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嘲笑贬低我,当一个男人总是贬低你

“哈哈,哈哈!”

“说得真好听,本座要跟你们去出家为僧,本座的红颜知己,岂不是要孤苦一生?”

林十二一阵狂笑:“这份因果,不知两位大师如何了结?佛渡有缘,不沾因果,本座的因果,又岂是你们能了却的?”

“阿弥陀佛!”

“有道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林施主与佛有缘,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地成佛!”

天弘大师佛号连连。

“佛你妹!”

“本座今日,就先拿你们祭刀,看你们是不是能立地成佛,哼!”

林十二一声冷喝,斩天神剑立刻施展出来,剑光纵横,封锁两大巨头。

见此情况,天武院上下人等都笑了。

对于林十二这喜怒无常,说动手便动手的性格,着实是佩服呀!

天弘大师,金光大师也很惊骇。

没想到,男朋友嘲笑贬低我林十二竟然说动手便动手,真应了那句话,年轻人不讲武德!

沐浴在阳光下,姜蝉捏着毛笔在纸上浅浅地勾勒了几笔。这种时候她不想写词,也不去琢磨电影,只想安安静静地画几幅画。

跪坐在矮几前面,心无旁骛地沉浸在水墨的世界里,姜蝉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午后两点左右,一张《江南》图才算绘制完成。

竹林、怪石、江河、扁舟,每一处都算不得浓墨重彩,偏偏那股子写意风流就扑面而来。

姜蝉放下毛笔,端详了好几眼:“还行,看来手艺没有生疏。”

陆唯非常急切:“要装裱起来,我要挂在客厅里,让每个过来的人都知道这是你的墨宝。”

姜蝉轻笑:“傻,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那我就说这是我挚友送的。”陆唯下意识地反驳:“小蝉,你还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你多画几幅,一幅哪里够?日后我的家里要挂满小蝉的墨宝。”

“这都是练手之作,男朋友喜欢贬低我瞧不起我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反正这些我又带不走。”姜蝉很淡定,这样的画她能够画许多不重样的出来。

姜浩仰头,四十五度仰望老上海滩警察局的天花板。

过了少说有半分钟,他收回目光,“成!就按你说的,你是导演!”

“还……有……谁……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

卧槽真不容易!

以《功夫》现在拍摄的顺畅而言,要是换了剧组里原本就在的这帮演员,这幕戏都花不了多大会儿就能拍完,但是换了姜浩来演,光是跟他讲道理、说服他,让他内心里认可就该这样表演,就煞费力气。

不过他演技还是很牛的。

彭向明觉得比自己牛得多。

简简单单的几句台词,一旦他认可了彭向明给这幕戏的设定,马上就演出了彭向明想要的那种略显夸张的风格,嚣张、凶狠、不可一世,但是又能让观众直觉地意识到——这家伙那么嚣张,快死了!

很完美。

“咔!过了!”

彭向明甚至亲自站起身来,女孩越打击你越喜欢你奉上掌声,挑起大拇指。

然后转场,到外面的街道上,拍摄鳄鱼帮大佬被杀那一段。

“可你这个幕后人员的话题度太高了!想想看,一个歌手拍摄的电影居然入围了电影节,”陈辰叹息了一句:“电影节的开幕式你去不去?这可是国际电影节。”

“去吧,正好也去开开眼,看看别人的作品。”姜蝉不置可否,电影节啊,说到参加电影节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就行,我这次找工作室好好地打扮一下你。”察觉姜蝉要反驳,陈辰立马拍板:“你可是代表公司的形象,可不能马虎了,再说了,你本来就是十分颜色,更要好好打扮。”

姜蝉抚额:“不要太高调,低调一点。”

“我还不了解你?就算要低调,我们也不能随意将就。我估计设计师也要忙活了,国际电影节啊,这可是她扬名的好机会。”

“不说了,男人故意打击女人心理学我和设计师联系下,估计你要抽个时间去测量下数据。”听着陈辰挂了电话,姜蝉笑着摇摇头,看陈辰这么风风火火,她也难免对这个电影节有了些微的期待。

和陈辰的通话结束,客厅里又恢复了宁静。此时已经是十二月份,已然到了寒冬,金黄的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带来一室的温暖。

…………

最近一些日子,原本平静的国际地下世界,忽然又变得热闹起来,一切原因就是因为有人忽然曝出了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赫然是最近华夏国突然举行的一次清剿邪派势力的行动。

这一次行动是近些年中,鲜有的大举动,华夏国为此出动了大批的精英队伍,直接针对邪派势力上至先天九品,下至宗师一品展开了力度很大的大清剿,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有上百名的邪派强者不是被抓就是就地伏诛!

