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经常吼老婆意味着什么,对老婆不好的男人下场

还没有颜值...

呃,不对!

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良心!

这小哥的颜值,简直爆表啊!

如果五项评价满分都是100分,那江辰前四项都是0分,可最终平均得分是~~10000万!

因为颜值一项,他就拿到了50000分啊!

帅过棒子国所谓的“宇宙天团”那些男生,几百倍啊!

虽然还不清楚董事长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华国跑腿小哥,但熙真已经情不自禁,每次目光碰到这小哥,都会脸红~

O(*▽*)q

我,我的脸,好不争气哦,怎么又红了?

“这地段,这房价,这设备,这庭院,这无边泳池,还有私人SPA和桑拿浴房~~”

熙真介绍了一番豪宅,又介绍了一番服务团队。

“给你配了2个司机、4个助理、8个保安、还有厨子、保姆、保镖等等...”

“你可以在这段时间,好好享受。”

“卧槽!我跪了。老公经常吼老婆意味着什么”

“我也跪了!”

“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

听着身边不少男生一脸崇拜情不自禁的喊出心里话,张容仪眼里闪着光彩,望向扬程的那帅气的脸,一脸的温柔。

“容仪,你家那位咋变得那厉害了,比《篮球飞人》的流川枫都不遑多让。”方悦忍不住侧头在张容仪耳边轻声说。

“流川枫打球很厉害吗?”

“他读高一的时候打球就很厉害,无论是扣篮,跳投,带球过人,防守都特帅,还有他人也长得特别帅,是晴子的梦中情人,樱木花道的情敌。”方悦忍不住佩佩而谈起来。

“主演是谁啊?我认识吗?”张容仪立即脑补一下港台明星,突然她想到了谢霆锋,“不会是谢霆锋主演吧!”

方悦像看怪我地望着对方,笑着问:“平时班里的同学都在说《篮球飞人》,你都没有留意听吗?”

“没有啊!我对那些无聊的事情一般左耳入右耳出,完全不放在心里。”

“等董事会有事情,我会来接你。”

熙真说完,就想走~~

她真怕控制不住寄几!

因为,丈夫为什么经常吼老婆在江辰身边,分分钟都要经受江辰强大无比的【颜王】光环考验,熙真只觉得自己内心砰砰直跳,生怕自己会随时随地沦陷在江辰的魅力光环之中。

她反复告诫自己:“这个华国跑腿小哥,绝对不能沦陷!”

以董事长过去的行经,熙真能隐隐约约猜到,等待江辰的结局,绝对是一场噩梦!

这世界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在闪星集团,更绝对不会!

今天给跑腿小哥的享受,只是一个无声的杀人陷阱!

明天,或许将来的某一天,这小哥就会欲哭无泪,说不定会被董事长逼得跳楼自杀。在闪星集团华国子公司,这种事,并不少见。

熙真甚至听说,前任总裁跳楼,背后就有金政焕的影子。

谁知,她却被拉住了。

江辰一脸阳光,微微一笑很倾城道:“熙真,我有点...担心!为我留下来?好吗?”

“妈的,你说谁没长大呢,老子18了。”

“哟,成年人了,我怎么看着不像!”蓝花月一看他骂人,走过来就是一顿训。

战少一看是她,鼻子一抽,老公经常凶老婆的原因“蓝家偏心?”

蓝花月一乐,“是你要继续,还继续不?”

战少一挥手,“你们快催一下,车子怎么还不到?”

他正喊着,门口一声呜笛,一辆兰博基尼开了进来。

战少立马来了精神,“怂货,你见过这车吗?你知道值多少钱吗?”

郑新当然没见过,其实很多车都没见过,可是他就是知道所有车的价格。

哼哼!

小子,你说气人不?

当然郑新只能在心里说,他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

“嗯,原车一千一百多万,现在嘛……一半都不值,开了十几年了吧?”

吴大师听郑新说的仔细,他也看了一眼,走到车前转了一圈,竖了竖大拇指,“小子真行!”

郑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500万不到吧?”

