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我智商有问题,男生说你智商低

但他们可不是来买冰棍吃的,而是来蹭冰棍吃。

几乎人手两只冰棍,一边吃一边开心的在闲聊着。

而李大伟系着围裙,正在处理从水果批发市场运过来的葡萄。

看冰库最里头那一缸缸洗干净并且搅碎的葡萄,很显然这是在制作葡萄酒。

而且好些水缸都已经密封了,上面还贴了封条。

“老李,这些葡萄酒里面放了冰糖跟处理过的硝石吗?”走进冰库中的刘星,笑着就开口问了一句。

“放了,这些水缸中的葡萄酒,我都是严格按照你写的配方在调配,可没有一点马虎。”李大伟伸手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就是这冰库的场地有些小,而水果批发市场还在源源不断的收葡萄,到时候这冰库只怕放不下啊!”

“那就临时去租用一个大棚,在建造一个冰库。”刘星提议道。

“这样值得吗?”李大伟有些为难了。

建造一个冰库,这其中的开销可不少。

刘星有钱,老公说我智商有问题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明文自然不会去承认什么,故作冷静道,“夏天,我现在没时间和你扯淡,你把小鹤打成这样,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可以啊,咱们一起去找老爷子。”

明文的脸色立时闪现一抹慌乱,色厉内荏道,“夏天,你究竟什么意思!”

闻言。

夏天流露一抹讥讽,“你应该感到很幸运,若换做别人的话,我会一刀一刀活剐了他,不!我不会杀他,我会让他好好活着,像这种弑父的人渣,就该让一辈子生不如死,你赞成的话的话吗,大伯。”

明文的额头浮现一抹冷汗。

但脸上却是无法抑制的怒容。

“夏天!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也只能以此来掩饰自己惶恐的情绪,“我告诉你,你不要血口喷人,否则……”

夏天不以为意笑了笑,“大伯,你知道我另一个身份是什么吗?我是九大霸主之一,外面的人都称我为杀神,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吗?男朋友说你智商低代表啥因为我杀过很多很多人。”

迎着明文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夏天却仿佛老朋友聊天一样。

这个坏人,指的可不是赵村长。

而是赵世龙。

“我知道。”

刘星闻言讪笑不已。

眼见周敏端着一碗辣椒炒肉从厨房中走出来了,当下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拿来的碗筷,边吃饭边跟丁大力、赵东魁聊起了砖厂砖窑的建造方法,还有一些注意事项。

这一聊……

就聊到了太阳落山。

丁大力因为要回去办点事情。

所以第一时间就跟刘星告辞离开了。

赵东魁见状,则是去后院喂鸡鸭去了。

再次回到鞋店大门口的时候,刘星已经走了。

一问在餐桌旁收拾碗筷的周敏,才知道刘星去放养黑犊子去了。

“这小子……对黑犊子真的没话说。”赵东魁摇头笑了笑,眼见刘冬菊跟瓜子、小不点等孩子吃酒席还没有回来,在跟周敏说了一声,就朝佛陀山走去。

途中,男生经常说女生智商低山道上。

他遇到了正在放牛的刘星。

其实这话是实话,按照詹姆斯桥说出来的身家。

刘玲玲至少是一个大富翁了。

而他现在虽然也赚了一些钱。

但跟刘玲玲比起来。

那又算得了什么。

这可不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而是说的事实。

八十年代在M国的百万身家。

要是换做几十年后,只怕是千万级别的大富翁了。

而他呢,现在只怕连一百万都没有。

而且还不是美金。

想到这,刘星嘴角上扬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

詹姆斯桥见刘星这样说,当下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而是笑了笑转身就离开了,去吃乃心如送进办公室的炒板栗。

当尝到炒板栗那独特的味道,那是忍不住失声喊了出来。

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差点吓到王老。

直到确定詹姆斯桥没事,他才松了一口气。

刘星见柳老还没有回来,当下走到了王老的面前:“我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男人经常说女人笨智商低要不这里就交给您了?”

