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总是损老婆什么原因,老公喜欢在人前损老婆

我问那个酒保,他说雪莉出来后急匆匆就走了。

字也是酒保写的,她就亲了一下那张纸。

无奈中,我走出了酒吧,一路跌跌撞撞的。

我可只喝了一口。

“你做这些 有用吗?”

“你认为呢?”

“我可不认为他会拜倒在你裙下。”

“你要对我有信心。”

“可是老板等不了太久。”

“我会抓紧时间的。”

雪莉看着我走出酒吧的身影,面带微笑。

我给阿祥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我,这地方我不熟,很容易走错。

回到喜来登的时候,我都快睡着了。

脑中还回想着那一幕,一阵悸动,沉沉睡去。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我睁开眼,天已经亮了。

头好疼,以后不能乱喝酒了,我都怀疑她给我的是不是酒了。

“汪总,公司的手续已经都办好了。”

是李可勤,自从他开始走离职手续之后,对我称呼他也就改了。

“屁话少说!老公总是损老婆什么原因”

白衣女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大祭司的话,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当年所说的那些话,现在还算不算数?”

大祭司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说过,只要你走进祖地范围内,青狐族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只要我不死,这话永远有效!”

“好!”

白衣女笑的很开怀,说道:“那我现在很希望你能多活几年了!”

大祭司一脸无奈,但是那浑浊的眼睛中却带着些许的笑意,那种宠溺的神色根本掩饰不住。

“手谈一局,如何?”

大祭司转头看向了我,语气温和的说道。

我拱手沉声说道:“敢问大祭司,我妻子如今如何了?”

“正在沉睡,下完这一局,你就能去找她了,没有人会阻止你的!”大祭司微笑着说道。

我看了一眼白衣女,她笑眯眯的说道:“这老家伙发话了,你就陪他下一局就是了,若是赢了他,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若是我输了呢?”我冷声问道。

那人笑着道:“来帮昨晚那人报仇吗?总是损老婆的男人既然是报仇,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韩三千笑了笑,仅仅是通过一句话,他就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的嚣张气焰,但是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能够把刀十二打进医院,整个云城恐怕也找不出一人来。

两人非常有默契的一起出手,对于看台上的观众而言,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缠斗,双方打得有来有回。

但是对于韩三千来说,从一开始他就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压力,这种压力,就像是他和炎君交手一般,强得令人窒息。

韩三千心里的震惊越来越强烈,他甚至感觉这个年轻人即便是炎君,也会非常吃力才能够赢下他。

这是哪来的怪物,在这样的年纪,就能够拥有如此惊人的身手!

“没什么意思。”交手的过程中,韩三千突然听到那人说道。

正当心里泛起一丝不详的预感时,韩三千感觉他出拳的手,竟然出现了幻影一般,这是由于速度太快,让人看不清才会产生的情况。

双手下意识的抵在胸前,不过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由手掌传递到了整个身体,然后身体便失控的朝后飞,直到撞上边绳,韩三千才停下来。

“你们说老大今天打电话的时候,老公在别人面前骂我怎么办为什么说话嘴里有点漏气啊?”

其中一个刚刚给老大打电话汇报完,转头郁闷的说到。

“可能是牙疼吧,老大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容易上火。”

另一个人满脸羡慕的说到,他们这些底层的人,都是别人吃肉他们喝汤,对于上面的灯红酒绿,都非常的羡慕,大多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走上了不归路。

“小雅,你怎么不说话?”

就在大家聊的十分火热的时候,有人发现之前那个充当先锋军勾引余飞的小女孩,坐在一边,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

“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这可能就是人家所有的家当。”

小姑娘一脸不忍心的说到。

她刚刚就在回想和余飞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场景,余飞当时没有对她有丝毫的侵犯,看起来是真的想要帮助她,可是她却利用了余飞的善良,如果余飞像那些色狼一样乱来,她或许会很反感,觉得心安理得,可是余飞却没有,这让她的良心很不安。

“你去给我找人监视,我们决不能让他出现在兰花展上,否则我们很容易暴露被认出来。老公在外人面前损老婆”

男子转头对站在床边的小弟交代了一声,小弟急忙跑了出去,不过跑出病房之后,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男子鼻子上贴着膏药,看起来和戏剧里的小丑一样,加上那青黑的巴掌印,越看越滑稽,只不过碍于他的身份,下面的人看到他的时候,都不敢笑出来。

黑白两道都在寻找,可是男子人在医院,做事的人已经藏起来了,很快到了深夜,竟然还没有得到结果。

“余飞,你不要急,只要他们人在省城,东西在省城,一定可以找到。”

袁心怡看到余飞坐在那皱着眉头的样子,上前安慰着说道。

“恩,有没有兴趣出去转转?”

