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之后老婆越来越凶,结婚后老婆越来越凶

胡柔菲一脸好奇地问道。

李安翻了个白眼,故作生气地说:“新歌?什么新歌?”

“你当我是下蛋鸡啊,一天一首新歌?”

两女扑哧一笑。

胡柔菲抽出纸巾擦试着嘴角的口水,齐晓薇跟着打趣道:“你如果真能一天一首新歌,我们还巴不得你变成鸡呢!”

众人哄堂大笑,包厢内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笑了一阵,胡柔菲认真地问道:“那安神能不能透露一下新歌的类型啊?”

她数着手指是:“你第一首歌青花瓷是古风,第二首晴天是流行,第三首别咬我是

ap,你这一首歌一个风格 难道第四首会是摇滚或者民谣吗?”

李安摇摇头,直截了当的说道:“都不是,其实可以直接和你说,反正下午还要你帮忙联系编曲老师和乐队。”

胡柔菲大喜过望,忙问道:“歌名叫什么?”

“烟花易冷。”李安面带微笑地说。

第二天。

李安没什么意见,姜开宇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太好吧。”

“节目开播前在一起吃饭,结婚之后老婆越来越凶如果被狗仔拍到,乱编些有的没的就麻烦了。”

李安恍然大悟,钦佩地点点头。

不愧是香江老牌歌神,这职业素养真的没话说。

无奈之下,胡柔菲让节目组点了些香江特色的外卖,送到了姜开宇的房间。

而她和李安一行人,则去外面聚餐。

胡柔菲知道李安是江北人,专门挑选了一家江北菜馆。

这种细节上的谨慎让李安大感舒服。

这代表人家重视自己。

饭桌上,迟强坐在李安旁边闷头吃饭。

齐晓薇和胡柔菲坐在两边,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因为签署了保密协议。

所以在节目开播前不方便在公共场合聊节目话题。

“安神,你准备什么时候发新歌啊?我们这些粉丝都已经两个星期没听到你的新歌了。”

处于虚幻世界中的沈风,已经不知数了多少遍,他如今的神魂完全不是之前能够比较的,绝对是得到了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知道老婆不好但是没办法

“五万一千零三!”

终于在经过这么多次的失败之后,沈风数到了最后一片叶子,他的神魂波动变得十分的可怕。

在他想要感受一下自己的神魂突破到了什么层次之时。

那坐在树下的荒古第一战神,手臂一挥,沈风的神魂顿时消失在了这片世界之中。

与此同时。

沈风本体内的意识和神魂在快速回归。

眼看着沈风差不多恢复的时候,荒古第一战神的巨大血色身影微微一动,他没有拿着战斧的手掌,遮在了沈风的头顶上方。

一股震慑人心的恐怖能量,从巨大手掌内冲出,直接涌入了沈风的脑袋之中,随后,快速的进入他的神魂之内。

哪怕神魂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提升,但眼下在正式接受传承的时候,他的神魂也有一种要被摧毁的趋势。

然后看向马三,道:“现在你还想说什么吗?”

马三这次再看向杜小可的时候,眼里已经只有恐惧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大……大……大小姐……我……饶命啊……我……我真不知道是您啊……”马三浑身的每一处都在颤抖,对老婆越好老婆越脾气大额头上的流汗速度都快赶上泼水了。

杜小可笑眯眯道:“别啊,求什么饶啊,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弄死我么?

我应该没听错吧?”

“咚咚咚咚——”马三疯狂地往地上磕起了头,“对不起大小姐对不起大小姐!我……我错了,我狗眼看人低,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罪该万死。

但……求求您……求求您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

杜小可冷笑了一声,道,“像你们这些渣滓,看到个美少女就想扑上去乱来。

这次放了你们,下次你们就不会了?

开什么玩笑呢!而且,你们居然还敢到学校附近来活动了。

唐瑾白了陈文一眼,继续看着讲台方向。

陈文叹了一口气,用不算低的音量吐槽道:“骂了隔壁的,老子回去就写一首歌,名字想好了,就叫《郁闷》!”

