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贬低自己老婆的男人,爱打击贬低老婆的心理

“陈总,我刚才看到方小乐从你办公室出来,我看他好像有点焦虑,是有什么事吗?”

“焦虑?”

陈昭愣了下,心想刚才方小乐在我办公室不是挺淡定的吗,怎么出去被你看到就成焦虑了?

难道,

方小乐和自己一样,也是表面稳如泰山,其实紧张的不行?

不过李莞马上就是副总监了,这些事也应该让她知道。

想到这里,陈昭便把刚才自己和方小乐的谈话说了一遍。

“李莞,你怎么看?”陈昭问道。

他现在还有点犹豫,李莞这么多年的节目导演,经验丰富,正好可以听听她的意见。

“陈总,节目还在播吗?”

李莞不答反问。

陈昭看了看电脑,现在画面已经回到了父亲们的房间,贺彤和冯娜正在引导严肃的林端正谈谈对自己女儿的看法。

林瑶除了唱歌,对自己的家庭一直很低调,林瑶的父亲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所以观众们对自己的“岳父”也是挺感兴趣的。

什么情况?难道这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吗?喜欢贬低自己老婆的男人

片刻的惊慌之后,计玄瞬间明白,这辆大卡车刚刚是故意的!

看着卡车越来越近,速度也越来越快,计玄赶紧回到自己的驾驶座,想要开动法拉利,躲开撞击。

“快点、快点!给我启动啊!”

由于刚刚的撞击,法拉利已经熄火,而且不论计玄怎么操作,都无法再次启动。

之前一次撞击,幸好是撞得车尾,车里的人还能没什么大碍。

但这一次,大卡车是正面朝法拉利撞来,一旦撞上,绝对车毁人亡!

“靠!靠!靠!”

计玄不断的尝试启动,然而仍无济于事。

卡车已经近在咫尺了,车却还没有半点反应!

完了……

在这一刻,计玄的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闭上了双眼。

嘭——!

巨大的撞击声再次响起。

但是,计玄等了两秒后,打击贬低你打男人心理却没感觉自己有什么异样,他还是好好的坐在车里。

“不是说,你们那个祝凌跟腱修补术,是做的最好的吗?”

“但不适合你,就像我们不会给你用化疗药一样,对吧。”尤宝科尽可能的做着解释。

病人呵呵一笑:“其实你们用了,我也不怕,反正头发都开始掉了,到时候,还可以说是你们医院用错了药,再弄一笔索赔,然后辞职创业开公司,争取熬个三四年再倒闭,人生也就算是功德圆满了,最后拿赔剩下的钱开个茶店,或者水果店也可以……”

病人喃喃自语着,陷入了美好的幻想当中,如同日常加班的场景似的。

尤宝科眉头紧锁,缓缓道:“你不是运动员,不需要做开放性的跟腱修补术,微创手术对你的效果是相差不多的……”

作为一条规培医,尤宝科严格按照上级医生教给自己的话来说。

病人轻笑一声,像是大脑的某个程序被激活了似的,男生贬低女人的心理道:“我准备爬珠峰。”

尤宝科愣了一下。

“登山是运动吧,我这个年龄和工作性质,也能做吧。”

陈文哈哈一笑:“唐姐,我这么给你说吧。第一,《走进新时代》这种水平的主旋律歌曲,我暂时只能写出这一首,写不出第二首了。将来能不能写,不知道,要看缘分和灵感。

第二,即使我能写出与它匹敌的歌曲,我也不打算交给沪市机构。你领导的领导说了,《走进新时代》是今年的全军内定第一。我如果写一首跟它匹敌的作品,让沪市文化部门拿了去跟全军打擂台,万一打败了全军第一,那我岂不是得罪死了全军?我好不容易建立起跟宋姐还有海军的良好关系,我为什么要去破坏呢?

第三,即使我写了一首比全军第一更好的歌,交给你们领导了,你们领导和领导的领导也未必领我的情。他们很可能会沾沾自喜,当一个男人总是贬低你因为他们从胁迫你的过程中取得了成功,他们将来可能会继续使用这一招,借你来胁迫我。他们既不会给我利,也不会给我名,他们会拿我当扯线公仔,而你是他们操控的扯线!”

