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先责怪老婆的男人,男人遇事就埋怨妻子

既然话已经说破了。

萧云南,也懒得和这些人,继续的在这里扯淡。

就刚刚这一瞬间。

萧云南已经将这一些人的修为,看了个大概。

大部分的人都处于练气中期。

而面前的这一个会长。

已经达到了炼气后期。

几乎已经达到了圆满的状态。

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炼魂初期。

可是。

对于这一些人。

如果真的,想要和萧云南打起来的话。

那也根本就不够看。

萧云南之所以和这些人扯蛋。

那是因为。

看着大家同伙。

都是从地球上出来的。

如果能够不必要造成杀戮的话。凡事先责怪老婆的男人

就尽量的不要杀戮。

毕竟。

这和自相残杀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看着面前的这一群人,如此的自傲。

这么大的老人家冲着她行礼,姜蝉都担心折了自己的寿。她稍稍让了让:“你先起来吧,你是?”

老迪克在泰斯的搀扶下站起身:“我是这领主府的管家,上一任领主离开这里已经三年了,原先领地内的子民也都走地差不多了,领主府内只剩下我一个人。”

“那军队呢?领地内应该是有军队的吧?”姜蝉蹙眉,他们来了这么久,连个侍卫都没有出现,难不成侍卫也都走了?

老迪克面色窘迫:“那些侍卫们也都离开了,如今领地内除了一些犬族、猫族、牛族兽人,都是一些老弱病残。”

姜蝉长长地叹了口气:“行吧,大致情况我知道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一些。大家先进去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剩下的事情晚饭之后再讨论。”

“大人,领主府内也没有食材,您看这晚饭?吵架最能看清一个男人”老迪克搓了搓手,尽管不好意思,还是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姜蝉佛了,她看了眼斯诺:“你带着几个福克斯出去看看,不要走远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去弄些鱼回来。”

能够汇聚,这么多的修炼者在他的麾下。

足以看出他的实力。

可是。

萧云南却根本不看好他。

主要是这个人实在是太猖狂了。

同样是太骄傲了。

根本就无法认清现实。

有一点点实力,就膨胀。

这是非常危险的。

除了自己危险以外。

还有可能。

将其他的人带入危险的境地。

就比如。

他的这一群手下们。

一个人,可能会有一些压力。

但是三人成虎。

这样会变得自大。

“你想如何?”

萧云南,脸色平静的看着李天昊。

对着他问道。

此时。

萧云南正悬浮在半空之中。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老公什么事都责怪老婆

李天昊同样也不甘示弱。

此时的他,好像真是来比利时旅游一般,看上去跟其他游客并没多大分别,只不过随行人员多了点,身边的安保严密一点罢了。

说这番话的同时,叶天已暗自开启透视,将面前这几辆奔驰防弹SUV彻底透视了一遍,一个角落也没放过。

这几辆防弹SUV的车况都非常不错,发动机、油箱、制动系统等等,俱都完好无损,没发现任何毛病和动手脚的地方,保养状况上佳。

车身装甲厚度也比较可观,看上去非常坚固,正如卢卡所言,足以抵挡大部分轻武器的猛烈攻击,为车内乘员提供安全保护。

此外,这几辆奔驰防弹SUV使用的都是防爆轮胎,即便轮胎被子弹打爆,也能继续高速行驶五六十公里,带大家顺利脱离险境。

在这几辆防弹SUV上,叶天并没发现隐藏的追踪装置,GPS定位仪之类的玩意,车辆内外非常干净,没有任何危险,可以放心使用。

负责提供这些奔驰防弹SUV的,是雷神公司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分公司。

那些家伙心里非常清楚,叶天及马蒂斯他们都是行家里手,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特种精英,经常贬低老婆的男人水平丝毫不比自己差,甚至远高于自己。

让赵仙官散布谣言,通报了下界修士从大荒裂缝上来的消息,以及部分人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管理,而成为了土匪的消息,这两件事不胫而走。闹得好些城市也是惶惶恐恐,这么一来,就算上面调查起来,我也能有缓冲的时间。

因为下界的修士不全是加入关中市,其他城市也陆续有下界修士误闯,所以这消息早晚会让大家都知道,我只是把这消息加速扩散了而已,这么一来,关中市收拢下界修士的行为,也理所当然的就成了正义之举,这是在替组织管制和招安,至于他们打算怎么处理,那也是后面的事情了。