陈文是真的很郁闷了。

写一首名叫《郁闷》的歌,30岁女人脾气暴躁易怒真不是什么难事,前世一大堆抒发失恋和失业情怀的歌曲,随便抓一首来,改个名称就行了。

“好,陈先生果然才思敏捷,在郁闷的情景下触动灵感,随手就能创作歌曲,传闻中的故事没有错啊,我今天算是见识到真人了!”

这番声音是从陈文身后传来,陈文和唐瑾同时扭头看了过去。

在陈文的正后方,坐着一位非常有气质的大姐姐,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貌,正用炯炯的目光看着陈文

---------------------------------

陈文好奇地看着这位有气质

的大姐姐,有点面熟,心里又不敢十分确认,小心翼翼问道:“这位姐姐,您认识我?”

整整一个月之后,韩三千终于走出了别墅,这时候他的腿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即便不借用轮椅也能够行走自如,而他的出现,引起了无数世家的关注,单身女人脾气越来越坏但是这些世家由于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只能够在暗中伺机而动,毕竟韩三千已经明确的放话,谁要是敢去打扰他,就对付谁。

这句话的份量,目前的华人区没有任何人敢轻视。

钟明还跪在别墅外,关于他的事情,韩三千已经听马飞浩提起过。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感谢。”韩三千走到钟明面前说道。

钟明激动得浑身发抖,他终于等到了韩三千,这一个月的下跪对他来说虽然痛苦,可是能等到这一刻却是值得的。

“我要给你做牛做马,以此来报答你的恩情。”钟明低着头说道。

“钟明,你倒是聪明啊,现在有多少人想给三千哥当牛做马,你凭什么,打着感谢的旗号想成为三千哥的手下,你有资格吗?”马飞浩不屑的说道,在他眼里,钟明这家伙就是死皮赖脸的想要成为韩三千的手下而已,什么做牛做马,不就是想趁此机会跟着韩三千吗。

陈文笑道:“我第一次来DìDū,妻子脾气越来越大了第一次住这家酒店,我感觉振姐你对这里很熟悉,还是你替我做主吧。”

咖啡很快被服务员送来。

田振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

陈文也举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实话实说,前世陈文活在底层,没机会学习咖啡的知识。这一世重生半年来,他一直在忙着赚钱,没时间去追求品味。

陈文唯一长了知识的品好,就是遇到秦扬,在茶道方面已经培养出了极高的品味。

但是在咖啡方面,陈文还是个小白。

田振放下咖啡杯,单刀直入地说道:“我听过陈先生写的五首歌,全都是精品之作啊,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直没有签约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

陈文笑道:“其实还有第六首。”

田振眼睛一亮:“哦?你新写的?”

陈文点头道:“是的,第六首歌在唐姐手里压着,不知道他们电台有没有播出去。唐姐就是刚才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子,振姐你见过她的,唉,我现在脑袋一团乱。”

起先数的非常顺利,老婆脾气暴躁易怒克夫在他数到第两百片叶子的时候,他忽然感觉神魂一阵昏沉,紧接着,眼前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过了片刻之后,才逐渐恢复过来,可沈风无论如何回忆,他也记不得自己数到哪一片叶子了,甚至他连自己数到第几片也忘记了。

竟然会发生如此古怪的事情?他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开始数上面的叶子,这次数到两百五十片的时候,那种情况再度出现,他又忘了自己数到哪里了!

接下来,他锲而不舍的继续重新数叶子。

可同样的问题一次次的发生,不过,每一次在他忘记自己数到哪里,神魂重新恢复过来之后,他会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深厚了一分。

发现这一点之后,他目光看向了荒古第一战神。

那坐在树下的中年男人,笑道:“你觉察到了?”

“不错,想要数清楚这棵树上的叶子,对于你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以你现在的神魂之力,想要接受我的传承,恐怕会让你神魂碎裂,这棵树能够强化你的神魂,当你能数清楚上面的叶子时,那也就证明能够承受我的传承了。”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