唐瑾叹道:“你说得很对,他们确实就是这样做的啊!”

陈文继续吸溜面条,大口吞咽。

唐瑾问道:“那我还要不要继续写整改计划书?”

陈文笑道:“写,当然写!”

唐瑾问:“你都肯定不会给他们写歌了,我还写什么?”

但粉丝们自发的行动效果并不好。

很快,天海公司的官博也发声了,针对这些谣言进行了一一驳斥。

依然收效甚微。

甚至还被水军们借机又搞了一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目前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应对这些谣言。

“芳芳,没关系,等我的新歌出来,这些人自然就闭嘴了。”

林瑶自己倒是习惯了,反而在安慰郁闷的芳芳。

莫烟倒是没说话,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过计玄给陈思的说法,就是去那里有个重要会议要开,公婆背后骂你表面装好人然后还要考察一下当地的市场。

陈思不知道计玄的安排,她完全是当工作去的。

看到陈思一直很紧绷的状态,计玄笑道:“小思,别那么紧张,我们这趟的出差工作很简单。”

“而且能空余下不少时间,到时候可以随便逛逛,你就当出来旅游就好。”

陈思点了点头,神色间稍微轻松了些,手里的工作资料也终于放下了,看向车外的风景。

别说,郊区的景色,真的和城市的繁华完全不同,有一种回归自然的舒适感。

但就在法拉利行驶在郊区的公路上,周围的车辆越来越少时。

呼——!

突然间,一辆行驶在公路上的大卡车,在经过法拉利时,毫无预兆猛地一个转向。

嘭——!

大卡车的车头,狠狠撞在了法拉利的车尾上。

“啊啊啊啊——!”

车内马上响起陈思惊恐的尖叫声,法拉利也因为车速很快,被撞到车尾后失去平衡,转了好几个圈。

下意识睁开眼,计玄惊讶的发现,老公嫌弃你的六个表现是一辆像装甲车般的大车,在千钧一发间,挡在了自己法拉利的车前。

而这个装甲车,计玄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影子小队的那辆战车,影子战车!

影子战车果然厉害,那辆大卡车正面撞上了影子战车的侧面,却撞不动它。

不仅如此,大卡车反而把自己的车头,撞得凹陷下去,损坏严重。

可那个大卡车好像还不死心,发现撞不动影子战车,它倒退了一段距离。

随后调转个方向,又猛然提速,竟想绕过影子战车,再撞计玄一次!

确认了,百分之百确认了,这起车祸,明显就是有人指使,目的就是除掉计玄!

轰隆隆——!

大卡车全速冲起来,那威力相当骇然,即使车头已经凹陷,但仍不能阻止它的一往无前!

不过,别忘了还有影子战车呢,发现大卡车想绕过去,影子战车启动了!

嗖、嘭——!

一道比之前所有撞击声、还要大的撞击声响起。

病人也轴,佛说对老婆不好的男人道:“那我可以爬乔戈里峰。”

尤宝科迟疑了几秒钟:“你糊我的吧?”

“乔戈里峰是世界第二高峰,你查手机。”

“第二你也爬不上去。”尤宝科没查手机,坚持道:“别第一第二了,世界第20高峰,都和你没关系,你现在的身体条件,真的不适合做开放性的跟腱修补术,没必要……”

“昆扬基什峰。”

“啥?”

“世界第21高峰,在巴基斯坦。”

“你开玩笑的吧。”尤宝科这次不信了,拿出手机来,翻查起来。

一会儿,尤宝科疑惑的放下手机,看着病人,道:“你业余爱好是地理?”

“神经病啊,哪里有人的业余爱好是地理的。”病人停顿了一下,道:“我之前做一个游戏,里面的核心玩法叫勇攀高峰,用山峰的高度代表胸部……明白吧?”

病人用手比了比,又道:“全球排名前100的高峰都是橙卡来着,玩家必须要付大价钱才能抽到……别说前100的高峰了,前1000的高峰我都知道不少,紫卡也是要花钱的好吧……”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