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你很坏,为什么男生说自己很坏

仙皇一脉既然已经知道了敌人,就肯定会去了解此事!

但是面对这个问题,依旧觉得是一个难题!

“而且比这更加棘手的问题是,地方之中,怕是有仙皇天王那个级别的盖世人物!”纪子神色凝重的开口道。

这句话让除洛尘之外,其他人脸色猛地一沉!

那个级数的人?

天王,仙皇,还有天皇那是何等的人物?

那又是何等的可怕战力?

毕竟能够一统仙界,能够征战四方!

仙皇开创了整个纪元!

天皇在黑暗混乱的仙古之中盖压群魔乱舞的乱象!

而天王同样是结束了仙界的战争,力压一切。

可以说,这三个人就代表着仙界实力和战力的最顶尖了。

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一旦出现那个级别的人物,男生说你很坏绝对是极其可怕的!

因为目前,除非陈家沟那位隐藏的第二位霸体,也就是和唐玄策那个时代的霸体真的已经成功突破了。

“纪主任的车?”左慈典上下打量一下,四五十万的宝马530,给一般人自然是好车了,但如果是纪天禄的,那就显的很朴实了。人家可是早已成名的骨科医生,不说日常飞刀能赚多少钱,复旦系的纪天禄在骨关节与医学中心内的奖金等等收入,都是不会少的。

兼职司机看出来了,嘿嘿一笑,道:“主任医师开这个,也不咋地,是吧?”

“在我们云华就够好了,总觉得你们沪市的医生有钱嘛。”左慈典赶忙道:“也不能有钱就买顶配的车吧,530开着就够舒服了。”

“有钱的大佬也有,上海带游泳池的别墅,我当年第一次见都惊呆了,坚定了我从事医学之路啊。”兼职司机说着看看后视镜里的左慈典和凌然,道:“后来才知道,光是想蹭一个飞刀助手的资格,就够我奋斗一辈子了。”

“也没那么玄乎。”左慈典笑了,指指自己:“有的运气好的,两三年就能跑出来了。男生问是不是觉得他很坏”

正在开车的司机险些一脚油门踩下去追尾,紧抓方向盘,再瞅一眼后视镜,笑了:“大佬真会开玩笑啊。”

说起云南美食,她总是会想起那一年在香格里拉,也是在一条小巷子上,一家由三个女人开的小饭店,她吃到了一盘苦瓜炒腊肉。

那家小店正如此时身处的这家老店一般,提供着美味食物,生意看着很不错,店里的陈设却都是简陋不讲究的。

苦瓜炒腊肉,苦瓜片切得有点厚,苦味却并不浓,腊肉溢出来的油香渗进了苦瓜里,洒上了一些晒干了又被揉碎了的不知名的自制干香料,看着极普通的一道菜,火候掌握得却堪称完美。

第二天,她又拉着宁慧心和赵玫一起再次光临了那家小店,又是点了这一道菜,私下里本是抱着要来挑心病的心思,最后却发现味道就是一模一样,她是服气得很。

小饭店里是敞开式的后厨,厨房的天花板上已经被油烟熏成了漆黑一片,三个女人按照分工各自忙碌着,她们对待客人没有丝毫的刻意讨好,男人为什么爱说自己坏却又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太过冷淡。

显然是认出了她们三人,负责掌勺的个子很瘦小的女大厨站在厨房灶台前面,对着她们投以了一个邻家大姐姐那般的笑容,明明并不是热烈的,却还是让人感觉到了暖意。

如果他们,会化身为人族的话。

修炼速度,自然能够大大的加快。

同时境界提升的速度也较快。

但是。

如果他们继续的以妖兽的形态,修炼的话。

那他们的修炼速度将会大大减慢。

可是。

这样他们的修炼速度减慢了。

但是。

他们的实力却能够显著的提升。

以妖兽的形态。

一个打五个,同等境界的修炼者。

这是绰绰有余。

甚至。

修炼到了深处之后。

实力更加迅猛。

只不过。男人说他自己是坏人

他们所要花费的时间,将会变得更长。

“不过就是一条小蛇而已,就凭你也想吃我,你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新一代的女侠了!”

