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老婆没脑子,男人总爱说女人没脑子

梦恬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迟滞了一下肖发伶的脚步,而赵磊也抓住机会,起身就往办公桌那边跑,因为在梦恬办公桌后面的书架后面,有一个暗藏的保险柜,赵磊常年在里面备着一把枪。

“都他妈这时候了!你还反抗你妈B!”另外一边的吴志远咆哮之间,伸手抄起茶几上一个装饰用的青铜宣德炉,再度奔着赵磊冲了上去。

“咕咚!”

赵磊之前原本就已经解开了腰带,在逃跑的时候也忘了这一茬,所以只跑了两步,就被掉到膝盖位置的裤子一绊,砸在了铺着地毯的地面上。

肖发伶看见赵磊倒了,再度持刀上前。

“看这!我艹你妈的!”随着一声暴喝袭来,二双的身影从门外出现,对着肖发伶就窜了上去,同时对着他猛地挥了一拳,最近这段时间,二双跟在赵磊身边,始终都是带着枪的,老公说老婆没脑子但今天赵磊来悦色酒吧,只是为了搞破鞋,二双也没觉得会出事,所以就把枪留在了车内,此刻身上压根没有任何武器。

“踏踏!”

肖发伶看见二双袭来的一拳,横移两步进行了闪躲,紧跟着手里的水果刀由下至上,奔着二双的下巴就挑了上去。

“第二,有个叫叶凡的男人,我对他有兴趣,你不能碰!”

“呵呵,我们的瑞秋姐玩了那么多男人,想要收心了?”强尼冷笑一声,“你的姘头我没有兴趣!只要他不主动招惹,我们不会对小白脸感兴趣!”

瑞秋松了一口气,说出了最后一个条件,“如果能离开荒岛,回到公司,你们就说我死了!”

“你这是已经决定离开公司了?”强尼皱着眉头说道。

“没错,我已经厌倦了仇杀和尔虞我诈,我老公总是骂我蠢表现还不如留在这里终老一生。”瑞秋的话倒是让其他队员惊讶不已,他们在都市里差不多是开一单休一年的状态,而这些年也大部分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因为钞票来的太快了!

“瑞秋,你离开公司,能生活的下去?还是说,那个叫叶凡的小白脸,让你彻底沉沦了?”强尼说罢,将一身装备丢给了瑞秋,“除了最后一条我没法做主以外,其他两条我都答应了!现在穿好装备,跟我们一起完成任务吧!”

叶凡躲在一旁的灌木丛内,听清了瑞秋等人的交谈,他更是坚定了要带瑞秋回来的信念,“你不负我,我一定把你带回去!”

望着灯光下的叶凡,数百名宾客的脸上,都写满了难以掩饰的诧异,惊讶到无可复加。

在此之前,叶凡的确自称为“叶北辰”,但当时根本没人相信,还将他当成骗子。

谁知现在,明德亲王亲自证明了他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出错。

如此一来,老公说自己无能怎么回答之前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解释的通了。

叶凡之所以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是因为他完全有实力和资本。

连传奇剑圣源武藏,都死在他的手中,倭国的圣岳富士山,也被他硬生生劈得矮了百米!

区区一个矢野浩,又算的了什么?

一时间,场内众人望向叶凡的目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充满着、殷勤和敬畏,同时一阵后怕,幸亏刚才没跟叶凡发生正面冲突,否则就遭殃了。

不远处,刚刚还对叶凡大肆威胁的温子伦,面如死灰,如丧考妣,心情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从天堂坠入地狱。

要知道,以他们温家的实力,完全不够资格参加这场皇室晚宴,完全是因为倭国皇室想要讨好叶北辰,所以才邀请了一些在倭国做生意的华夏商人。

服务生挨了吴志远这一下,当即翻起白眼,抽搐着瘫软下去,而吴志远也把他放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随着服务生倒下,肖发伶也闪身进门,把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往怀里一揣,两人迅速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

“咣当!”

肖发伶两人上楼不到五秒钟的时间,男朋友说我没脑子为啥员工区的卫生间的房门也被拉开,随后二双玩着手机游戏,瞥了一眼沙发上的服务生:“哎,你去吧台帮我拿盒中华过来!”

服务生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他妈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死!店里花钱雇你睡觉来了?”二双看见服务生闭着眼睛,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脚。

“咕咚!”

服务生顺着二双的力量倒向一侧,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你他妈啥意思,要讹人啊?”二双将自己并没有使用多大力量,就一脚把服务生踢倒了,顿时蹙起了眉头,然后便看见他脖子上的一块淤青,楞了一下之后,撒腿就向楼上跑去,同时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

“噗嗤!”

