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对女生说他是坏人,男生说自己是坏人

凶狠,无情。

鲜血飞溅,梵医翻滚,惨叫四起,三十名冲锋的梵医一概被无情射杀。

看到同伴横死,梵医没有退让,反而血脉贲张、双目尽赤。

又是几十名梵医捡起弩箭,恶狼一般向叶凡扑过去。

口中出狠毒无比的叱骂。

“嗖嗖嗖——”

不需要叶凡半点吩咐,又是一轮弩箭激射过去。

箭光如道道闪电,劲厉而短促,血溅、人仰,还有惊天动地的惨叫。

转眼之间,三十多人再度倒地。

鲜血肆意流淌,血气弥漫整条街道。

“还有没有人要冲锋?”

叶凡背负双手看着梵当斯他们:“一起上吧,让我杀一个痛快。”

几百名梵医攥紧了拳头,眼睛瞪的都变形了,牙齿把嘴唇咬破,鲜血滴淌也兀自不觉。

见到同伴惨死,他们恨不能自己变成一枚枚弩箭,冲过去把叶凡撕成碎片。

可惜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哪怕就干脆点,直接舍弃了合金枪,接下来,就看柳敖能够给他玩什么花样。男生对女生说他是坏人

瞧见了方寒同样也弃了枪。

柳敖没有感到意外,直接就扑向了方寒,他的动作被方寒看在眼里,就是闪逝而过一缕疑惑,因为方寒发现柳敖用来对付他的招式,赫然便是【形意拳】。

【形意拳】是一门在【心意拳】的基础框架上,改革创立的拳法。

以三体式桩功、五行拳以及十二形拳为主。

柳敖用的就是其中的龙形拳,然而,【心意拳】与【形意拳】相似,广武也有这方面的秘笈,方寒虽然没有修炼,对于一些内容却知道,于是,他便发现了柳敖的【形意拳】打的是十二形拳之中的龙形拳。

只不过柳敖打的‘龙形拳’与他所知道的‘龙形拳’有着很大的区别。

尽管心中有迟疑,战斗却是间不容发。

逼近的柳敖不给方寒太多的时间去思索,两人飞快的战成了一团,情势非常的激烈,方寒也弄明白了柳敖的另外一个意图,那就是双方赤手空拳的对打,没有了长枪之间的距离,更加方便柳敖爆发精血之后,男生主动说自己坏即刻就能够黏住方寒的身形。

逼得方寒不得不与他小心谨慎的对战。

隐蔽的角落。

叶凡手里有刀有枪有弩箭,他们再冲锋也是送死。

“梵王子,你还要死磕到底吗?”

叶凡目光锐利望向了梵当斯:“你确定要撕毁你我的口头协议?”

梵当斯没有回应,只是呼吸急促看着叶凡。

“限定的时间早已过去!”

叶凡没有再看梵当斯,只是站上台阶,望向被患者压制的梵医:

“你们已经没有离去的自由了。”

“现在,你们只有跪下投降才能捡回性命。”

“我给你们三分钟。”

“三分钟后,所有站着的梵医将会遭受万箭穿心。”

“这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只能怪梵王子愿赌不服输。”

叶凡声音保持着一股子萧杀:“各位,好自为之!”

全场争斗已经停了下来。

所有梵医全都目光死死盯着叶凡。

他们很想撕碎这个对手,但知道无能为力,还清楚自己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

此刻,叶凡和宋红颜从七楼下来了。

叶凡从神州医盟大厦走出,背负双手盯着梵当斯一笑:

“梵当斯,还不跪?男人说自己是坏人 心理愿赌不服输?”

“你是想要自己和梵医全部死在这里?”

叶凡戏谑一句:“我是不介意拿你们的血来杀鸡儆猴。”

梵当斯抬起头喝出一声:“士可杀不可辱!”

“你挡梵医大势,杀我七妹和亚瑟,我怎么可能跪你?”

他直接撕毁两人的口头协议:“你只能杀我,但你休想我跪下。”

几百梵医也是义愤填膺:“士可杀不可辱!士可杀不可辱!”

叶凡淡淡一笑:“是吗?那就杀光你们。”

“冲啊,跟他们拼了!”

