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发现老公有点弱智,老公比正常人傻怎么办

“有钱人都这样吗?斤斤计较?”

“还是不是男人?就不能大度一点。”

“三年一个女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

也还好夏凉没看到这些舔狗言论。

要不然估计两边得对喷起来。

半个小时后。

紫翼商贸城,青云市最大的商贸城。

夏凉和苏艺从地下停车场走了出来。

走在商贸街。

这一次苏艺继续将手机对准了夏凉,目光灼灼的看着夏凉。

“现在可以了吧?”

夏凉瞟了一眼这个小萝莉。

“不可以,我只答应你开直播,可没答应要陪你直播。”

说完夏凉向着前方走去。

这一下气的苏艺跺了跺脚。

刚刚如此忍气吞声的,婚后发现老公有点弱智就是想跑夏凉露面,自我介绍一下。

这样自己好拉一点人气。

结果这家伙,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

刘辰想喊喊不出,想追出来,也迈不开脚步,独自站在那里,绝望地目送着李蓉霏和苏以柔相继离开了这里,带着对自己深深的误会。

刘辰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皱巴巴的“罪证”,越想越气,突然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只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委屈,他很想哭,很想放肆地流泪,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事一定是老头子在背地里搞的鬼,只有抓到这个人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让刘辰感到奇怪的是,李蓉霏的妈妈是如何得到这些照片和视频的,而且还有窃听器里录下来的内容,难道她妈妈跟老头子有关系?丈夫生活弱智怎么办??

李蓉霏的妈妈苏以柔的出现让刘辰这边的情况变得更加麻烦,仅仅是和李蓉霏的感情这一块就足以制造出**烦了,如果真的跟老头子这些人有所牵扯,那么自己到时候该如何选择,如果她妈妈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自己还会下得了手吗,毕竟不管对错,她永远都是李蓉霏的亲生母亲,最亲的人。

刘辰曾经听李蓉霏说起过,她妈妈苏以柔以前是个江下小有名气的歌星,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人物,娱乐圈是什么样子大家多少有些了解,鱼龙混杂,利益至上,能够在里面混过来而且混出头的人,哪个不是精明的人物,苏以柔所接触的人物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大腕,不可能跟她女儿李蓉霏一样单纯,很难保证她不会跟老头子这样的人接触。

“活该,叫他这样无视三年,让他吃点苦头。”

“你们说三年会怎么作弄夏凉呢?结婚后发现老公是弱智”

…………

在众弹幕的猜测声中,苏艺跑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夏凉的手。

在夏凉的目光下。

苏艺先咳咳清了下嗓子,随后用一双天真的双眼看着夏凉。

接着苏艺压低声音,变得无比清脆,如同一个孩子。

“夏蜀黍~我好累呀!你不是说带我去看金鱼~请我吃棒棒糖吗?怎么还没到呀?”

???

我尼玛什么鬼?

夏凉也是有些懵逼。

这特么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吗?

要知道,商贸街的人可不少。

加上夏凉和苏艺。

这一俊男,一萝莉的组合。

更加吸引了不少人。

再加上苏艺是特地方大了声音。

这也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恩,不过标价八十万,这些人也真是脑子有问题啊,他们是不懂雪域藏弓,如果让他们知道雪域藏弓的真正威力的话,老公是智障怎么办那他们八百万圣玉都不会卖的。”兰叔叔显然是非常的了解雪域藏弓的,因为他当年可是和这件兵器交手过的。

“兰叔叔,这东西真的有那么好吗?”夏天问道。

“当然了,这么和你说吧,一般人是发现不了这里面的秘密的,所以也就当做一件普通武器来用了,那个商会也是当做一件正常的宝贝来卖的,但这里面有很多的玄机,如果你可以掌握这些玄机的话,那再配合上我的仙箭术,你的整体本事翻十翻也没问题。”兰叔叔非常自信的说道。

十倍!

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天也是非常震惊啊。

“当年我追杀侠弓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我有这东西的话,雪域藏弓加上我的仙箭术,那肯定实力也是暴涨的,可惜我也知道那是没有可能的,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这两样东西居然全都落到了你的手上,你也是将我当年的遗憾给完成了。”兰叔叔认为,一切都是太巧了,而这么多的巧合加在一起,那就是命运了。

陈江本能后退,倒不是吓得,而是觉得恶心。那家伙可是个大男人,被个大男人用那样色眯眯的眼神瞧着,他身上能不起鸡皮疙瘩吗?找一个大10岁的老公

陈江的性取向很正常,所以看着孔宫桐他很恶心,恶心的想骂娘!