二双看见闪动的水果刀,一把伸出左手,握住了肖发伶的刀锋,在指缝滋滋冒血的同时,右拳愤然前挥。

“嘭!”

肖发伶被二双打的一仰头,紧跟着右臂一个肘击横扫了上去。

“嘭!”

二双头部遭遇重击,意识产生了一瞬间的模糊,而肖发伶也接着这个机会,能说老公无能没用吗一把抽出了被二双握住的刀,对着他脸上攮了过去。

“我艹!”二双恍惚间看见一把刀奔着自己的脑门子扎了过来,完全出于下意识的一侧头。

“噗嗤!”

肖发伶手里的水果刀粗暴的扎在了二双的耳朵上,一刀过后,几乎将他的整只耳朵捅掉,只剩下一块皮肉相连。

“啊!!”

二双感受到这股锥心的刺痛感,忍不住一声咆哮,紧接着被一拳打在鼻梁上,昏厥倒地。

“二双!”赵磊看见二双满脸是血的倒下,心里咯噔一声。

“自己都他妈要交代了!你在这双你妈呢!”吴志远窜上前去,一脚闷在赵磊胸口,随即单膝压在他的胸前,握着宣德炉的炉壁,直接用外凸的鼎足奔着赵磊的太阳穴砸了上去。

云图人?叶凡想起了瑶和紫琪,这对姐妹对自己很是照顾,“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跟我说说么?”

“应该是一具棺材!里面的尸体就是公司想要的东西!一吵架老公就说自己没本事”瑞秋确定地说道,“不过那一处墓葬可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弄不好就要全军覆没!”

“嗯..我会跟在你身后,见势不妙,咱们直接开溜!还有,你提出的三个条件,我很喜欢!”叶凡说罢便将瑞秋揽入怀中,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拥抱对方。

瑞秋心中一暖,任由这个男人搂抱,“叶凡,我一定不会让你死!”

...

一大早,强尼便醒来,他召集众人起床,准备进一步探索洞窟,“快点起来了!昨天我们没有深入里面,今天必须加快探索的进程!”

“老大!瑞秋!瑞秋不见了!”

“什么!”听到手下的汇报,强尼手持**,直接冲了过去,而瑞秋此时已经回到营地,脸上还挂着水珠。

“这么早就找我啊?放心吧,我没有跑,只不过是去洗个脸!附近有条溪流。”瑞秋拍了拍俏脸,将水珠均匀摊开。

“之前,老公说骂我脑子有病并非本尊不传授你这一招,而是时机未到!”

“若你能完全领悟这一招,纵观荒墟、乃至天枢,能胜过你的人,恐怕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了!”

“下面,本尊传你口诀——手中有剑,不如心中有剑,心中有剑,不如无剑……”

一时间,叶凡陷入了顿悟的状态。

这心剑,乃是一门逆天的剑术。,极度难学。

根本不在乎什么招式,追求的是“心”。

以心为剑,意识化为剑气,且威力随可由意识自由操控。

从某种意义而言,想要修炼心剑,就需要将身体和意识分离,让自身的各个部位,超越本能,去感知周围的危险,不再需要大脑先做出思考再行动。

这就是所谓“无心”的状态。

心剑,即意识之剑,不一定限定非得是什么东西而来。

一念之间,剑出不败!

就算在北辰派中,能悟出这一招的修士,也是寥寥无几。

……

“不好!”

广灵子脸色狂变,身形暴退,遁入黑暗之中,险而又险地躲过这一剑。

“怎么回事?那小子不是昏过去了么?”

广灵子立刻向叶凡望去,发觉叶凡明明处于昏厥的状态,体内却毫无征兆地爆发出凌天剑气。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广灵子活了两千多年,还是第一次见。

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凡的身上还隐藏着这种恐怖的力量,竟然在自己昏厥的时候,主动出现护体。

下一刻,广灵子像是不信邪似的,挟带着无人可挡之力,朝着叶凡扑去。

“嗖嗖嗖!”

刹那间,叶凡的体内再度爆发出十多道剑气,如绝世之锋,足以斩断世间一切罪孽。

广灵子大惊失色,一副活见鬼的样子,根本不敢又任何的懈怠,身形疯狂暴退,堪堪躲过那些剑气。

隐藏在黑暗中,他死死盯着叶凡,双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从很早之前,他就决定要灭杀叶凡。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