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富贵命的女孩特色,一看就是命好的女人

因为他没有时间浪费了。

“血水的问题,我来解决,饶他一命。”天琦说道。

“不行!!”皓月仙师说道。

天琦的左手一挥,夏天出现在他的手中:“我刚刚救他的时候,看到了他身上有这个纹身,你确定,还要是他吗?”

纹身?

皓月仙师看了一眼夏天身上的纹身。

顿时一愣:“他是...”

“见好就收吧,这里交给我,我会破开虚空,将血水灌入无尽虚空。”天琦说道。

“来不及了,就算是你破开虚空,这里的血水也需要流几天才能流光,而月亮彻底落下去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就会恢复到现实,而不是斜月三星洞的世界,到时候,就来不及了。”皓月仙师显然也放弃了斩杀夏天的想法。

因为。

夏天身上的那个纹身。

天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随后,他右手之中的黑色铁锹对着空气一划。

虚空瞬间破开。

温世豪坐在一边,看见雷钢和杨东二人把自己当成了空气,磨了磨牙:“既然不是奔我,有富贵命的女孩特色那你们为什么把李秋骗出去了?”

“操,你还真以为李秋是天兵天将啊,就算他在这,你觉得聚鼎想动你,他拦得住吗?温世豪,你要是真觉得自己可以,今天晚上我就把李秋给你送回来,然后等我们归拢完长锦,咱们也摆在台面上试试呗。”雷钢翘着二郎腿,依旧笑眯眯的开口,语气像极了玩笑,但所有人都清楚,温世豪绝对不敢把这句话当成玩笑看待。

“铃铃铃!”

就在雷钢这边话音刚落的时候,温世豪身前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看见打来的电话,温世豪一愣过后,拿着手机起身,走到了窗边:“喂,廖局长,您好!”

“嗯,你好!”电话对面,国土局的廖姓局长应了一声,继续道:“我打这个电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你一句,你那个填海造陆的项目,是不是该把海域使用权证书,换发成国有土地使用证书了?”

“对,这事确实该办了!”温世豪笑着应了一声:“没想到这事您还记得,让您费心了。”

苏浅浅问:“这该怎么办啊?”

陈文轻轻叹气:“浅浅啊,我有个想法,但我怕说出来以后,你会有一种被我干预你成长的感觉。最命好的九种女人和你相识一年了,我从来不想干预你的事业,我怕这样做会惹你不高兴。”

苏浅浅侧来身子,靠在陈文怀里,吻了男朋友的嘴,表情甜蜜地说道:“谢谢你,陈文,你总是这样宠着我。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我自己来做决定,那就不算被你干预啦。顶多呢,嘻嘻,算是你这个狗头军师提了个建议,我自己做的决定。”

陈文忍不住笑道:“我嘴巴上的甲鱼汤汁,被你蹭到你自己脸上啦!”

苏浅浅抬手,轻轻在陈文胳膊上打了一拳,从饭桌的纸巾筒里拽了一张,擦自己脸上的油渍。

陈文说道:“那我就说了啊。我有两个想法。第一,那两个王八蛋,敢谋害我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必须让它们身败名裂。所以这件事,我必须把它闹大,越过你们学校,捅到更高一级。”

苏浅浅问:“更高一级?”

退一步来说,与其和范伟浪合作,叶飞还不如和将军府合作来的爽快,以叶飞对那处遗迹的判断,天生拥有凤凰命的女人即便将军府派人和他一同进入,最终也只有他自己能活下来。

正打算让范伟浪继续逃命,叶飞眉头一皱,将军府的追捕队来的好快啊!

“范伟浪,你背叛袍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一声暴吼自院外传了过来,接着一道雄壮魁梧的身影跳上墙头,激射而下!

哟,后天境的武者!

随后,又有五道人影从墙头翻入,六个人个个手持长刀,步步逼近别墅。

领头那壮汉眼神凝重,眉头微跳,眼前的情形十分不对头!