“这人肉有千万种做法,最简洁的做法就是生吃,你听说过二脚羊吗?”

二脚羊?

陈江一愣,再看向孔宫桐时,他的神情中多了几分古怪。

他对这个词儿太熟了,饕餮成天在他耳朵根提这个词儿。

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现在他都已经习惯了。

提到这个词儿的时候,也能顺畅的说出来。

他上下打量孔宫桐两眼,禁不住把他和他想象中饕餮做比较。孔宫桐自顾自的讲下去,把二脚羊这次词的是怎么来的娓娓道来。

陈江听得烦了,猛地停下脚步。他正悄摸着蓄力,孔宫桐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探出利爪狠狠掐住陈江的脖子。

孔宫桐歪了歪头,细细端详陈江的面容,然后伸出分叉的舌头,轻轻舔舐陈江的脸庞。

后方观看的冰玄长老,同样感觉到很诧异,他在找寻叶凡的弱点,缺陷,但是对方坚守的非常彻底,发现老公弱智有点傻没有一丝反抗的动作,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个小子是彻底放弃了吗?你们看,他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看来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妄言,没有一点实际用处啊。”

“哈,叶凡对抗的,可是九玄圣地的三大长老,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我看他是没招了,只能坚定不屈地死去,这样也为鸿蒙圣地留下面子,这样的天骄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是这么讲,但是,一点反抗都没有,是否有点太夸张了呢?人在死的时候还能够如此自控?我是不相信的。”

不仅是冰玄长老和石浑长老,所有人都对叶凡的行为,感觉到不解,他们都在等待叶凡是否要最后一搏。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叶凡没机会,石浑长老的实力太强,想必这里没有一个天骄,能够从他的手下逃走。

而且,叶凡还陷入到了造峰大阵中,受到石浑法则的强势压制,想要反扑都是没机会了。

“小霏,小霏,你慢点。”苏以柔到前台买了单后,小跑着跟上女儿的脚步,有个大十岁的老公会怎么样李蓉霏直接跑到了饭店的门口,面对着外面淋漓的大雨,蹲在了一个石阶上抱膝痛哭起来。

苏以柔撑起伞来到了女儿的身旁,为女儿遮挡不停飘洒进来的雨水,“小霏,跟妈妈走吧。”

李蓉霏蹲着痛哭流涕,苏以柔忙拿出纸巾为女儿擦拭泪水,边擦边安慰道:“小霏,别难过了,为了那种男人流泪不值得。”

李蓉霏看着雨水泛滥地漫到脚跟前,豆大的雨滴狠狠地拍打着地面上意欲平静的水面,此刻她的心犹如地面上柔弱的水面,被狠狠地拍打着,疼痛不已。

苏以柔将雨伞放置在了女儿的面前,为她挡住飘洒过来的雨水,然后自己冒雨跑到了停车场自己的车里,不一会儿,她开着车来到了女儿的面前停下,继续过来劝慰道:“小霏,跟妈妈走吧,他不会追出来了。”

听了妈妈这句话,李蓉霏哭得更加伤心了,身体随着哭泣剧烈地起伏着,甚至一度差点接不上气来,可见她的悲痛欲绝。

如此这般行径,直播间自然有不少人看不下去。

“三年!别跟着他了!也不知道嚣张个什么!”

“太欠揍了!不就是帅一点吗?不就是有点钱吗?还有什么?嚣张个什么劲?”

“这叫帅一点?这特么是帅亿点,有亿点钱!”

“人家有嚣张的资本,你们呢?酸的不得了。”

…………

直播间在争论不休。

苏艺看着走远的夏凉。

气的牙痒痒。

突然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拿着手机跑上前去。

这一下让直播间的众人看的真切。

瞬间打了个寒颤。

要知道,每当苏艺露出这个模样的时候。

就是要使坏了,要知道之前可有不少人被作弄过。

一时之间,有不少人为夏凉默哀。

“让我们为夏凉小哥哥默哀三分钟。”

“苏三年终于要露出魔女本性了。”

2021-10-09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