闪星公司华国子公司股份原本就分散,他们偷偷摸摸卖股票,外面还没有发现。

一帮大佬们,都阴险狡诈,奸笑不已。

“我们的股票,已经彻底卖光了!”18

“无论这小子把公司搞成什么样?老公经常对我吼发脾气都雨我无瓜了!”

“好!”

金政焕阴笑道:“我这就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当总裁。让他当背锅侠!”

此时,有个棒子国大佬皱眉:“有个问题,这个跑腿小哥,背景调查过没有?他该不会是什么牛逼人物吧?”

“哈哈哈~~”

他话音刚落,董事会就笑炸了。

不少大佬笑得差点当场去世。

“一个随便从街上找来的跑腿小哥,你说他能有什么牛逼背景?是什么牛逼人物?”

金政焕笑喷了。

“这个,或许是我多虑,但总裁这种位置,事关重大,不是应该查一查吗?”

那大佬坚持。

毕竟跨国公司,人才还是有的,谨慎之人也有。

狄洛斯与桃桃转身,看到了双手抱胸站在门口的王绾儿。

楚黎见过出自青牛山的王绾儿几次,彼此也算是熟悉:“怎么哪个地方都有你?男生对一个女生特别凶

王绾儿竖起食指晃了晃:“这话你可就说的不对了楚黎。”

“我也是住这酒店的,本来我是想着赶回来收拾东西跑路,可是我刚好听到了有趣的事情,所以决定来掺和一把。”

楚黎皱眉:“这种事情你有什么好掺和的,你应该很清楚那座结晶塔的危险性。”

王绾儿笑了笑:“嘿嘿,本来是危险到我都想跑路的。”

“不过当我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个计划,我想要帮帮那边那位妹子。”

楚黎翻了个白眼:“你只是单纯看到好看的女孩子走不动道吧。”

王绾儿笑道:“哎呀,你不要拆穿我嘛。”

“再说了,帮助每一个好看的小妹妹小姐姐,可是我成为修士的最大动力。”

狄洛斯这时插话:“可是绾儿姐你打算怎么躲过那些奇怪的白色粉尘,要知道玲华她只是个普通人。”

韩三千的身体内,突然冒出鼓鼓黑乌色的液体,与金泉之中的金水融合,又顺着旋涡之势,慢慢的随毛孔重新进入韩三千的体内。吼老婆的男人说明什么

然后疯狂的粹练他的经脉和各种穴位。

“啊!”

这股剧痛,甚至让韩三千忍不住的痛喊出声。

全身各处,如同被蚂蚁撕咬似的一般,但最让韩三千难以忍受的,是五脏六腑所传来的钻心剧痛。

那些黑乌色的液体与金泉融合以后,再次进入到身体内,让韩三千整个人又如同当初在王府上吞下各种丹药后一样,身体进入中毒状态。

但仅是片刻,这些疼痛又轰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韩三千本来的皮肤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落,而脱落之后所留下的皮肤,却是晶莹剔透,金光闪耀。

内窥身体,韩三千更是匪夷所思的发现,其实不光是自己的皮肤,就连自己的骨骼也在微微的进行调整,而五脏六腑和各处的经脉,血管,更是在金泉的滋润之下,变成了金色。

最可怕的是本是鲜红无比的血液,此时也全部成为金色的液体,在韩三千的体内缓缓的流动。

噗嗤。

下方一个魔族的头颅被贯穿,巨大的身躯被带飞出去。

夏天不徐不疾,随意又是一箭,又一个魔族被秒杀。

到了最后,夏天将这种节奏,不善待妻子的男人报应形成了自身一种肌肉的习惯与惯性。

又过了几日,他的心绪彻底静了下来。

心中一片空灵。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消失了。

甚至连下方漫山遍野的魔族都都消失了。

他在竭尽全力感知天地间的玄奥波纹轨迹。

日升、日落。

远处虽然怒吼阵阵,但是夏天已然身如磐石,心中一片宁静。

天地玄奥法则,难以捉摸,不可捕捉,但却可以慢慢靠近,缓缓感知。

这是一种明悟。

也是一种体验。

夏天感觉心境在升华。

身在动,心未动。

整片世界仿佛变得明亮起来。

各种感受纷至沓来。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