盛辰逸也很意外这个回答,但又十分的正确,站起身来到她跟前,将其拥入怀中说:“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杰克那边我会替你处理,其余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

袁雅也把脸埋进盛辰逸的怀中,这两天他不在,总觉得这心里空落落的,现在真真实实的抱在怀中,这种感觉一下就回来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两分钟,上等八字富贵女袁雅突然松开他问:“你们两个真的不会旧情复燃吗,怎么说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吧,关系肯定比我和你要深重许多,而且我看她好像非常关心你。”

莫名其妙又把话题扯到这件事情上来,盛辰逸皱了皱眉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想秦小姐她应该不想再看到我了。”

袁雅可不信,嘟囔道:“男女之间的事最不好说了,她不想看到你,也许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今天早上我不出现的话,或许就是真的,但是我出现了,就一定会激起一个女人的占有欲。”

盛辰逸低头看她,说:“那你对我的占有欲呢?”

袁雅伸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此时无声胜有声。

次日清晨,在书房里的盛辰逸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女子手如柴为第一贵一般能把步子踩得这么重的,除了袁雅之外,在这个家里找不到第二个人。

苏浅浅终于读完了N遍,美人气得嘴都在哆嗦。

陈文笑道:“这诬告信我只看了一眼,看见了你名字和大概内容,给我,我详细拜读一下。”

苏浅浅把信递给陈文。

陈文阅读一番。

抬头是财大校团委,内容不复杂,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是简单介绍苏浅浅长期夜不归寝室,在校外与男朋友同居,男女关系不正当。

第二部分则详细讲述了今年夏天公益项目中,苏浅浅作弊,拿一万块钱贿赂石库门街坊,吸引他们提供老兵线索,凭借这种非正常的手段,苏浅浅小组以远超其他小组的速度和效率,超额完成了寻访老兵的指标。

第三部分讲述了一个例子,最有福气的10处胎记指出苏浅浅拿钱到石库门粮站买粮油,用来贿赂石库门街坊,苏浅浅的弟弟在这家粮站打暑期工,以此揭发苏浅浅花钱肥水不流外人田,明着是拿钱作弊做公益,实际上钱有一部分又进到了苏浅浅弟弟的口袋,最后又被苏浅浅自己拿回去。

落款是“义愤填膺的石库门市民”。

苏浅浅嘶了一口凉气:“你今天看完

电影,就是去弄来这些证据啊?”

陈文一口干掉碗里的半碗女儿红,伸手抓住苏浅浅的小手,一五一十把他的经历叙述一遍。

从他恶趣味萌生,偷听郭燕和男朋友在电影院双人座卿卿我我说起,一直说到他把那男生的书包和书本文具从窗口扔出去,伪造扑朔迷离的现场。

苏浅浅说道:“这样看来,第一封匿名信应该也是他写的。”

陈文点头:“不出意外,也是郭燕指使她男朋友做的坏事。我们没见到第一封信,不能确定笔迹,无法百分百下结论。”

苏浅浅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把这两件证据交给我们校/团/委好不好?旺夫女人是几月出生

陈文阴森森笑了两下:“不好!”

苏浅浅追问:“为什么啊?我把信和作业本交上去,我就清白了。”

陈文说道:“你们学校很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郭燕做一个口头批评警告,仅此而已。这第二封信里说的这些事,你花钱作弊买老兵线索,其实也是属实的,我们确实用非正常手段完成了比其他小组更优秀的业绩。”

至今回想起来,范伟浪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在最后一刻行差踏错,产生那么大的贪欲!

要知道,刚从遗迹中出来,范伟浪是不知道那枚丹药的功效的。

即便知道,相对于立下大功,获得将军府重用,一枚可以突破后天境的丹药,也并非什么宝贵之物。

有将军府做后盾,什么样的方式,都足以让范伟浪突破。

叶飞点头,如此说来,事情就符合情理的多了。

至于范伟浪和那名亲卫最后如失心疯一样生死相搏,原因十分简单,他们得到的那枚丹药上,附带了惑乱心智的咒法。

一旦丹药被带出遗迹,咒法就会激活,让人贪欲滔天,争斗不休。

“叶先生,只要您愿意保我一条性命,我就把那处遗迹的一切详细告知!”

范伟浪终于说出了根本目的,“等我养好了伤,亲自带您去遗迹探索!”

范伟浪的承诺,叶飞压根没放在心上。

遗迹又不会跑,自己知道在东莽就行,慢慢找,总能找到。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