“今天你是我杀死的第一只妖兽,将由你,成为新一代女侠的垫脚石。”

萧雯雯所运用的身法,那是玲珑九变。

这是玲珑在离开的时候,教授萧雯雯的一种逃跑的方法。

玲珑倒是,并没有交给萧雯雯什么东西,只传授了她一种逃跑的方法。

因为玲珑知道。

能够成为萧云南的女儿,也许是幸福,也许并不幸福。

毕竟。

拥有着美好的生活的时候,同样也伴随着危机。

所以。

在玲珑看来。

能够传授萧雯雯,一种逃跑的方法。

这也是希望将来。

萧雯雯遇到了什么危险之后,能够自己逃离。

“人类,有本事你就别跑!”

“我们大干一场!”

“你要是赢了,男人说他是坏人指什么你就可以把我的灵核给取走。”

“那如果你说了的话,那你就要成为本王的午餐。”

后面的妖蛇,看见萧雯雯的身法如此的玄奥。

心中也是一阵恼火。

“这个时候出去吗,那阿辉的工作忙不忙啊?我看他都不怎么需要加班的,我也是没看出来什么。”,颜素苹问。

舒颜说:“妈,挣钱不是总在加班才可以的,他上星期刚忙完一个案子,所以我才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要出去走走。”

“那样的话还是不要了,既然他刚忙完,就不让他多一点休息吧。”

“妈,放心,其实他是一个工作生活关系安排得特别好的人,而且他们这行,名气打开了以后,自己找上门来的生意就有不少,你不知道,有时候他还要挑客户的呢。”

“呵呵”颜素苹笑了,“我就知道我女婿厉害着呢。”

*

行程自然还是由舒颜来负责,在去往海北城的路上,她让林远辉往东边绕出去了一段路,先去看了红树林,然后才到了海北城。

其实,无论是海北城还是红树林,一个男人说你也老坏了他们每个人都来过不止一次,在舒颜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她们母女俩也曾经结伴来过一次。

只不过,像今天这样,他们以全新的家庭成员身份一起来到了这里,那就是第一次,家里多了一个作为女婿和丈夫的林远辉之后,她们俩由母亲和女儿升级成为了岳母和妻子。

不过,颜素苹明显很喜欢此时街上的这般氛围,她指着这些朱色大门,告诉女儿女婿,以前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的家也都是这个样子的,后来外公外婆的家是一场火灾给烧没了,而爷爷奶奶的则是归给了公社。

她的语气极为平淡,当中各种历史的牵扯是只字没多提,大概也是没有了必要。

老街并不长,从头到尾走了一遍,然后舒颜领着大家来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男生说他很坏怕带坏我

这里有一家老牌的早餐店,颜素苹和林远辉找了位置坐下,只静静地等着舒颜来点餐,有舒颜的同行,点菜极少会旁落于别人。

舒颜点了叉烧包,芋头糕和现磨豆浆。

此时店里有两个老年的北方游客向店老板打听云南路在哪里。

小店老板用极生硬的普通话描述了一通,对方仍是不甚明白,最后还是舒颜过去,给两人说清楚了。

除去了几条老街,当初给新开发的城区道路起名字时就直接用了全国各地的地名,云南作为邻省当然就免不了的。

这家老店里的叉烧包看着与别人家的并无二致,但味道却特别地好,这里的豆浆也是浓香顺滑,闻不到一丁点豆皮的青涩之味,这也是平时不甚爱喝豆浆的舒颜来到这里总是非要喝上两碗的原因。

他不懂日语,但是早已知道中文的意思,“你好吗?我很好。”

电影到这里,就是她的一个泪点,他挨着她坐了下来,把她揽入怀里,“来,到老公怀里哭。”

她乖巧地靠进了他的怀里,却又在嘴硬,“我今天不哭。”

他低头看她,眼泪此时似乎还真地是给她强忍了回去,他笑了,吻了吻她的头发,“好吧,其实都没关系,反正我都在。”

“有关系的。”,她说着坐了起来,然后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笨笨,好在你那天走过来找到了我。”

“谢谢你,老公。”,神情极为认真地。

他又把她拉了回来抱着,“嗯,好在哦,不过其实想起这个事情,我时常会觉得自己还是蛮有点了不起的。”

她手指玩着他襟上的钮扣,“怎么一个了不起法呢?”

“就是,我还是把你给找回来了呀,谢谢你,老婆。”

“谢什么?”

“谢谢你等了我。”

她轻拍了他的胸口一下,“你自己当初什么话也没有对人家说过,我可没有故意放慢了脚步去等着你啊,所以你没那么了不起,你要再磨磨蹭蹭一点,那如今就是什么都不会一样的了。”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