护着梵当斯的几百名梵医热血一冲,嗷嗷直叫着冲向了叶凡。

叶凡手指轻轻一挥。

“嗖嗖嗖——”

四周顿时响起了弩箭激射的声音。

一枚枚弩箭一闪而逝没入冲锋的人群中。

陈振还想要据理力争,甚至谎话都编纂好了。

但陈峰,却在一旁开口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将他给出卖了!

陈振听后,不可思议地望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不解,困惑,愤怒!

没想到,陈峰这个亲弟弟,竟然会以出卖他的代价换来一条生路!

“哦?你快说!是什么情况!男人说他是坏人指什么”高魁听后,马上将视线从陈振的身上转移到了陈峰这里!

“是这样的,陈振想要利用冯公子杀掉江天逸,所以才把江天逸的消息告诉了冯公子,这才导致冯公子和白首领被杀害在了酒店里!”

“高首领,我说的句句是实啊,这件事情都是陈振惹出来的,我之前是完全不知道的,请您明察啊!”

陈峰将这件事的经过一字不落的讲给了高魁。

这两兄弟别看表面上和和气气,团结一致。

实则为了家主的位置,都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

所以这个机会陈峰怎么能不把握住?

既能帮他完成自己多年的心愿,还可以让他逃出高魁的追责,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一个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作为此次柳敖惊艳的喝彩。

“不仅如此。

你刚才看到了没有,柳敖被方寒刺中一枪,我原本以为他完了,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没想到那一枪居然此不进去,这说明什么?

说明了柳敖不仅我们知道的这些底牌,他还有一张底牌,就是横练护体功夫。”

“是啊!我也没想到,柳敖居然藏有这一张底牌!”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女生说你是坏人怎么回”

“你以为是个人都能够逼迫柳敖,使用这样的底牌吗?

或者说,见过柳敖用过这一张底牌的敌人,都已经死了。所以至今才没有人知道,他还隐藏有这样一张惊人的底牌!”

有人发现了柳敖的底牌,立刻就有人对这张底牌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进行了认真的分析。

得出的结论自然是,知道的人,恐怕已经死了。

不知道的人,则是因为没有人有足够的实力,将柳敖的这一张底牌给逼迫出来。

不管如何。

“我的夏国兄弟,你可没那么脆弱!”

老乔操着撇脚的口音,夺过他手里的行李箱。

“把东西放到车上,我们先回家。”

老乔搂着他的肩膀,不容拒绝的带着他往外走。

要是没有系统‘背书,’昱哥还以为绑架呢!

两辆大G停在门口。

看尺寸和前后盖,就知道是被爆改过的。

“我准备了烤肉和美酒,在家里招待你。”

“老乔,咱还是说俄语,你那口音我快听不懂了。”

“你该多教教我才对。”

老乔大笑着说道:“我的女儿,塔莉莎也想学。女生说你坏人是表达什么”

昱哥到嘴边的‘拒绝,’又让他给咽了回去。

“多学一门外语是好事,抽空我教教你。”

“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出发。”

一黑、一白、两辆大G向克里姆林郊外驶去。

开了近2个小时的路程,一栋坐落在林间的庄园引入眼帘。

“要一起来吗?”

一只大手搭在秦昱肩上,是老乔。

“兄弟,来吧,会很有趣的。”

老乔搂着他的肩头,几乎是带着他向林中走去。

湖面上飘着淡薄的白雾,距湖20米的地方。

一间自建桑拿房坐落在那里。

湖面上的白霜,正是桑拿房里拍出的热气造成的。

“更衣室在这边。”

老乔带着他来到更衣室,脱得精光后裹上一条浴巾。

再看秦昱,老乔有点傻眼。

“老乔,你这样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昱哥抓着腰间的浴巾头,玩笑的说道。

“我可是一次能对付四个女人。”

“你的身材和我年轻时很像,不愧是我老乔的兄弟。”

老乔语气发酸的说着,男生对女生说自己很坏把头扭向别处不去看他。

“走吧,让我们去享受桑拿浴。”

催促着他来到桑拿房,提前准备的房间已经有了温度。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