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最近老凶我为什么,跟老公说一句话就被凶

“我打电话的位置你能定位对吧?”

余飞直接问道。

“可以可以,你们两个都没事吧?”

陈东急忙问道。

“没事,安排我们回国吧!”

余飞只是觉得这样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生活了十几天,心理有点累而已。

“暂时恐怕不行,岛国出了这种事,哪怕是没有证据,重点怀疑的都是我们,最近查的非常的严格,甚至明里暗里都在试图找到我们的把柄,现在安排你们回国,反而等于将你们送入虎口,最好你们先隐藏起来!”

陈东立马拒绝,有了之前的经验之后,陈东再也不想每次任务完成了,却在回家的时候出幺蛾子,被人追着打,实在太难受了。

“行!”

余飞也觉得有道理,这个时候,岛国人差的最严的就是试图离开岛国的人,老公最近老凶我为什么自己和东方冷被发现的可能太大了。

尤其是自己这张脸,岛国人各个系统估计都录入了,只要露面就可能暴露,哪怕是岛国人没有证据这次是自己做的,以前积攒的仇恨,就足够他们出动无数顶尖高手围杀自己了,这个时候冒险不划算。

“我会怕?我只是在想赢了之后,该提什么条件罢了!”叶凡淡淡道。

听闻此言,秦阳撇了撇嘴,一脸鄙夷,心中暗道:

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

突然,叶凡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指着梁上那块“天下第一针”的牌匾,高声道:

“待我赢下比试,这块牌匾,就归我了!”

他的语气斩钉截铁,铿锵有力,并没有用“如果”、“若是”等等假设的词语,男生回复你说正在打游戏仿佛已经将那块牌匾,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然而此言一出,就像是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千层浪,在场内引起一番轩然大波。

无论是秦轩、秦阳,亦或是其他那些仁济堂的中医,瞠目结舌,呆若木鸡,仿佛被下了定身术似的,呆立在原地,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万万没想到,叶凡竟敢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

要知道,这块牌匾对仁济堂和秦家,有着非凡的意义,可谓是“金字招牌”!

范伟浪神情一窒,刚见叶飞时的狂喜消散一空。

在四个人的注视下,范伟浪尴尬挤出一丝笑,却当真不敢动一下,他明白,叶飞说的出做得到,乱动,当真会被杀掉。

林向华寻找落脚的地方,是在暗中进行,在叶飞三人和唐家一战之前,就已经确定了这处别墅所在。

理论上,这地方还没大范围的曝光,或许有一些省城本土的大势力知道叶飞的行踪,但这里面不包括血螳螂范伟浪这个被人追杀的东莽通缉犯。男朋友发脾气后又道歉

所以,范伟浪寻到这里,多半是巧合。

看他这一身伤,连包扎的机会都没有,显然,他正在被东莽将军府的追捕队追杀。

那么范伟浪闯进别墅的动机就很值得玩味了。

这小子分明就是慌不择路,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故布疑阵,扰乱追捕队的视听。

不管是哪种可能,若是这别墅中居住的只是普通人,那么撞上范伟浪这头受了伤的孤狼,下场必然不会太好。

而叶飞的出现,对范伟浪来说显然只是意外。

最奇怪的是,刘大宝隐隐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特别的气息,有点像虚阳子和那个女人身上的真气,但又不太一样。

刀疤六却不等刘大宝搞明白,已经猛然出手了。

他是直接一记直拳,直奔刘大宝的面门。

他相信自己只用这一招,就能把刘大宝打趴下。

毕竟他可是武者!

普通人就算身体素质再好,反应再敏捷,也根本抵挡不住武者的随手一击!

可接下来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的拳头被刘大宝随便竖起的巴掌挡住了。

而他自己却是感觉,跟男朋友打游戏凶我自己这一巴掌好像打在了铁板上。

拳骨碎裂,剧痛钻心!