当然。光是打劫这一队税官是不够的,靠南那边的税车也给我们劫了。完成这次任务的是赵仙官和商宛秋。顺便负责进行情报工作。

卡车遗弃在了荒野,东西全给我们搬走了,女人对付男人的心计而仙晶大概有三千多,分成了好几箱子,打开后,大多都是小指头那么一小块,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看了一眼,成色都是七重左右的,我心道原来他们这才叫做成品,至于七重以下的,因为气息驳杂和不足,都给他们当成了碎银使用,有他们独有的兑率计算。

殷格那边占领盘关市以后,暂时由何斗去打理,而每个自治区都有一个省会级的城市,对于这些事,当然是要过问的,只不过城市互相攻击的事情,显然没有强夺税金的事情重大,听说我们昨天劫了税车,今天就展开了调查,关中市成了首要调查的目标,一个身穿黑色纠察科衣服的官员,连夜就从四大省会城市出发了。

“环河市是西南部的省会,听说昨晚就出发了,预计今天中午就要到了,老公骂老婆脏话很难听我们怎么应对?把他忽悠走?能行么?”赵仙官蹙眉说道。

她和商宛秋打劫了南部的一个税点,得来的仙晶不少,有五千左右,算是比较富余的点了,现在那边的情况,恐怕也不比现在的关中市轻松,乱成一团,听说几个城市巡逻队都开始追索打劫的人。

哪个点的城市丢了税金,其他城市是要追索的,如果追不回来,还得赔,钱是留在了我这里,要找回税金,必然会查到关中市来。

“半路截杀了。”我干脆的说道。

“杀了?”赵仙官犹豫了下,而殷格愣了下,说道:“这么做没关系?”

你让董老爷子拿1000万,那董老爷子自己要捐多少啊!

看着黑云公司送过来的东西,这小子是要把我放到火上烤啊!看来今天自己也要出血了。

在总督府,今天香江几乎所有的富豪都来到了这里,毕竟不可能不给总督面子。董老爷子拿着两件东西进门之后就找到了总督麦理浩。这个香江任期最长也是最有作为的总督,听到是黑云公司老板送过来的很有兴趣看了一下,遇事总指责老婆的男人当看到1000万港币汇丰银行支票后,非常惊讶,毕竟这种捐款每人意思一下,一场下来捐款总额也就在1500万港币左右。

黑云公司一下就捐了1000万,并且拿来了其中一件限量版的钛合金随身听,这玩意在伦敦听说已经炒到了2万英镑一台,而最主要的这台还是其中一款的001号。这小子这么大方吗,看来回港的时候要好好见一见。

主持人做了开场白之后,麦理浩走了上来,首先是欢迎在场富豪与政要,接着就是表彰了一下这一年内为香港作出突出贡献的人,接着就会进入大家拍卖捐赠的物品,而为了让年轻人增长见识,很多超级富豪会带着家里比较有前途的见见世面。

“呵呵,你这小子果然心狠手辣,还没等老夫到这调查,就想着怎么杀老夫了,啧啧,关中市出了你这外来人,大祸将至了。”

苍老的声音从门口那传来,在所有人惊讶的时候,原本已经穿了一个洞的门,再次轰隆一声给打成了碎片!

我们几个管理者从这里看出去,发现外面的守卫都给打倒了,打飞的更是不计其数,好几个直接连脑袋都打没了,此刻正在烈日下化作青烟。

一身黑衣,写着纠察队的老者出现在人群中,来者不善。

“原来是纠察队的!”我咬咬牙,手里已经捏着几张魂毒符,这老者的实力深不可测,我现在凭借混元境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手一抖画轴,先放出乔安莹再说。

“鬼?”老者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冷笑起来:“原来是鬼道的修炼者,凭借这个当上一城之主,倒也不冤枉,我还以为以你现在这点微末本事就能控制一城,那就太奇怪了点。”

“世道大乱,老人家就不要出来走动了。”我冷冷的说道。

“本人陈凡心,不叫老人家,纠察队调查科的,现在怀疑你劫取税金,除了拿你去问罪,这里的官员,也一并要问责,原巡逻队的,原地待命,等待新来接管的官员到来!”老者扫了一眼后面围过来的上百守卫,面露不屑之色,而对于我们,更是丝毫没看在眼中的样子。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