚的就是双份运费了。”

看着这树,也要不少的人正在感慨着这树怎么长的这么高的。

唐小涵和白小米是肯定没有见过这树的。

这种如同金字塔一般的树,他们是真的没有见过。

“这应该就是时空魔方树了吧,长的真别致啊。挽留女友最深情的话”白小米看到这树之后,就感慨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形容词啊,这能用别致两个字么?”唐小涵无奈的笑道。

但是这会儿她也放心了,这棵树这么高,他们也不用担心迷路了,现在就等着余经理和扬天凡他们两个人买盐回来了。

就是不知道这时空魔方树为什么需要盐,而且一需要还需要这么多的盐。

唐小涵他们只不过围着树木看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了。

树木是被大栏杆围住了,原本唐小涵还非常的担心,他们要是给这时空魔方树上盐的话想要怎么上,但是这个时候看到不少人的手里面都提着那白色的颗粒状东西,顿时就放心了。

他们也在用盐,但是用的盐跟他们的不一样,他们是在系统世界里面购买的盐。

“荀哥,你再帮我们想想办法呗。”林天驰听见这话,顿时插嘴拦了一句:“我们这个季度刚刚承包货船,到现在为止,连承包费都还没抽回来呢,而且粮食的运费又低,我们送一趟,撑死了也就能见到三四十万的利润,综合着算下来,我们不仅一分钱利润见不到,而且干了三个多月,一封信挽回女友哭了反而还赔进去了一百多万,这活也太没劲了吧。”

“小林,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我能力有限,目前来看,我真的帮不上你们。”荀向金脸上泛起了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这样吧,咱们这个季度就先这样,等下一个季度有什么好活,我再给你们安排,行吗?”

“荀哥,帮帮忙呗。”林天驰听见这话,再次开口道:“你也知道,我们承包货船之所以先交了一个季度的承包费,就是为了试水的,如果在试水期就赔钱了,我们哪还有心情继续干这个活啊。”

“啧!”

荀向金听完林天驰的话,同样有些犯愁的嘬了下牙花子:“你说的也对哈,做生意都是图个好彩头,你们刚入行就开始赔钱,也确实不吉利。”

“余书记,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林木神医,他的本事绝对是我见过最强的,绝对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人能比。”

赵辉煌热情的介绍双方的身份,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就认识什么样的朋

友,金陵的一把手,这种特殊的地方,可以相当于付书记在青州的地位。

“林木神医,久仰久仰!”

余书记客气的伸出手,目光有一些好奇的看着他,挽回女友的话让她感动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是不是有赵辉煌说的这么夸张。

林木自然是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对于这样的大人物,他自然不会拒绝他的示好。

如今他的打算就是先把柳家推下十大家族的神坛,而且是以光明正大的手段,如此一来,与这些大人物就必须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林木神医,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赵总说你有着神秘的医术,而且还有那种起死回生的丹药。”

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朋友必然也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对于这样的人物,林木也想认识一番。

“林木,你到底有多少秘密隐瞒着我,看你和赵总这熟悉的程度很明显,早就已经认识了。”

赵柔柔发出不满的声音,大眼睛埋怨的看着林木,心中突然感觉非常委屈。

毕竟他和林木是名正言顺,而且有证的合法夫妻,然而对自己老公却没有一点了解,或者说自己老公一直瞒着她这么多事情,不得不让她伤心。

见林木不说话,赵柔柔跺跺脚:“哼,没良心的男人,明天我不带你去拍卖会了。”

闻言,林木瞬间投降,本来是不打算理会她的胡搅蛮缠,但是说起拍卖会,不得不委曲求全。

“柔柔,这个事情没有办法解释,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具体原因了吗,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对了,只要一个星期,我的灵魂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到时候穆风就会真正死亡,你得做好这个思想准备。”

林木提前提醒了她一番,不然要是到时候突然死亡,只怕这个女人会接受不了。

2021-10-10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