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到处说老婆坏话,老公在别人面前诋毁老婆

司辰着急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又去厨房烧了点热水给云筱儿灌了一个暖水袋,放在肚子上,也并没有什么用。

也不能这么难受着啊,云筱儿现在头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冷汗,云筱儿疼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司辰看着也是没有办法,拉着云筱儿的手说:“云云,去医院吧。”

云筱儿也受不了了,艰难的点了点头。

于是司辰就急忙拉着她去医院挂号,所幸他们排在了第一个。

然后云筱儿立即去进行检查,医生给挂了点滴,先止疼,然后检查结果一会就出来了。

医生还拿着听诊器在她的肚子上听了一会,然后把听诊器拿出来,说:“你这个是肠胃炎,最近应该是吃什么刺激性的食物了,然后导致的肠胃炎范了。”

云筱儿有些疑惑,依照原主的记忆,她从来没有得过肠胃炎啊。

于是云筱儿也疑惑的问:“医生,我没有这个肠胃炎的病史的。”

医生也没有太大的吃惊,模棱两可的说:“那也许是你最近吃什么东西了吧,刺激到了你的胃,然后就突然的疼成这样了。具体还没有查出来原因。老公到处说老婆坏话我先给你开点药,你拿回去吃,里面也有止疼的成分在,然后在这挂完点滴你就可以回家了。”

医生边写医嘱边说道,云筱儿坐在那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心里有些疑惑。

当麦凡将这个消息读给明台和毛局长听的时候,对方的惊讶,不亚于党国的失败了。

“雾草,我就知道那个男人有些不对劲儿啊!”

“我就没见过比他还不讲情面的人。”

“要是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他就打着瓦解我们精锐力量的想法来的啊!”

“这差一点就让他办成了啊,若是真的栽赃在了我们保密局的头上,那咱们几个的下场可都不会太妙啊。”

“多亏毛局长力挽狂澜,从他要对刘金能下手的时候就强力的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行动,这才没让他将我们保密局一网打尽啊。”

“这些个红党实在是太过狡猾了啊!”

麦凡点点头,跟着一起吹捧了毛局长几句,之后就离开了保密局的大楼。

没有人看到,这位从来以冷静自持著称的情报处的处长,老婆说老公坏话的后果竟然开着车扭起了蹦擦擦。

搬倒了关子健,堪称他情报生涯之中,最大的成就了。

……

“所以,这就是你那天晚上为什么让我表现的隐忍,克制,却带着点关心的原因?”

说完这话,几个混混立刻拿出手机开始叫人。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

很快,一辆辆鬼火摩托车呼啸而来。

从这些鬼火摩托车上,下来一个个手握砍刀,留着各种颜色头发的混混。

一个纹身男走了过来,满脸狞笑的盯着女生道:“娘希匹,就是你这个贱女人敢打我兄弟吗?知不知道,我们飞虎帮可不是好惹的!”

飞虎帮,活跃于东海郊区以及周围农村的一个帮派。

因为上不了台面,所以不管是东海安保公司还是狂牛帮都没有理会。

毕竟东海安保公司跟狂牛帮,注重的都是市中心。

那些郊区、农村的有什么油水?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飞虎帮就在东海的郊区跟农村慢慢的发展了起来。

飞虎帮大部分成员,都是外来农民工的子女。

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但是受的教育有限,社会地位底下,找的工作都是普工。当一个男人总是贬低你

这天云筱儿像照常一样躺在沙发上看电影,这个时候可可凑过来,往她的怀里钻,她顺手捞起它,放在自己的腿上给他撸毛,然后发现它有了掉毛的情况,既然已经养了可可这么久了,云筱儿对于养宠物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它现在应该该洗澡了。

家里也有可可洗澡的工具,但是云筱儿每次给可可洗澡都能被溅一身水,云筱儿索性都不想这么麻烦了,于是嘱咐阿辰让他带可可去宠物店洗澡。

去之前,云筱儿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觉得凡事都有第一次,也应该让阿辰尝试着做了,但是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嘱咐说:“你要记得路啊,我碰到什么意外,立即给我打电话。”阿辰听话的点了点头。

于是阿辰就抱着可可出门了,带它来到家经常光顾的宠物店去洗澡。

因为可可经常在这里洗澡,所以云筱儿就在这里办了一张卡,所以每次来这里洗澡的时候,都不会收钱的,会直接从卡里扣钱,还挺优惠的。

这次阿辰带着可可来洗澡,一个干净帅气的男生抱着一只宠物猫,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养眼,老婆跟外人说老公坏话惹的宠物所的护士红了脸,阿辰还不自知。

看到麦凡没说话,兰梦瑶又十分诚恳的跟他道了一次歉。

“我想我们两个人以后可能也没有什么再见面的机会了吧。”

“我要为我以前做过的事情跟你道个歉。”

“我知道我这个人,其实挺过分的。就算是后来我想尽办法接近你,跟你套近乎,也是带有目的性的。”

“你别介意啊,有些人一辈子就这样了,你这不是也没啥大损失嘛。”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没有真正对你动心。要知道,像是我这样的姑娘,若是想要得到一个男人,通常是会不择手段的。”

那敢情我还要感谢一下您的不爱之恩了?

