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生说自己很坏,男人说自己坏说明什么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你脑子进水吗?为什么男生说自己很坏”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男人对女人说自己很坏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突然,王震的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暴喝道:

“呔!”

下一刻,他右脚猛地跺地,借助反震之力向前冲去,如果能够杀出重围逃到外面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那些教官又岂是易于之辈?

七八根防暴棍,从各个方向朝着王震的害要部位甩来!

就算王震竭尽全力,也仅仅躲到了其中的几根,剩下的则砸在了他的小腹、腿部以及后背。

……

“砰!”“砰!”“砰!”

沉闷的击打声响起。

王震发出一道闷哼,强烈的痛楚让他身躯一软,顿时瘫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但这么一来,更加给了对方行凶的机会。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防暴棍击打肉身的声音,男生说他是一个坏人像是狂风骤雨般,不绝于耳。

那七八个教官全都杀红了眼,兽性大发,真的要将王震往死里打。

“刺啦!”

防暴棍砸在王震的眉骨之上,撕开一条长达七八公分的口子,深可见骨,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触目惊心。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当一个男人说自己坏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男生说他很坏怕带坏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男生说自己很坏咋理解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砰!”

岑钧抬手朝天就是一枪,怒吼道:“谁敢跑,我立马击毙他!”

那几个吓得脚下一软,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接着二话没说,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跪在红鼻头跟前也一个劲儿的磕头,哭着喊着求饶命。

万维运此时也是面色惨变,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到地上,幸亏一把扶住了旁边的木门。

军……军队特供?!压根不对外销售?!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一般说自己是坏人的男人心头震撼不已,感觉跟做梦似得,满脸的不可置信。

围观的群众也顿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不对外销售?那他们怎么买到的?”

“这他妈还用问吗?故意讹人家何先生的呗!”

“是啊,这小子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是从药店买的呢,怪不得连小票也拿不出来呢,感情是来骗人的!”

“太他妈不要脸了,亏老子刚才还替他喊冤,操你妈的,浪费老子感情!”

“真该死!害我们冤枉了何医生,老子砸死你!”

一条吸血鬼右手五指戟张,射出五条诡异森森的血线,猛烈交织缠绕,灿烂如烈日,铿锵如钢铁,声势骇人至极,对梁飞的眉心探去。

锵!

又一条吸血鬼牙尖一咬,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如同一柄血色战矛般,轰隆隆刺破苍穹,带起一道血色气浪。

“恶灵诅咒!”

一条吸血鬼身上的大氅猛地一抖,阴寒彻骨的血雾滔天而起,仿佛一道地狱之门打开了,无尽的恶灵咆哮,一起涌向梁飞。

……

这是何等强势的攻击,便是宗师在这里都得饮恨。梁飞也没想到自己出任务遇到的第一战就这么惨烈,太吓人了。

“杀!”

他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是也不得不出手了,因为叶天没有出手,还在对着天上的极光神游四海呢。他很无语,极光虽美,但是命就不重要了吗?

他很想吼叶天一嗓子,让叶天清醒清醒,但是没这个胆,毕竟他只是一名战侍,一个小跟班,替主人分忧是他的职责所在。

他将法力催到了极致,尺长的雷劈枣木跟一颗小太阳似的,万道雷光汹涌,澎湃激荡,轰隆隆声震四野,让整片苍穹都在跟着战栗。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