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自己混蛋说明,女人说男人混蛋代表什么

“蚩梦,救他,不惜一切代价。”陆若芯冰艳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与不易察觉的爱慕,轻声对蚩梦吩咐道。

蚩梦依然还沉浸在韩三千带来的极大震撼之中。

她从未见过还有这种杀人方式的,只是简单的一口血,却可以让数千人陪葬,这简直邪门的让她都感到恐慌。

更让她震撼的是,她以为她得到了陆若芯的帮助,实现了质的飞跃,便可以轻松碾压韩三千,但哪里想得到,韩三千的成长会变态到这种地步。

上回在岐山之殿交手时,他还不是自己的对手呢,现在,怕是两个自己,也绝非是他的对手。

这家伙,怎么会厉害成这样?

蚩梦暗暗心中,还好陆若芯后面改变主意,男生说自己混蛋说明让自己不要对韩三千下手,否则的话,如今的自己,恐怕早就死在了他的手上。

“还愣着干什么?”望着韩三千的身体从空中落下,陆若芯急声喝道。

“阿?是!”蚩梦领命,快速的撤了下去。

而此时,王缓之虽然被韩三千搞的极为震惊,但看到韩三千从半空陨落,迅速反映过来,急忙派人赶紧去捉拿韩三千。

可没有光环的加成在,别人万亿狗急跳墙,杀了他怎么办。

要知道。

光环是天族人最后的一道屏障,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敢杀他们,那他们就可以逃命,然后疯狂的报复对方。

可现在。

光环丢失了。

就等于是丢了身份啊。

他以后想要有有预感都不可能了。

此时这里的人也都不敢废话了,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命就是如此的卑微,如果他们敢说一个不字,那天族人肯定会直接杀了他们的,虽然他们都是天族人的手下,但他们的命也都在天族人的手中,天族人说杀他们,女人骂男人混蛋是什么意思就可以轻松的斩杀他们。

“谁能想到办法,以后谁就是我的狗!!”天族男子非常大气的说道。

当他的狗。

这正常来说,是一种侮辱。

但现场的这些手下却都是非常兴奋。

因为。

不是什么人,都能当天族之人的狗。

传说中。

应该很疼,叶天看着都呲牙!

“啊!”赵天都嗷嗷惨叫,“给我杀了他!”

跟着他过来的四个铁骑回过神来,一个个手拿长矛对着叶天便刺。

风雷谷的铁骑们绝非小角色,他们至少有着外劲的修为,更有许多突破了内劲。这种存在,单体的作战力已经很强悍了,而风雷谷又训练他们战阵杀伐之术,合体之力远在正规军阵之上。

其实,隐门的每一个门派都是一个小城镇,掌门就是城主,为了守护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或者攻打其他的门派,以获得更多的资源,他们会训练自己的兵,将门下弟子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小子,你死定了,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赵天都咬牙切齿。

“你的废话太多了。”

噗!

叶天脚下再一用力,赵天都又一口老血喷出,一个赛一个混蛋是什么意思两张大脸几乎踩成了大饼,有头骨碎裂声传出,两颗眼珠子瞪得溜圆,充血赤红,几乎要迸出眼眶。

“杀!”

四个风雷谷铁骑集体爆喝,一个个也都红了眼。

“啊,你,给我杀了他!杀啊,都愣着干什么?”赵天都咆哮。

“杀!”

“杀!”

“踏平青山门!”

“血洗青山门!”

……

风雷谷的铁骑们暴动而起,杀声震天,全都调转马头,各持利器,对叶天冲杀了过来。李春刀和苏云师徒二人也跟着遭了殃。

“踏平青山门,血洗青山门,什么情况?什么意思?”李春刀两张老脸黑成了锅底,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大声解释,想撇清和叶天的关系,可是没人听。

“师父,别解释了,我们是黄泥塞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玛德,杀吧,当我青山门好欺负吗?”苏云怒火滔天,面对主动找茬的风雷谷铁骑,他选择了反抗。

这小子绝不是善茬,男朋友说我混蛋是什么意思发起飙来跟个杀神似的,一刀劈出,扫出一道雪亮刀罡,竟将一匹龙鳞马的四条腿给斩了。

嗤!