余飞点点头,其实他并不是很难受,钱没有了可以再挣,反正自己也不急着用,就是比较闹心而已。

“好啊。”

女孩子当然喜欢逛吃逛吃这种事,欣喜的答应了下来,今天要不是因为余飞这里出事了,她早就约好姐妹出去逛街去了。

“阎罗,出来见我!”

那个男人冷喝:“妖族族人生死,不该由你们地府掌控,今日若不能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毁了你们酆都城!”

话音落,老公在外人面前把老婆贬低在那漆黑阴森的酆都城中,出现了一抹金芒。

金芒迅速变得璀璨起来,像是一轮金色的太阳在城中升腾似的,一道虚幻的佛陀身影出现在了那金芒之中,面无表情的看着酆都城前的那个男人。

“孽障,这里岂是你这妖魔可以放肆的地方!”

恢弘佛音响彻,那些阴兵阴差顿时停手,恭敬虔诚的对着那虚幻佛陀跪拜。

而那个男人,则是狂笑道:“妖魔?好好好,既然你们已经认定我们是妖魔,那么如果我们不做些妖魔该做的事情,那也太对不起这个称呼了!”

“即已为魔,必定屠佛!”

话音落,那个男人瞬间腾空,身后诸多黑尾狂挥,化为黑色流光朝着那虚幻佛陀冲了过去。

虚幻佛陀手捏拈花指,巨大的佛掌直接朝着那个男人镇压过去。

黑芒和金光碰撞的瞬间,我的灵魂又是猛地一颤,没能看到那一战的结果,瞬间被拖拽出了这副画面空间。

有点酸,大概洋酒都这个味吧。

“不喜欢吗?”

“不是,我不太习惯这种酒。”

“这次来香港有什么事要做 吗?老公各种嫌弃我贬低我”

“嗯,成立一家公司。”

“恭喜你。”

她拿过自己的杯子和我碰了一下。

“我...”

“等一下,有人来了。咱们走!”

我刚想说话,就被雪莉拉着向一边走去。

我向后看去,门口进来几个男的,当头是一个中年人,看着还挺和善。

和旁边的人打着招呼,他走到了酒保旁边。

这个时候我已经和雪莉来到了卫生间门口。

“进去!”

她看着外面,把我推进了男卫生间。

我这一头雾水,几个意思,有人在找她?

我刚 一进卫生间,她就走了进来。

选了一个门就走了进去 ,还拉着我进去了。

酒吧的卫生间都比较小,我们两个人站进去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祭司微笑说道:“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贤伉俪在这里小住九个月即可!”

“囚禁我们夫妻?”

“这话有点过了,你们夫妻俩可以在这里自由行动,所需任何东西只要打声招呼就能给你们送来。九个月之后,有多少老公天天损自己媳妇随时可以离开,老夫担保这里所有人包括青狐族任何人不会阻拦你们!”

大祭司的话,让我瞳眸微微一缩,冷声说道:“为何非得是九个月的时间?”

“因为你们的孩子距离出生,还需要九个月的时间!”

白衣女很随意的说道:“灵雪儿在这里临盆生子,是最佳的选择!”

“我如果不同意呢?”我沉声道。

大祭司轻声说道:“你的妻子体质特殊,在这里能够受到最好的照顾,若是你一心想要带着她离开的话,她腹中的孩子很可能会保不住的。”

“她受伤了?还是出现了什么意外?”我有些怒了。

大祭司指了指棋盘,微笑道:“不论胜负,你都能去见她,她在这里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是老夫对你的承诺。”

2021-10-09

2021-10-09