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贬低自己的老公,老婆经常贬低老公好吗

所以既不想得罪黄医生,更不敢得罪上官家。

更何况上官家是什么背景,什么条件?

华和医院的实习生若是得罪了他们,那么整个华和医院都会受到牵连。

本来看到华韵能说出家中如此隐秘之事,上官文宣心里已有几分相信华韵的话,很想让她再说一些讯息,如果都能印证,他倒是愿意让这位女孩试一试。

可是看到萧主任都这么说,对华韵建立起的信任,又荡然全无了。

想来不过是一个想出风头的年轻人而已。

于是疲倦的挥挥手:“萧主任,华医生,你们先回吧,这里交给黄医生就行了!”

一个是享有国医圣手盛誉的黄医生。

一个是出口过于玄乎,连科室主任都不认可的实习医生。

换做是谁,都会选择前者。

连上官华都附言:“你们快点出去,老婆贬低自己的老公不要打扰我妈妈看病!”

黄医生满脸得意:“谢先生赏识,先生先生果然慧眼识人!”紧接着甩给华韵一记嘲讽的白眼:“华和医院真有意思,什么神经病都能在这里当医生吗?”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贬低自己男人的女人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叶凡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出手的,不然都不会意思拿掉慕容家族。”

“不愧是我的男人,越来越有野心和魄力了。”

宋红颜幽幽一笑,接着伸伸懒腰: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牛奶澡了,可惜你不在,不然咱们可以一起洗。”

“不过没关系,拍婚纱照那个晚上,经常贬低自己的男人我们可以泡一晚。”

她调戏一句:“我还会在身上藏个礼物让你找一找……”

叶凡脸颊一烫笑道:“圣诞很快就会到了……”

挂掉电话,叶凡没有再翻看资料,而是消化宋红颜的电话内容。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寻思一挑三该怎么走。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贬低自己丈夫是什么行为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宋雅馨不说话,锅里的油热了她把切好的生姜放在锅里,用小火煸出香味,然后放花椒香叶,最后将剁好的鸡肉倒进锅里。

刺啦一声,材料的香味一下就出来了。

“沈培川有今天,都是你爸提拔的。”宋夫人越想越不痛快,“那个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和沈培川一点都不相配。”

“哎,妈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宋雅馨无奈的看着母亲,“培川一木头疙瘩,能找到女友,我们应该高兴的,你看你,怎么像不高兴样子?老公贬低你代表什么”

“本来是你坐在他身边的,你都不后悔吗?”宋夫人觉得女儿跟没心没肺的一样。

当初眼瞎选错了人,现在看到沈培川有女朋友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后悔有什么用?已经错过了。”宋雅馨扁扁嘴,“您就别说了行吗?”

宋夫人很快也想开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而且你还年轻,又没有孩子,想要找个好的,也不难,又不是只有沈培川一个人了。”

宋雅馨抿唇不语。

叶凡完全无视了魏人杰,把他当做空气。

几分钟后,下注的活动完毕了。

“现在比试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一句话,比赛正式开始了。

“臭小子,现在吓到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虽然魏人杰很清楚,叶凡站在那边很轻松,似乎根本就无视他的吼叫。

可是,他还是要这么喊出来,面对这种的小星辰修士,他绝对不能没了气势,否则,就算是赢了,也不会得到众人的赞赏。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跪伏在地,给我道歉,认输,然后滚着走下战场,否则,我这次就不会只是赢你那么简单了,诋毁自己老公的女人明白吗?”

魏人杰直接明着威胁叶凡。

“哎呀,没想到这武曲星魏人杰,就是一个只会讲大话的废物啊。我本来以为这边的角斗场会给我一点刺激感呢,看来,我是高估这边的修士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叶凡这不仅仅是嘲讽了魏人杰,居然是直接挑衅了全场的斗士。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贬低自己的老公等于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2021-10-09

20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