麦凡只觉得无语,可是想到自己与女主的纠葛就此了结了,他也就释然了。

在他们这次谈话之后,又过了一天。

那是一个有些阴沉的夜晚,麦凡将兰梦瑶与杜若松送出了76号的牢房。

两个人被拉到了野外,一个人与纪中原汇合,奔着出城的方向而去。

作为海上市已经暴露的情报人员,兰梦瑶和老纪将会回归总部,被重新安排任务。

而杜若松则是被麦凡的手下拖到了小树林中,老公经常说老婆的缺点他的口中塞着一团破抹布,堵住了他面对死亡时会发出的惊恐的吼声。

‘砰!’

云筱儿看着阿辰手里的冰淇淋,有些愣神,她以为阿辰顺利的带可可出去洗澡,已经够让她惊喜的了。没有想到阿辰回来,还给她带了冰淇淋,这说明阿辰的心里一直在想着她吗?

云筱儿开心的结果,阿辰手上的冰淇淋,说:“谢谢你啊,阿辰。”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冰淇淋。

阿辰笑眯眯的看着她吃,说:“云云喜欢就好。”

云筱儿很开心的吃完了一个冰淇淋。

等云筱儿吃完冰淇淋,看着电影。一个小时以后,云筱儿开始肚子稍稍的有点疼,一开始疼的还不是很明显,越往后越多。

这种疼痛严重的超过了云筱儿现在所能承受的,头上也开始冒出来了冷汗,让她已经没有心思放在看电影上。

司辰看到云筱儿这么难受的捂着肚子,他刚才也没看见她吃什么呀,肯定是吃他给的冰淇淋吃的了,心里很内疚,就去下面厨房倒热水,给云筱儿喝,云筱儿也大概猜到了她现在肚子疼的原因,但是她并不怪阿辰,凡事先责怪老婆的男人只能稍稍的坐起来喝了几口热水,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反而更疼了。

“戴手套,人家上官先生走的时候不是嘱咐过了吗,说一定要戴手套!”

赵忠吉赶紧指了指桌上的鹿皮手套,冲谭锴焦急的说道。

谭锴这才戴上手套,接着捧起了那个罐子,跟着林羽和赵忠吉往外走去。

“走走,坐我的车!”

赵忠吉见谭锴捧着罐子,赶紧叫着林羽他俩去坐他的车。

“赵院长,你有没有打发人跟江颜她们说一声?”

林羽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说过了!”赵忠吉急忙回道。

路上的时候,谭锴把罐子捧着搭在自己的腿上,但是身子还是感觉止不住的哆嗦,颤声道:“他娘的,这罐子一开始捧着还行,但是这捧着捧着,怎么越来越冷了?怪不得那上官诚披着斗篷呢,不过这人也够坏的,光给了手套不给斗篷,这……这不是要冻死我嘛……”

赵忠吉和林羽听到这话不由展演而笑。

“再撑会儿,老公挑你的毛病意味着马上就到了!”

赵忠吉冲谭锴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冲林羽问道,“何医生,你猜这里面到底放的什么,就算全放的冰块,也不至于这么冰吧?而且这天早就已经化了吧?!”

“是啊,而且这么热的天,这冰块理应会化掉的!”

赵忠吉见这蟾蜍没有了攻击性,伸着头往罐子里望了一眼,无比疑惑道。

“应该是跟这蟾蜍有关!”

林羽仔细的观察了这蟾蜍一眼,见它背后的花纹长得极其的工整,而且有些像冰凌和雪花,同时它白色的皮肤宛如白雪一般纯净,皱着眉头细细想了想,随后惊声道:“我想起来了,这蟾蜍应该是天山冰蟾中的极品,名唤雪圣冰蟾!”

“冰蟾?!”

赵忠吉和谭锴等人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们在此之前,只是听过这种冰蟾,而且还是在武侠里听过,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以为只是谣传,没想到真的有这种蟾蜍!

“不错!”

林羽面色大喜,如获至宝,急声道,“这天山冰蟾的数量极其的稀少,而且对生存环境要求十分的严苛,所以几乎很少有人见过它们,它们天生体寒,习惯在严寒的天气里生长,所以这也是上官在这罐子里放冰的原因!”

“先生,那这蛤蟆能用来干什么?!”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