“啊……”刀疤六惨叫一声,急速后退,然后左手抱着右拳头,痛的额头都是豆大的汗珠……

“你,你也是武者?”刀疤六惊恐的嚷道。

“什么狗屁武者?老子才不是。”刘大宝不屑的道。

“不,不可能,你不是武者的话,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我的内力?”刀疤六颤声说道。

听到这番话,叶凡眉毛一挑,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道:“哦?说了半天,原来你是觊觎我的‘针罚’秘术,那你要是输了,又当如何?”

话音刚落,还不待秦轩开口,旁边的秦阳就肆无忌惮地挑衅道:“开什么玩笑,以我堂哥的实力,就算闭着眼睛扎针,也不可能输给你!”

“咳咳……”

秦轩干咳了一声,示意秦阳住口,随后望着叶凡,一字一顿道:“如果我输了,那十几吨药材如数奉上,你还有其他要求,尽管提便是了,就算让我给你当奴仆,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之所以敢如此托大,男朋友打游戏很暴躁是建立在绝对的自信之上。

在秦轩看来,纵使叶凡掌握了“针罚”之术,毕竟太过年轻,才十八、九岁的样子!

论临床经验,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另一边,叶凡却陷入了沉思,久久沉默不语。

见到这一幕,秦阳一副小人嘴脸,继续挑衅道:“啧啧……臭小子,你刚才不是还很嚣张的么?怎么……现在怕了么?”

“回国后,你什么时候去强盗国?”

东方冷突然问道。

余飞听完慢慢转头,盯着东方冷看了一会。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强盗国?”

余飞纳闷的问道。

“你不是一直说你最讨厌岛国和强盗国了吗?”

东方冷一愣反问道。

“不对劲!”

余飞摇摇头,盯着东方冷看了起来,他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怎么了?”

东方冷看了看四周,确定没啥问题,疑惑的对余飞问道。

“你这个骗子,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玩游戏凶女朋友应该吗”

余飞突然明白了,上前一把将东方冷抱住,大声问道。

东方冷猛的就笑了起来,但是不说话。

“我就说哪里不对来着!刚刚终于明白了,感情进步的太快了,不合理,你知道的太多了,不合理,你太了解我了,也不合理,这么多不合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恢复记忆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是三兄弟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危机,也是头一次分开这么久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之中,三兄弟所经历的慢慢的会让他们成长许多!

同时也让这三个人慢慢的了解到自己今后的道路究竟如何?究竟为了什么而奋斗现在的生活!

丛林里面,倒在地上的人只能够感觉到太阳照射在自己的身上,同时身边的人面魔蛛早就已经奄奄一息,现在好像发出了一种腐臭的味道!

灵兽跟人类并不相同,不像人类似的在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生腐化的效果,男朋友打游戏的时候凶你灵兽死的时候身上的灵气会在一时之间散去,在没有任何外界力量吸收之下,这些力量很自然的就恢复到丛林当中力量最高者的身上!

眼前人面魔蛛身上散发着紫色的光环,看上去修为应该是不低的模样,只不过现在这紫色的光环并没有向着倒在地上的人身上飞过去,反而是向着不远处飞去!

已经昏迷的木塔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原本带着孩子逃跑的大力此时此刻正向着这边奔跑而来,如果知道的话闭着眼睛也会笑醒吧!

“是,师父放心,我一定不会露出破绽的。”黄骁勇说道。

黄骁勇走后,韩三千特意把白灵婉儿叫到了自己身边。

“什么意思,叫我来又不说话,跟我打哑谜吗?”白灵婉儿见韩三千迟迟不说话,主动说道。

“皇庭的人已经到了,我需要为了确保万一,让你先离开吗?”韩三千问道。

“不需要,这么多年了,我要是有犯糊涂的心,早就死了。”白灵婉儿说道。

韩三千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陈家府邸。

如今的陈家人内心可以说一个比一个绝望。

韩三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已经非常清楚。

身为黄骁勇的师父,帮助黄骁勇提升境界,更是帮助黄骁勇驯服了七星翼虎,这等实力的强者,不就是陈铁辛一直在追寻的人吗?

只可惜,这样的人出现在他们身边,也被他们自己赶出了陈家府邸。

如今的陈铁辛,内心的后悔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