“不是吧?”

刘星闻言,那是大吃了一惊。

这些个村民,他们难道就不知道赵村长为了老屋村,那可是尽职尽责的在做事吗?

现在老屋村的集市,在赵村长的带领下能赚到钱了,居然就想着让赵村长下岗,这也未免太让人心寒了吧?

不过他知道这样的事情只怕是在所难免。

因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而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恩怨。

而恩怨的来源,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

老屋村村长这个位置,现在谁要是当上了,很显然就会拥有很大的权利。

换做任何人,只怕都会眼红的。

想到这,刘星轻叹一声,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有什么不是的。”赵东魁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你知道大家要推选新的村长是谁吗?男朋友情商低我很累”

“谁?”刘星有些好奇。

“他就是赵世龙。”丁大力揶揄回道。

“他???”

“那可不行。”王老连忙否决了刘星的提议。

真要留下他跟谢忠两个人。

只怕等下会尴尬的要死。

因为之前他还跟詹姆斯桥差点打起来了。

要不是刘星来了,只怕现在根本就不会有这样和谐的一幕。

刘星闻言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在抓了抓头后,突然间问道::“对了,您现在主要负责那方面的工作啊?”

“你问这个干嘛?”王老不解。

“就是随口问问,我有一个妹妹在樟木小学读书,最近出了点事情。”刘星回道。

“什么事情?”王老见现在也没有其他事情,当下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刘星也没有隐瞒,当即就将刘小月在樟木小学被班主任王老师骂的内幕简略的说了出来。

临了,他还附上了自己的看法:“我呢!不是不赞同老师严格管理学生,但她把我这样一个听话的妹妹骂的都不敢去读书了,这是不是他的人品有问题啊!”

“的确。”王老没有否认刘星的话。

“废话,一个穷小子送的东西,男朋友说女友智商低能和贵族少爷送的东西相提并论吗?”

众人纷纷嘲弄起来,看向杨天的目光也愈发讥诮、瞧不起。

这些人的话都不太好听,甚至很尖利。但杨天并不怎么在意。

不过面前这小妖精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对他很有杀伤力。

他知道,若是不拿出一点礼物来,恐怕这调皮捣蛋的小妖精能一直闹到宴会结束。

可礼物

杨天细细地想了想,却也想不出什么突然变出个礼物的方法。

不过这时他忽然灵光一闪。

对了,医院里,那位老太太送的那玫玉佛,现在还在他的衣服内口袋里呢。

玉佛刚好是女孩子戴的。

这不是刚刚好么?

于是杨天立马伸手拿出了这枚玉佩,道:“这是给你的礼物。”

杜小可微微一怔,接过玉佩,道:“原来,你还是准备了礼物的啊?”

这时一旁的丁凯看到那朴素至极、看上去一点都不特别的玉佛,简直差点笑出声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樟木小学这个王老师引起的。男朋友总说我智商低

他就是一个害群之马,将一件原本好好的事情演变成了这样。

想到这,王老就哭笑不得。

正要好好劝刘星几句。

办公室的大门口,柳老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了,脸上有着难掩的愤怒。

“你怎么了?”王老连忙迎了上去。

“别提了,被那个翻译给跑了。”柳老皱眉回道。

“哼!跑的了和尚他跑的了庙啊!咱们这就回去,将所有交通要道、火车站、车站都封锁起来,我看他在HY市能躲到哪里去。”王老冷笑一声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柳老轻叹了一声。

眼见詹姆斯桥带着十几个外国人一个个正在开心的吃着炒板栗。

一愣之下那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想不到啊!这些我外国人居然好这一口,看来这炒板栗可以大力推广啊!”

“现在你就别想那些旁门左道了,赶紧带他们回去签订卫生巾生产线的买卖合同,我怕迟了生变。”王老忍不住催促道。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