一杆大戟凌空劈了下来。

“给我去死!”铁骑怒喝。

赵乾坤却不为所动,当他的手势一落下的那一瞬间……

他的四周,是整个思过峰的山峰之巅,就被无数股磅礴的气给笼罩了起来。

“这是什么!云霞剑阵!”

“这怎么可能!领悟了云霞剑法的人不是只有那个小子一个人吗?”

“云霞剑早就在他叛逃的时候彻底的毁了……”

“这世界上……不对!这不是那个小子用的云霞剑……这是……”

“是,活的老的有一个好处就是……见识的多……”

“是的,这不是那个叛徒的云霞剑,这是我们的师傅,真正的云霞真人的云霞剑。”

“云霞剑从来都不是一套功法…….它最厉害的是……”

“这些剑组合起来所形成的守护啊!”

“哈哈哈!我的师父的功法,怎么会如此的狭隘,他此生唯一的愿望……就是守护,我们,守护这个门派。”

“而你们……这些肮脏的垃圾……有幸死在师父创造的功法之中……你们应该感到荣幸!男生对女生说混蛋”

虽然他的这些手下实力都很强。

但在他的眼中,这些人,都是一些蝼蚁而已。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

因为他不管走到哪里,只有振臂一挥,就会有无数的人愿意跟着他。

仙脉边缘。

夏天和天妖万云在那里视察。

“妖族还真的很辛苦啊。”夏天感慨道。

此时这里的妖族,正在奋力的抵抗毒气的蔓延,正在想办法一点点的修复仙脉的环境。

“还好吧,我们也没办法的,这里的环境取决于妖族的生存,我想过,如果最后仙脉真的扛不住了,那就只能带着有限的妖族去往其他几条山脉的,当然了,如果有任何一点点的办法,我就不会让仙脉失守。”天妖万云是妖族的王。

他随便一个命令,就会有亿万妖族献身而死。

而且是毫不犹豫的那种。

但同样的。一个男人说你是混蛋

他也会为整个妖族考虑,只要是有任何一点点的办法,他都要保护这里的妖族。

他没费多大力气就挣脱了束缚,推开那俩人就全速朝摩天轮跑去。

云若现在没了神力,除了力气大点外,就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摩天轮一旦倒塌,她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

无论哪种情况,沐诚都不希望看到。

即便是暴露了自己,拥有超凡能力的事情,他也要救下云若。

至于其他人……

沐诚现在满脑子里,想得都是云若的安危,根本顾不上其他人。

与此同时,摩天轮上。

云若看到沐诚,发了疯似的朝摩天轮跑来的一幕,欣慰的笑了。

沐诚老公还是很在意的的。

“云若姐姐。”

白玲难得神情严肃地说道:

“我们现在要不要出手,到时候摩天轮一旦倒塌,势必会造成许多伤亡。男人说自己坏说明什么

云若的目光始终在沐诚身上,道:

“白玲妹妹,我现在有件情想要验证一下,要是三秒后还没有任何动静,你就立即出手。”

“废物,给我重新搭建一个传送阵。”天族的男子非常不爽的说道。

“大人,之前的传送点虽然是残破了一点,但我们还有办法重新搭建,可现在,完全毁坏了,我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重新搭建啊,就算是去请最顶尖的阵法师,他们也做不到啊。”那个手下无奈的说道。

噗!

那个人的声音刚刚落下,身体就直接粉碎了。

他甚至连反抗都不敢。

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还有谁说不行,我不想听借口,我要的是办法,必须进入三川六脉。”天族男子非常直接的说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他不喜欢听到不行。

他必须进入三川六脉。

因为他的光环落在了赤川里面,没有光环,他就回不了天族。

这种事情是他所无法忍受的。

而且对于他来说,也是毁灭性的。

没有光环,以后他去了别的地方,还有人认识他吗?

难道他要到处去自己说,自己是天族的人?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