不仅如此,发帖的人还甚至配备了清晰的照片和录像,虽然里面所有强者的容貌都被马赛克了,男朋友贬低你代表什么可依旧无法遮掩那其中的冷酷和血腥。

这样的帖子一经发出,瞬间就成为整个国际地下世界的热点,引来无数的点击量还有浏览。

许多世界各地的武道强者,纷纷议论华夏国这个神奇的国度,真的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国家的防御保护力量,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无不夸赞。

同时也对华夏国有关部门的力量,大为惊讶,要知道那被抓和伏诛的邪派势力中,其中不少强者都是先天级别存在,更是有不少在先天七品、八品、甚至九品的存在,可这样的顶尖强者,说被抓就被抓,说被杀就被杀,真的可谓是很恐怖了!

此时,名单上面的三名邪派神境强者,已经被他成功斩杀掉了两名,就剩下最后的一位了,那是一位叫张龙的邪派强者,居住在缅国,其修为已经是神境中期。男朋友一直打击贬低我

之前的时候,裴君临面对神境中期,心理是没底的,可这一切却不同了!

“裴先生,姬舒华已经被杀,现在只剩下缅国的那个张龙!”

乔斌恭敬开口道,裴君临连杀两名邪派的神境强者,在他的心中已经是堪比神灵,这一刻,乔斌非常佩服父亲乔青林的眼光毒辣,识人非凡,否则,真的得罪裴君临的话,那么他乔家恐怕会有大灾难降临。

这么一个妖孽的青年强者,所造成的威胁,绝非乔家能够抵挡,就算是出动乔家那位老祖宗供奉,恐怕结果也是未知的。

“只不过,这张龙不仅仅是一位神境中期的强者,而且还是缅国大名鼎鼎黑巫教的教宗,地位堪比缅国的国王,您还要去前往么?”

随着乔斌的话语落下,众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在裴君临的脸上。

“君临,你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是立威,彻底震慑邪派那些宵小之辈!”

乔斌等人也不断开口大喊,开始搜寻满目苍夷的战场,只是大战所波及的范围太大了,短时间之内又怎么可以找得到。

大家每一个人都变成那热锅上的蚂蚁,男朋友为什么贬低我丝毫不顾战场上还残留的阵阵可怕罡风,疯狂搜寻。

嘭!

正在这时,远处一座废墟的地标深处突然炸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君临!!!”

王子琼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整个人立刻化作一只乳燕,极速飞掠而至,直接牢牢扑在了裴君临的怀里,紧紧抱住。

裴君临轻轻拍着王子琼的后背,微笑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咳咳!!”

随着他的咳嗽,嘴角有一抹猩红的血迹渗出。

“你受伤了?”

王子琼吓了一跳,连忙松开。

裴君临毫不在意的随手抹掉:“一点内伤而已,很快就能恢复的!不要忘记,我可是神境强者,只要心脏不碎脑袋不爆,就会永远没事的!”

“你可吓死我了,刚才那是神境强者的自爆么?!”王子琼一颗芳心终于落回了肚子。

“呵呵……居然是天剑器灵脉络图,真没想到,他还能把这脉络图绘制入这十二张破书上,分散了我天剑脉络的控制,怪不得老夫脱困上来召唤天剑却全无反应!”李天剑忽然口吐苍老的声音,毫无疑问是给夺舍了!

我和夏瑞泽正打算继续逃跑,结果一道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就差点撞上了我们!

“李破晓!作死呀!还不快跑!”夏瑞泽咬牙说道。

李破晓却恍若不闻,突然刹车停下后,双目看向了我们身后已经很远的李天剑,甚至还一脸的惊愕。

而我们回过头的时候,同样一脸的震惊,因为这时候,老怪一副要呕吐的样子,发出了卡喉咙的声音,而身上一根根的脉络,全都亮了起来。

我和夏瑞泽面面相觑,夏瑞泽反应很快,说道:“他难道要把天剑十二篇吐出来?这……合理么?”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